从容的告别,才是对待死亡的真正良药

求职攻略 阅读(1440)

阅想时代2019.8.9我要分享

阅想时代

阅读成就思想

为此我们发明了无数种表情来逃避对这个话题的解释,唯恐避之不及。但是每个经历过死亡的人又无一不刻骨铭心——如同生命中的不经意突然被打断,一种节奏突然停滞造成的空洞,我们不能不被死亡所震撼。当身边的人离去,当岁月将我们熟悉的人一一带走,我们并不会无动于衷。尤其是成年之后接触到这些必须面对的人生大事,婚丧嫁娶,都是不可绕过的坎坷。与“生”的快乐相对,“死”的悲伤会折磨人许久,让人很难从中走出来,并且思考出很多很多的对人生的思考。如同《从容的告别》一书中作者娓娓道来的事实一般,在亲人最后的日子里,我们所看到的,是大自然无情的摧残,但又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当人的生命到了最后阶段,一切都会慢慢停滞,激素与生命力都会油尽灯枯一般慢慢凋谢,身体机能全部满满停机,从眼睛到身体,从内脏到肢体,全部会成为一种最后的喘息。我们如今的科技永远解决不了这个难题,反而会让过多的治疗带给他们更多的痛苦。很多慢慢失去意识的人,为了我们,说不定承受了不知道多少最后的折磨。人们或许从未想过,在这些不可逆转的自然面前,我们如何用充满尊严的方式面对这一切呢?我们是否应该多几种选择去面对死亡的威胁呢?

- 01 -

在我高中的时候,奶奶已经八十岁高龄,因为摔了一跤,结果就突然中风,再也没能站起来。在她生命的最后一点日子里,身体机能已经越来越退化,只剩下植物人一般的毫无意识的呼吸了。然而坚强的奶奶她仿佛不认命一般,最后这个状态一直持续了半年时间,期间很多亲戚过来看望,对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奶奶,说这都是同样的话:放心吧,你可以安心地去走了。他们都懂,但是又无能为力。药物已经无法再恢复生命,只能维持着身体的运行,然后再某个不经意的早晨,奶奶就去了。这对我们是一种打击,也是一种遗憾。葬礼过后,我们都无法去认真思考这个问题,那就是所有人都已经看懂了死亡的意义,但是从心理上无法接受,让老人可以自由选择离去的意愿。当经历了很多亲人离去的现实之后,我们往往需要劝别人走出来。而没有关注过需要从结束中走出来的死者。肯·希尔曼,作为一名国际重症监护领域专家,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重症监护专业教授,他不得不亲眼目睹人世间过多的生离死别。更重要的是,包括自己的母亲在内,他要面对众多死者面对自己生命将逝的终点,所承受的那些痛苦,他都在书中一一写到: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最后要逐一熄灭,并且如今的科技,什么都做不到。活着的人希望医生有回天之术,而躺在病床上的临终者们,又期望着什么呢?也许他们更需要的是,在我临走之前,也许能看到陪伴的家人,能有快乐的一个梦境,可以安心地闭上眼睛。

- 02 -

如果当你亲身经历过,你一定会大吃一惊。ICU这样的地方,对于车祸,突发重病来讲,是救命的良药,对于末期的老人,需要临终关怀的人来讲,这里又何尝不是一种地狱。一位肿瘤扩散的老奶奶,无法医治了,在亲属的要求下在ICU中精心护理,度过最后的日子,即使病人的器官已经衰竭,ICU也可以让她维持好长时间——消化道不管用了,用点滴、营养液补充;肺衰竭了,用呼吸机维持;肾衰竭用血滤机;血压靠着升压药顶着,连心脏都能靠药物跳动好几天。然而,现实却十分残酷,对已经枯瘦如柴,饱受病痛的折磨的人来讲,无非是多了更多时间的折磨:全身切开插满了管子。老奶奶有一天醒过来,只是不断地念叨: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对于用强制的方法折磨身体以维持呼吸,不如在还能保有意识的时候去思考:我真正需要什么?一件残缺的身体,只能呼吸的身体,真的比得上人生的快乐,陪伴和心理上的愉悦吗?这是一名重症监护师一直以来所思考的事情。在书中,我们将会看到,面对这些无法击败的敌人,我们完全可以选择用更加有尊严的方式证明自己活过,远远胜过只剩下皮囊一般的活着。

- 03 -

如今科技发达的现在,人们早已不囿于过去的困顿而想尽办法去维持人类的生命。于是我们经常在医院看到老人们拖着已经残缺的身体,坚持要跟病魔作斗争。本来如此精神可嘉,但是人类又在无形中过于自大,他们治愈了很多疾病,还想治愈死亡。这本身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在老年的时候,身体离终点的距离,其实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再想回到青春已经是天方夜谭了,但人对于死亡的恐惧又过于强大,所以总是免不了产生对抗的心理。然而事实是一切都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因为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众多的养生节目,重症急药,都不如书中所讲的那些最为可观的现实:即使是最好的医院,我们也要看到那些临终之人在与病魔的争斗中并不能占据上风。并且往往死神突如其来,一瞬间便会带走他们。而我们现在所能拥有的延续生命的方式,都不过是和大自然做的愚蠢的斗争。于是我们更需要谈论一个话题:临终关怀。这才是对于临终者最终的东西。想做的事情,想要的陪伴,所有一切仍可以满足的愿望和最后的感情的汇聚,都比那些管子插在身上更有价值。因为我们拥有过生命最重要的证据就是我们活在社会中的所有感情与认知,在这些即将消失的时候,只有临终关怀,才能让人重温活着的美好,也更能去理解活着的意义。在这些关怀的背后,也是我们可以跟死神和解的真正方式:真正的告别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面对面,达成协议,完成彼此的使命,也让生命,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所有的生命都值得尊重,所有的死亡也应该被尊重。我们来过这里,也终将会离开这里,一来一往,才是礼节。而知道了这一生的长度,也更应该去理解活着对我们的意义不是吗?理解死亡,理解生命。仔细想想,未来面对死神,从容地微笑离开,将是多么温柔和惬意的一种事情啊。

上期中奖名单

闻道散人

辛牧羊

顺势而为

请以上几位幸运读者尽快将您的“姓名+地址+联系电话”发送至后台,我们下周统一将书寄出。限时一周哟,没有在时间内收到回复的话,我们就视为读者自动放弃了哦。

[ 好书推荐 ]

在中国,每年至少有成百上千例濒死抢救案例,人们一生75%的医疗费用都花在了最后的无效治疗上,有时甚至会为延续亲人几天的生命而倾家荡产。作为幸福指数的核心指标之一,中国的死亡质量却在世界排名极低。

之所以会形成这种局面,一方面是因为医生认为自己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治疗病人,永不放弃,放弃就意味着失败;另一方面是因为家属背负了巨大的情感压力,觉得即使倾家荡产,也不可轻易放弃亲人,放弃就意味着不爱、不孝。而此时,病人自身已经丧失了决策能力。结果就是,人们的死亡已经被过度医疗化了,这不仅给当事人及其亲属带来了折磨,还导致了医疗资源的过度消耗。

要改变这一状况,我们就需要对自己的临终负责,清楚地思考如何面对不可逆转的衰老与死亡,如何告别人世,补上人生重要的一课。当然,要改变这一点,除了个人,还需要我们的社会以及医疗系统共同努力

收藏举报投诉

阅想时代

阅读成就思想

为此我们发明了无数种表情来逃避对这个话题的解释,唯恐避之不及。但是每个经历过死亡的人又无一不刻骨铭心——如同生命中的不经意突然被打断,一种节奏突然停滞造成的空洞,我们不能不被死亡所震撼。当身边的人离去,当岁月将我们熟悉的人一一带走,我们并不会无动于衷。尤其是成年之后接触到这些必须面对的人生大事,婚丧嫁娶,都是不可绕过的坎坷。与“生”的快乐相对,“死”的悲伤会折磨人许久,让人很难从中走出来,并且思考出很多很多的对人生的思考。如同《从容的告别》一书中作者娓娓道来的事实一般,在亲人最后的日子里,我们所看到的,是大自然无情的摧残,但又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当人的生命到了最后阶段,一切都会慢慢停滞,激素与生命力都会油尽灯枯一般慢慢凋谢,身体机能全部满满停机,从眼睛到身体,从内脏到肢体,全部会成为一种最后的喘息。我们如今的科技永远解决不了这个难题,反而会让过多的治疗带给他们更多的痛苦。很多慢慢失去意识的人,为了我们,说不定承受了不知道多少最后的折磨。人们或许从未想过,在这些不可逆转的自然面前,我们如何用充满尊严的方式面对这一切呢?我们是否应该多几种选择去面对死亡的威胁呢?

- 01 -

在我高中的时候,奶奶已经八十岁高龄,因为摔了一跤,结果就突然中风,再也没能站起来。在她生命的最后一点日子里,身体机能已经越来越退化,只剩下植物人一般的毫无意识的呼吸了。然而坚强的奶奶她仿佛不认命一般,最后这个状态一直持续了半年时间,期间很多亲戚过来看望,对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奶奶,说这都是同样的话:放心吧,你可以安心地去走了。他们都懂,但是又无能为力。药物已经无法再恢复生命,只能维持着身体的运行,然后再某个不经意的早晨,奶奶就去了。这对我们是一种打击,也是一种遗憾。葬礼过后,我们都无法去认真思考这个问题,那就是所有人都已经看懂了死亡的意义,但是从心理上无法接受,让老人可以自由选择离去的意愿。当经历了很多亲人离去的现实之后,我们往往需要劝别人走出来。而没有关注过需要从结束中走出来的死者。肯·希尔曼,作为一名国际重症监护领域专家,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重症监护专业教授,他不得不亲眼目睹人世间过多的生离死别。更重要的是,包括自己的母亲在内,他要面对众多死者面对自己生命将逝的终点,所承受的那些痛苦,他都在书中一一写到: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最后要逐一熄灭,并且如今的科技,什么都做不到。活着的人希望医生有回天之术,而躺在病床上的临终者们,又期望着什么呢?也许他们更需要的是,在我临走之前,也许能看到陪伴的家人,能有快乐的一个梦境,可以安心地闭上眼睛。

- 02 -

如果当你亲身经历过,你一定会大吃一惊。ICU这样的地方,对于车祸,突发重病来讲,是救命的良药,对于末期的老人,需要临终关怀的人来讲,这里又何尝不是一种地狱。一位肿瘤扩散的老奶奶,无法医治了,在亲属的要求下在ICU中精心护理,度过最后的日子,即使病人的器官已经衰竭,ICU也可以让她维持好长时间——消化道不管用了,用点滴、营养液补充;肺衰竭了,用呼吸机维持;肾衰竭用血滤机;血压靠着升压药顶着,连心脏都能靠药物跳动好几天。然而,现实却十分残酷,对已经枯瘦如柴,饱受病痛的折磨的人来讲,无非是多了更多时间的折磨:全身切开插满了管子。老奶奶有一天醒过来,只是不断地念叨:我想回家,我想回家。对于用强制的方法折磨身体以维持呼吸,不如在还能保有意识的时候去思考:我真正需要什么?一件残缺的身体,只能呼吸的身体,真的比得上人生的快乐,陪伴和心理上的愉悦吗?这是一名重症监护师一直以来所思考的事情。在书中,我们将会看到,面对这些无法击败的敌人,我们完全可以选择用更加有尊严的方式证明自己活过,远远胜过只剩下皮囊一般的活着。

- 03 -

如今科技发达的现在,人们早已不囿于过去的困顿而想尽办法去维持人类的生命。于是我们经常在医院看到老人们拖着已经残缺的身体,坚持要跟病魔作斗争。本来如此精神可嘉,但是人类又在无形中过于自大,他们治愈了很多疾病,还想治愈死亡。这本身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在老年的时候,身体离终点的距离,其实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再想回到青春已经是天方夜谭了,但人对于死亡的恐惧又过于强大,所以总是免不了产生对抗的心理。然而事实是一切都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因为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众多的养生节目,重症急药,都不如书中所讲的那些最为可观的现实:即使是最好的医院,我们也要看到那些临终之人在与病魔的争斗中并不能占据上风。并且往往死神突如其来,一瞬间便会带走他们。而我们现在所能拥有的延续生命的方式,都不过是和大自然做的愚蠢的斗争。于是我们更需要谈论一个话题:临终关怀。这才是对于临终者最终的东西。想做的事情,想要的陪伴,所有一切仍可以满足的愿望和最后的感情的汇聚,都比那些管子插在身上更有价值。因为我们拥有过生命最重要的证据就是我们活在社会中的所有感情与认知,在这些即将消失的时候,只有临终关怀,才能让人重温活着的美好,也更能去理解活着的意义。在这些关怀的背后,也是我们可以跟死神和解的真正方式:真正的告别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面对面,达成协议,完成彼此的使命,也让生命,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所有的生命都值得尊重,所有的死亡也应该被尊重。我们来过这里,也终将会离开这里,一来一往,才是礼节。而知道了这一生的长度,也更应该去理解活着对我们的意义不是吗?理解死亡,理解生命。仔细想想,未来面对死神,从容地微笑离开,将是多么温柔和惬意的一种事情啊。

上期中奖名单

闻道散人

辛牧羊

顺势而为

请以上几位幸运读者尽快将您的“姓名+地址+联系电话”发送至后台,我们下周统一将书寄出。限时一周哟,没有在时间内收到回复的话,我们就视为读者自动放弃了哦。

[ 好书推荐 ]

在中国,每年至少有成百上千例濒死抢救案例,人们一生75%的医疗费用都花在了最后的无效治疗上,有时甚至会为延续亲人几天的生命而倾家荡产。作为幸福指数的核心指标之一,中国的死亡质量却在世界排名极低。

之所以会形成这种局面,一方面是因为医生认为自己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治疗病人,永不放弃,放弃就意味着失败;另一方面是因为家属背负了巨大的情感压力,觉得即使倾家荡产,也不可轻易放弃亲人,放弃就意味着不爱、不孝。而此时,病人自身已经丧失了决策能力。结果就是,人们的死亡已经被过度医疗化了,这不仅给当事人及其亲属带来了折磨,还导致了医疗资源的过度消耗。

要改变这一状况,我们就需要对自己的临终负责,清楚地思考如何面对不可逆转的衰老与死亡,如何告别人世,补上人生重要的一课。当然,要改变这一点,除了个人,还需要我们的社会以及医疗系统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