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彦波奇书73、老常泪吟

励志文章 阅读(1996)

  常彦波奇书73、老常泪吟

  【常彦波出马仙书】继续老常泪吟——

  保管员闻听开口讲,村官们像蛇又像狼。要想煞住这歪风,邪门歪道是良方。他们手中都有权,权力可让人命亡。我们无权又无势,怎敢正面斗盗强?百姓都想把官告,谁能捅破关系网?现在不是迷信不迷信,看您决心强不强。包公断案用鬼神,百姓哪个不赞扬?非常事情非常办,公安破案也不强。

  工作组领导想了想,便请闫大仙来帮忙。保管员找来闫大仙,闫大仙过来把话讲——

  无论问四还是问三,我老闫必被你们关几天。你要问仓库粮食何处去?先把新保管员关七天。别看他身强力壮没有病,不让睡不给水喝不给烟。七日内一定招供说实话,到头来村里村官连窝端。国虽好王八犊子喜盗洞,家虽强牛头马面心太贪。饿百姓羊羔吃奶还嫌膻,民路窄孟婆判官路却宽。思一思来想一想,何必问我我蒙冤!

  工作组领导听此话,叫来新保管员问细详。新保管员本姓牛,老牛上来不搭腔。工作组领导发了话,关了三天进黑房。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抽烟不给阳光。老牛受不了招了供,一个姓牛一个姓王。一个姓马一个姓杨,有个姓孟的说的详。五人作案查出来,老保管员上了光荣榜。

  闫大仙关了七天放出来,封建迷信罪名强。

  再说彦波缝裆裤,要去上学进学堂。这时搬到前团山,学校就在东南方。他对玩具没兴趣,听到书声喜洋洋。有个老师本性王,经常带他去课堂。她能答出一年题,老师见了都赞扬。那个时候也是苦,父亲一人干活忙。他的母亲做绝育,受到惊吓已癫狂。双眼呆滞总犯病,六亲不认上房梁。东跑西颠疯吵吵,不知冷热闹洋洋。到了医院看不好,庸医技术都不强。父亲生活有压力,家徒四壁总缺粮。父亲做点裁缝活,赚点外快度命长。村官没收缝纫机,差点批斗查思想。饥肠咕噜我总饿,喝水充饥累膀胱。一无所有苦日子,要说国富而民强。如果谁要说实话,戴个高帽游斗强。饿得发疯掏鸟窝,一到黑天爬人房。提心吊胆很害怕,鸟窝有蛇更紧张。大人出来一声喝,有时就要摔地上。摔了屁股疼一会,摔坏四肢骨科上。掏到麻雀有肉吃,若是没有就白忙。垂头丧气回了家,浑身弄得还挺脏。

  彦波特别能作梦,作梦灵验感应强。作梦就是连续剧,比起小说还要长。经常梦到母亲星,那个星球很富强。专搞经济无政治,爱惜民生不打仗。那里都是民做主,国王都是好国王。衣不蔽体事没有,食不果腹早消亡。那个女王像姐姐,非常和气很端庄。酥胸耸动天然美,线条明快起波浪。透明薄纱皮肤白,好比细腻牛奶浆。老大年纪像少女,爱护百姓像爹娘。不爱权力爱民生,家家户户供仙堂。没有寺庙和道观,敬天敬地敬胡黄。女王慈悲爱百姓,百姓各个都善良。那里没有战争狂,一有战争民遭殃。人们都爱好日子,有吃有喝才是强。没吃没喝吹牛皮,咬牙切齿恨国王。

  彦波喊叫梦中醒,早上吃点玉米汤。吃完找人去下棋,他的象棋很特长。常用象棋赢吃的,堪称前团象棋王。他更能下陆战棋,百战百胜更是强。一会到了生产队,见个更夫头如霜。老人也是保管员,酷爱下棋功夫强。和他下棋有好处,赢了能把豆饼尝。算是智力换温饱,就看棋艺强不强。老人是个象棋迷,见到彦波喜洋洋。今日老人有火气,劈头盖脸说小常。库里少了豆饼子,队长说我是贪赃。豆饼都让你赢去,一会抓你去黑房。赢了豆饼就是偷,我看你是黄鼠狼。

  彦波一听转身跑,脑袋差点撞上墙。生怕牵连挨批斗,挂着牌子游四方。

  老人见了哈哈笑,拉他回来说别忙。方才我是逗你玩,不要害怕别紧张。有事也是老头抗,不会牵扯你小儿郎。今日有块大豆腐,现在就在炉子上。如果赢了就归你,输了我吃豆腐你喝汤。同时管我叫师父,以后给我洗裤裆。

  彦波闻听无所惧,接受挑战棋摆上。炮打门宫第一盘,老人输得面色黄。二盘单马憋老将,气得老头火上房。差点把棋扔进炉子里,忍气才把棋摆上。第三盘棋一杆车,冲破老人敌后方。连将军,带抽子,兵临城下老人慌。攻城略地剩下孤老帅,全体将士都阵亡。大战结果三比零,彦波要把豆腐尝。

  老人说你一半我一半,咱俩一起来分享。

  常彦波说没道理,豆腐归我你喝汤。事先你已把话讲,赢了归我定妥当。现在凭啥分一半,你想反悔哪有君子样?

  老人说道孩子呀!我现在很饿得慌。早上我就没吃饭,这块豆腐是口粮。今日算我赖一回,咱俩同吃共品尝。

  彦波天性人善良,听了这话软心肠。好吧好吧一起吃,不过你要多喝汤。于是二人一起吃,那块豆腐还挺香。

  自从来把替身送,小小彦波梦变多。不是梦见天庭事,就是梦见寺庙佛。这些彦波没见过,听说也是没听说。牛鬼蛇神遍地扫,寺庙道观也不多。彦波偏能梦奇事,清清楚楚眼前搁。神气活现还应验,宇宙神奇真难说。常彦波,很邪性,奇怪事情发生多。奇怪事情有多少?一生传奇够一车。一次梦见猛张飞,大吼一声桥塌了。彦波早晨一声喊,顿时震坏小狗窝。一次梦见刘备哭,早晨一看湿被窝。

  吃完离开生产队,低头走路行的忙。忽然来个骑车的,把他撞到地中央。车从身上压过去,差点压坏火腿肠。骑车的一看是小孩,周围没人在现场。理也没理骑车走,真是蛇蝎狠心肠。彦波心里一股气,这个世道真不良。他在那里正生气,掸掸裤子和衣裳。一台大轱辘拖拉机,来到他的正前方。彦波真是一阵惊,躲闪不及往后仰。拖拉机从他身上穿过去,差点不幸一命亡。幸亏他直立向后倒,两个轱辘在两旁。

  我吟诵到这里,老太太说——

  要说魔,就有魔,阴魔阳魔和王魔。黑魔红魔和风魔,海魔金魔和怒魔。傻魔巨魔和刀魔,柳仙蟒仙和雷魔。张魔贪魔和腐魔,污魔败魔和甲魔。乙魔丙魔和丁魔,戊魔己魔和庚魔。辛魔壬魔和癸魔,子魔丑魔和寅魔。卯魔辰魔和巳魔,午魔未魔和申魔。酉魔戌魔和亥魔,小食魔和大食魔。有葡魔,有西魔,离魔乾魔和坎魔。震魔巽魔和坤魔,兑魔艮魔和西魔。阴魔阳魔被吞掉,转世不知什么魔?杀这魔,杀那魔,魔子魔孙比草多。你的前世得罪魔,今生必然有坎坷。你的能力是不小,我看你是瞎忙活!

  我觉得我所见到的就是这位黑老太太。不过她转身而去,却又来个老太太,像个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