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我是个烂人 二 父亲,幕后推手6

求职攻略 阅读(718)

  二 父亲,幕后推手6

  

  在我家,做饭不是稀缺技能,父亲也会做饭,而且做得很好。通常他不会露一手,不只因为时间少工作累。他和我母亲是搭档,为了组合均衡发展,他将自己的厨艺设为备用技能,将我母亲的厨艺设为常用技能。这偶尔招致搭档的非议,谁让他是组长呢?他的厨艺是自学的,做饭在他看来只是一件事,称不上技能。对于我22岁了还不怎么会做饭,他固然有些瞧不起,却未赶鸭子上架,像我母亲那样一心血来潮就逼我做饭。

  现在我会煎蛋、拌凉菜、炒土豆丝,还不会炸、炖、煲各种东西尤其是肉类。看别的女生在社交网络上秀厨艺,我一点都不急。一是因为我独自吃饭时对口感的要求很低,少毒有营养的食物,我都能咽下去。二是因为未来的Mr.Right绝对让我变成好厨子,更幸运的话,他既是Mr.Right又是好厨子,秀色可餐且餐可色秀。父亲几乎从未给过我关于初恋、爱情、择偶的建议,他只说过:将来最好找个宽裕的,日子好过。他竟然用“宽裕”这个词,而不直接用“有钱”,我想后者听起来拜金不够正,他大概也这样想,并觉得差不多的句子,我更抵触“有钱”的说法。

  他知道我有点愤世嫉俗,不知道我十八九岁时很拜金。不过不是拜大佬,而是想变成大佬,执掌这时代最好的信息,把玩这世上最好的资源,同时把形象包装成只知道买买买的蠢富婊。就算每个人都是拜金主义者,父亲也会讨厌十八九岁的我,他一边说“什么年纪就该有什么年纪的样子”,一边期望我更快变得世故、老道,这不虚伪吗?比起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理想的后代,我更愿认为父亲是不管怎样都不满意的家长。我仍然爱他,但早已不再讨好他,不是放弃,而是放手。

  他不怎么管教我有利有弊,有利的是我至今都比较自由,在法律和物质允许的情况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特别是一个人就能做的事。有弊的是我会犯年轻的错,吃年轻的亏,在这方面我暂?焙苄以耍形锤冻霾彝创郏泊游凑嬲蠡诠N揖醯酶盖撞辉趺垂芙涛依笥诒祝灰换崽姑梗夷芫勒约悍傅拇恚约撼缘目鳎哟壑形〗萄担笕シ副鸬拇恚コ员鸬目鳎ゴ颖鸬拇壑形”鸬慕萄担谒耐ò舜镉炙共煌ǖ南质抵凶咦约旱穆罚阶约旱囊桓龈瞿康牡啬酥林盏阏尽?

  父亲极少给我上课,但他是我的导师且在及格线以上。当我更年轻时,我更以为父亲不怎么管教我等于不怎么在乎我。那时我很矛盾,既注重隐私,回家后藏起自己的情窦初开,又想博关注,等父亲过问并谈论男生。他一次都没表示过,未成年的我因此愤懑——他不在乎我喜欢的男生是什么情况?他不关心初恋是否影响我的生活或学习?他不担心我过早失去贞洁甚至将肚子搞大?后来再想,我只觉得他比我以为的更了解我。他并非不在乎我,而是对我放心,他清楚未成年的我不会做出格的事,尽管想法出格。

  有时我感觉他在察言观色上有些愚钝,但实际情况可能是法海一直不动声色地俯视青蛇小打小闹。我的灵魂不简单不无趣,然而道行浅就是道行浅,也许时间会让我修炼成某种能摧毁雷峰塔的存在。初潮不久后的某天,我和父亲一起看电视,调到选秀节目《快乐男声》,那些选手在我眼里不是大哥哥而是大男生。“你看哪个最帅?”这种可以向闺蜜提的问题,我问了父亲。“别胡问。”他有一丝不悦,过会儿用遥控器调了台。我没再说什么,去我的房间并闭上门,脑子继续放映某个大男生赤膊弹吉他的影像,我躺到床上开始爱自己。

  进行到大半,我发现旁边有张父亲的一寸照片,我立刻坐起来。负面情绪更浓烈了,我从茶几上抓过一支笔,将它迅速插入自己的si处,痛楚随之传来,电视发出的笑声盖过我的吸气声。我看向一寸照片里的父亲,紧接着用笔抽插si处,深入深出。更多痛楚和手的触感引得我往下看,血脏了床单。快感早已不在,一会儿我才停下,本来快要上岸的高潮消散在近海。那张一寸照片被我一手扫下床,趁我未将它撕碎。那支笔变得又湿又红,我差点舔上去,好像它是根糖葫芦,能让我忘记存在于许多时间里的余痛。

  电视发出欢呼声,我把笔放到床单脏了的地方,让床单变得更脏。之后我告诉母亲那是红墨水,她烦于洗床单,尤其是只染了零星污渍的床单,染了较多污渍会让她好受点,尽管洗涤时费的力气差不多。要是附近有干洗店,我定会私自将床单送去,以免被母亲责骂。虽然词汇不算丰富的她能恶语百出,但听多了有时麻木了的我只怕她的嗓门,那种噪音对我的杀伤力特别大。

  具有同等杀伤力的是父亲的沉默,他多半通过我母亲的声音来知晓我做的坏事。多种无声的神情如同装了消音器的枪,将子弹无痕地击穿我的精神世界,接着在多面盾牌之间弹来弹去,多个手持盾牌的我节节败退,直到弹壳落地。一般情况下染脏床单是件小事,我父母跟很多人一样也这么认为,并知道在公共场合看起来很正常的我不会故意染脏床单。可他们总在这类小事上作一番文章,主旨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追究原因,攻击、惩罚导致木已成舟的我。

  96

  Jasmoon

  0.2

  2019.07.21 18:55

  字数 1929

  二 父亲,幕后推手6

  

  在我家,做饭不是稀缺技能,父亲也会做饭,而且做得很好。通常他不会露一手,不只因为时间少工作累。他和我母亲是搭档,为了组合均衡发展,他将自己的厨艺设为备用技能,将我母亲的厨艺设为常用技能。这偶尔招致搭档的非议,谁让他是组长呢?他的厨艺是自学的,做饭在他看来只是一件事,称不上技能。对于我22岁了还不怎么会做饭,他固然有些瞧不起,却未赶鸭子上架,像我母亲那样一心血来潮就逼我做饭。

  现在我会煎蛋、拌凉菜、炒土豆丝,还不会炸、炖、煲各种东西尤其是肉类。看别的女生在社交网络上秀厨艺,我一点都不急。一是因为我独自吃饭时对口感的要求很低,少毒有营养的食物,我都能咽下去。二是因为未来的Mr.Right绝对让我变成好厨子,更幸运的话,他既是Mr.Right又是好厨子,秀色可餐且餐可色秀。父亲几乎从未给过我关于初恋、爱情、择偶的建议,他只说过:将来最好找个宽裕的,日子好过。他竟然用“宽裕”这个词,而不直接用“有钱”,我想后者听起来拜金不够正,他大概也这样想,并觉得差不多的句子,我更抵触“有钱”的说法。

  他知道我有点愤世嫉俗,不知道我十八九岁时很拜金。不过不是拜大佬,而是想变成大佬,执掌这时代最好的信息,把玩这世上最好的资源,同时把形象包装成只知道买买买的蠢富婊。就算每个人都是拜金主义者,父亲也会讨厌十八九岁的我,他一边说“什么年纪就该有什么年纪的样子”,一边期望我更快变得世故、老道,这不虚伪吗?比起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理想的后代,我更愿认为父亲是不管怎样都不满意的家长。我仍然爱他,但早已不再讨好他,不是放弃,而是放手。

  他不怎么管教我有利有弊,有利的是我至今都比较自由,在法律和物质允许的情况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特别是一个人就能做的事。有弊的是我会犯年轻的错,吃年轻的亏,在这方面我暂时很幸运,尚未付出惨痛代价,也从未真正后悔过。我觉得父亲不怎么管教我利大于弊,只要不会太倒霉,我能纠正自己犯的错,消化自己吃的亏,从代价中吸取教训,之后去犯别的错,去吃别的亏,去从别的代价中吸取别的教训,在四通八达又水泄不通的现实中走自己的路,到自己的一个个目的地乃至终点站。

  父亲极少给我上课,但他是我的导师且在及格线以上。当我更年轻时,我更以为父亲不怎么管教我等于不怎么在乎我。那时我很矛盾,既注重隐私,回家后藏起自己的情窦初开,又想博关注,等父亲过问并谈论男生。他一次都没表示过,未成年的我因此愤懑——他不在乎我喜欢的男生是什么情况?他不关心初恋是否影响我的生活或学习?他不担心我过早失去贞洁甚至将肚子搞大?后来再想,我只觉得他比我以为的更了解我。他并非不在乎我,而是对我放心,他清楚未成年的我不会做出格的事,尽管想法出格。

  有时我感觉他在察言观色上有些愚钝,但实际情况可能是法海一直不动声色地俯视青蛇小打小闹。我的灵魂不简单不无趣,然而道行浅就是道行浅,也许时间会让我修炼成某种能摧毁雷峰塔的存在。初潮不久后的某天,我和父亲一起看电视,调到选秀节目《快乐男声》,那些选手在我眼里不是大哥哥而是大男生。“你看哪个最帅?”这种可以向闺蜜提的问题,我问了父亲。“别胡问。”他有一丝不悦,过会儿用遥控器调了台。我没再说什么,去我的房间并闭上门,脑子继续放映某个大男生赤膊弹吉他的影像,我躺到床上开始爱自己。

  进行到大半,我发现旁边有张父亲的一寸照片,我立刻坐起来。负面情绪更浓烈了,我从茶几上抓过一支笔,将它迅速插入自己的si处,痛楚随之传来,电视发出的笑声盖过我的吸气声。我看向一寸照片里的父亲,紧接着用笔抽插si处,深入深出。更多痛楚和手的触感引得我往下看,血脏了床单。快感早已不在,一会儿我才停下,本来快要上岸的高潮消散在近海。那张一寸照片被我一手扫下床,趁我未将它撕碎。那支笔变得又湿又红,我差点舔上去,好像它是根糖葫芦,能让我忘记存在于许多时间里的余痛。

  电视发出欢呼声,我把笔放到床单脏了的地方,让床单变得更脏。之后我告诉母亲那是红墨水,她烦于洗床单,尤其是只染了零星污渍的床单,染了较多污渍会让她好受点,尽管洗涤时费的力气差不多。要是附近有干洗店,我定会私自将床单送去,以免被母亲责骂。虽然词汇不算丰富的她能恶语百出,但听多了有时麻木了的我只怕她的嗓门,那种噪音对我的杀伤力特别大。

  具有同等杀伤力的是父亲的沉默,他多半通过我母亲的声音来知晓我做的坏事。多种无声的神情如同装了消音器的枪,将子弹无痕地击穿我的精神世界,接着在多面盾牌之间弹来弹去,多个手持盾牌的我节节败退,直到弹壳落地。一般情况下染脏床单是件小事,我父母跟很多人一样也这么认为,并知道在公共场合看起来很正常的我不会故意染脏床单。可他们总在这类小事上作一番文章,主旨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追究原因,攻击、惩罚导致木已成舟的我。

  二 父亲,幕后推手6

  

  在我家,做饭不是稀缺技能,父亲也会做饭,而且做得很好。通常他不会露一手,不只因为时间少工作累。他和我母亲是搭档,为了组合均衡发展,他将自己的厨艺设为备用技能,将我母亲的厨艺设为常用技能。这偶尔招致搭档的非议,谁让他是组长呢?他的厨艺是自学的,做饭在他看来只是一件事,称不上技能。对于我22岁了还不怎么会做饭,他固然有些瞧不起,却未赶鸭子上架,像我母亲那样一心血来潮就逼我做饭。

  现在我会煎蛋、拌凉菜、炒土豆丝,还不会炸、炖、煲各种东西尤其是肉类。看别的女生在社交网络上秀厨艺,我一点都不急。一是因为我独自吃饭时对口感的要求很低,少毒有营养的食物,我都能咽下去。二是因为未来的Mr.Right绝对让我变成好厨子,更幸运的话,他既是Mr.Right又是好厨子,秀色可餐且餐可色秀。父亲几乎从未给过我关于初恋、爱情、择偶的建议,他只说过:将来最好找个宽裕的,日子好过。他竟然用“宽裕”这个词,而不直接用“有钱”,我想后者听起来拜金不够正,他大概也这样想,并觉得差不多的句子,我更抵触“有钱”的说法。

  他知道我有点愤世嫉俗,不知道我十八九岁时很拜金。不过不是拜大佬,而是想变成大佬,执掌这时代最好的信息,把玩这世上最好的资源,同时把形象包装成只知道买买买的蠢富婊。就算每个人都是拜金主义者,父亲也会讨厌十八九岁的我,他一边说“什么年纪就该有什么年纪的样子”,一边期望我更快变得世故、老道,这不虚伪吗?比起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理想的后代,我更愿认为父亲是不管怎样都不满意的家长。我仍然爱他,但早已不再讨好他,不是放弃,而是放手。

  他不怎么管教我有利有弊,有利的是我至今都比较自由,在法律和物质允许的情况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特别是一个人就能做的事。有弊的是我会犯年轻的错,吃年轻的亏,在这方面我暂时很幸运,尚未付出惨痛代价,也从未真正后悔过。我觉得父亲不怎么管教我利大于弊,只要不会太倒霉,我能纠正自己犯的错,消化自己吃的亏,从代价中吸取教训,之后去犯别的错,去吃别的亏,去从别的代价中吸取别的教训,在四通八达又水泄不通的现实中走自己的路,到自己的一个个目的地乃至终点站。

  父亲极少给我上课,但他是我的导师且在及格线以上。当我更年轻时,我更以为父亲不怎么管教我等于不怎么在乎我。那时我很矛盾,既注重隐私,回家后藏起自己的情窦初开,又想博关注,等父亲过问并谈论男生。他一次都没表示过,未成年的我因此愤懑——他不在乎我喜欢的男生是什么情况?他不关心初恋是否影响我的生活或学习?他不担心我过早失去贞洁甚至将肚子搞大?后来再想,我只觉得他比我以为的更了解我。他并非不在乎我,而是对我放心,他清楚未成年的我不会做出格的事,尽管想法出格。

  有时我感觉他在察言观色上有些愚钝,但实际情况可能是法海一直不动声色地俯视青蛇小打小闹。我的灵魂不简单不无趣,然而道行浅就是道行浅,也许时间会让我修炼成某种能摧毁雷峰塔的存在。初潮不久后的某天,我和父亲一起看电视,调到选秀节目《快乐男声》,那些选手在我眼里不是大哥哥而是大男生。“你看哪个最帅?”这种可以向闺蜜提的问题,我问了父亲。“别胡问。”他有一丝不悦,过会儿用遥控器调了台。我没再说什么,去我的房间并闭上门,脑子继续放映某个大男生赤膊弹吉他的影像,我躺到床上开始爱自己。

  进行到大半,我发现旁边有张父亲的一寸照片,我立刻坐起来。负面情绪更浓烈了,我从茶几上抓过一支笔,将它迅速插入自己的si处,痛楚随之传来,电视发出的笑声盖过我的吸气声。我看向一寸照片里的父亲,紧接着用笔抽插si处,深入深出。更多痛楚和手的触感引得我往下看,血脏了床单。快感早已不在,一会儿我才停下,本来快要上岸的高潮消散在近海。那张一寸照片被我一手扫下床,趁我未将它撕碎。那支笔变得又湿又红,我差点舔上去,好像它是根糖葫芦,能让我忘记存在于许多时间里的余痛。

  电视发出欢呼声,我把笔放到床单脏了的地方,让床单变得更脏。之后我告诉母亲那是红墨水,她烦于洗床单,尤其是只染了零星污渍的床单,染了较多污渍会让她好受点,尽管洗涤时费的力气差不多。要是附近有干洗店,我定会私自将床单送去,以免被母亲责骂。虽然词汇不算丰富的她能恶语百出,但听多了有时麻木了的我只怕她的嗓门,那种噪音对我的杀伤力特别大。

  具有同等杀伤力的是父亲的沉默,他多半通过我母亲的声音来知晓我做的坏事。多种无声的神情如同装了消音器的枪,将子弹无痕地击穿我的精神世界,接着在多面盾牌之间弹来弹去,多个手持盾牌的我节节败退,直到弹壳落地。一般情况下染脏床单是件小事,我父母跟很多人一样也这么认为,并知道在公共场合看起来很正常的我不会故意染脏床单。可他们总在这类小事上作一番文章,主旨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追究原因,攻击、惩罚导致木已成舟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