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往事》的更多秘密,要从昆汀的厨房说起

励志文章 阅读(1572)

   作者:Clark Collis

   译者:易二三

   校对:Issac

   来源:《娱乐周刊》

   为了庆祝昆汀·塔伦蒂诺的第九部(据他所说,也是倒数第二部)电影公映,《娱乐周刊》邀请到了昆汀和三位主演进行了一次独家的圆桌访谈。

   娱乐周刊(以下简称EW):昆汀,你一直都计划着将这部电影当成送给洛杉矶的情人节礼物吗?

   昆汀·塔伦蒂诺(以下简称昆汀):是的,我在洛杉矶长大,我爱这里。唯一真心爱着洛杉矶的是——那些以正确的方式爱它的人——那些在这里生长、真正了解它的人。

   布拉德·皮特(以下简称皮特):不对,不对!并不一定是这样!

   昆汀:你当然可以以自己的方式爱它,但绝对不会像我和莱昂纳多这样。原因在于——特别是1969年的时候——我大概只有六七岁,这部电影收集了我很多的记忆碎片。而我记忆中关于洛杉矶的很大一部分都和我的继父有关,他开着车,我和母亲吹着风。他带着我们四处兜风,收音机一直放着歌。我们那时收听收音机的方式和如今并不相同,那时你只会守着一个频道。你不会调来调去找歌听。

  

   我记得公共汽车站都贴着本地电视台重播节目的广告和电影海报,还有健怡可乐、皇冠可乐的广告牌。这就是我的记忆。实际上,我继父开的是一辆大众卡尔曼吉亚,和克里夫(译者注:皮特在片中饰演的角色)的那辆车是同款。

   镜头对准克里夫穿梭于各种标牌的画面,就差不多就是当初继父载着我们在洛杉矶晃悠时,我抬头看着他的画面。所以拍这场戏的视角,就像是我在看着皮特。正如拍摄《危险关系》时,我试图还原出八十年代的南湾。拍这部电影也是想再现那个年代的好莱坞。

  

   《危险关系》(1997)

   EW:影片中的许多角色都是虚构的、或以真实人物为灵感。但其实也有一些角色是有真实原型的。玛格特,你在片中饰演莎朗·塔特,一个非常真实的人。你展现的莎朗·塔特是怎样的?

   玛格特·罗比(以下简称罗比):最初读剧本的时候,我清楚地感知到莎朗·塔特是贯穿整个故事的一个强音符。因而,我想尽可能地赋予她活力,同时展现我自己身上最好的部分,因为我身边的人都对她赞不绝口,说她慷慨大方。

   此外,我认为那时的她正处于最兴奋的时期。她刚刚结婚,演戏也小有名气,好莱坞充满着刺激和机会等待着她去体验。所以我想要她怀抱着希望、感到兴奋。当然,让她单独享有那些平静的时刻也非常美好,因为她热爱好莱坞的生活。

  

   EW:影片中有一个很棒的场景是,塔特去电影院观看一部她参演的电影。你们中有人这样做过吗?

   昆汀:我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在布鲁恩戏院,就这一次。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以下简称小李):好奇你从哪儿搞到的票。

   昆汀:那是一次约会,我们去看了《真实罗曼史》,当时我就想「你懂的,我写了这部电影的剧本,或许他们会让我免费进场。」不是说我紧张那一点票钱,只不过「这部电影我也有份!」(影片中的莎朗·塔特)也不是舍不得75美分,她也同样为自己出演了那部电影感到自豪:「我能得到一些特别关注吗?」

  

   《真实罗曼史》(1993)

   小李:有意思。

   昆汀:然后我们找到了影院经理,我的女友开始跟他交涉。他的回答大意是,「好吧,我怎么知道是他写了这部电影的剧本?」「他可以给你看他的驾驶证,上面有他的名字。」那时《落水狗》已经上映过了,有几个人认出了我,想要我的签名。当我签名的时候,那位经理又说,「这些人是谁?」我的女友回应,「都是他的粉丝!」

   罗比:他最后让你进去了吗?

   昆汀:当然!

  

   EW:小李,介绍一下你在《好莱坞往事》里的角色吧。

   小李:扮演这类角色还挺有趣的,他某种程度上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六十年代几近结束——正如昆汀在影片中所充分呈现的——他是一个演员,整个演艺生涯都在弄发型、梳起大背头。那是他熟悉的。好莱坞的新时代来临之时,他没有及时做出改变,只会自怨自艾。他是一个有工作能力的演员,但错失了电视过渡到电影的转折期,没有像史蒂夫·麦奎因那样完成了演艺生涯的飞跃。他有些墨守成规。

   有趣的是,昆汀将这一切都放在两天的时间里,为我们提供了令人惊叹的背景故事,呈现了许多角色所经历的情感波折,而里克·道尔顿某种程度上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但同时意识到,如果他再多付出一点、更努力一点,不再满腹牢骚,其实还是有一些机会的。能够在两天的时间跨度内了解那么多知识和背景故事真的太棒了。

  

   EW:为了饰演这个自我怀疑的角色,你是如何准备的?难吗?

   小李:我认为每个演员内心都隐隐有些自我怀疑的成分,大概没有人会不认同这一点。只是关乎于如何释放出这个十二头蛇的问题。

   EW:我不是在针对你个人!皮特,你在片中饰演一个特技演员,如果在另一个时代基本上就是蝙蝠侠身边的管家,那个处理各种琐事的人。

   皮特:小助理!

   EW:是的,不过我可没想这么说。跟我们聊聊你的角色吧。

   皮特:两位男主演所处的时代里,演员和特技演员之间有着更为紧密的关系,两人会讨论即将拍摄的影片,以及某个场景里要如何表现。某个时候,我们几乎都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我用「我们」这个词是因为我就像燕尾服上的燕尾。如果里克·道尔顿有工作,那么我也就有饭吃,如果他没工作,我就只能喝西北风。某种程度上,他就像雇我打零工,所以我得干所以他需要我做的事情。

  

   EW:你和宠物之间的戏份是自《漫长的告别》以来最棒的,特别是你给他喂猫食的段落。你是怎么和狗狗搭戏的?

   皮特:其实我对那几场戏贡献微薄。是昆汀巧妙地构建了那两天的生活——准确地说,是两天半——这些生活在好莱坞的角色都拥有不同的人生轨迹。

   罗比:我完全没想到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跟昆汀说过我有多爱他的电影,以及他的电影如何改变了我的童年。后来我们一起吃了一顿午餐,聊天的时候他提到,「你知道莎朗·塔特这个人吗?」我回答,「当然了,我知道。」然后我们继续聊,后来又开始读剧本。大概我们几个的过程都差不多,都拜访了昆汀家的厨房,在某个角落读剧本。

   皮特:我都没被允许进入厨房,是在屋后的露台读的!

   罗比:是吗?我还吃了点东西。

  

   EW:小李,你的情况怎样?罗比有吃的,皮特有喝的。

   小李:我在露台外面。

   昆汀:罗比读剧本时我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发现她随意地躺在沙发上,鞋子也脱了。她走的时候,沙发上留着她的凹痕。

   皮特: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不是想针对你们两个——昆汀只有一份剧本。我去了他家好几次。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剧本就有几处折角和污渍。第二次,上面又多了咖啡渍、意大利面酱,整本书都皱了。

   EW:小李,你和卢克·贝里有精彩的对手戏,他在片中和你一样是一位电视剧演员。但令人感伤的是,在影片完成之前他就离我们而去了。你能聊聊和他拍戏的感受吗?

   小李:我对他的友善记忆深刻。我作为一个洛杉矶本地人,几乎一生都在影视圈打拼,而他从各方各面影响了我,所以我十分兴奋能在片场看到他。记得我才十几岁的时候,他就是电视上新一代詹姆斯·迪恩的化身,每个人都为他疯狂,就像追星一样,我也不例外。那时候,我和他坐在一起,聊洛杉矶、九十年代、他的生活、我们演艺生涯的得失……怎么说呢,他身上的友善让我感动。当我听到噩耗时,心都要碎了。

   皮特:非常慷慨的人。

  

   EW:皮特,我记得预告片中,你和麦克·毛饰演的李小龙有一场对手戏。感觉怎么样?

   皮特:非常有趣。我喜欢麦克·毛的经历,作为一个演员,当事业不如意时他转向了其他领域,为了养家,他开办了一所武术馆……是他主动联系的你吗?

   昆汀:不,他联系的不是我,是选角导演维多利亚·托马斯。

   皮特:他主动联系了选角,并且拿到了角色,他暂时离开这个行业后又拿到角色回来,真的非常有才。

  

   昆汀:麦克·毛讲过一个很棒的故事。他参演过《异人族》,但大部分时候都在威斯康辛州经营武术馆。拿到李小龙这个角色时,正准备回家,但好在他及时得到了选角通知,然后他就在洛杉矶待了几天,参加了剧本朗读会……他到场很早,而且他其实并不知道都有谁参演这部电影……

   然后皮特、小李、罗比、阿尔·帕西诺、伯特·雷诺兹、卢克·贝里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进来……他整个人都快疯了。心里想着,「保持冷静,保持冷静。别人所有都看出来你疯掉了。」

   皮特:这真的很棒,一个好莱坞式的故事。

   EW:我去过一次「花花公子庄园」,就在海夫纳去世的几年前……当时有一个舞会,当然也不仅仅是一个舞会,庄园里正在办派对。我坐在那儿,想着,「他们在这座庄园里真逍遥。」然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也身处其中。

   皮特(指向昆汀):他是一个纯粹主义者。你坐在一个纯粹主义者旁边,我的朋友。

  

   EW:海夫纳的时代结束后,在那拍戏是什么体验?

   罗比:太酷了!

   昆汀:那儿真的很有趣。海夫纳在世的时候,我去过「花花公子庄园」很多次。或许不是很多,但确实挺多的。

   EW:说一个具体的次数!

   昆汀:我知道石窟洞穴在哪。

   皮特:他甚至知道洗手液放在哪。……海夫纳是不是还有一个放映室?

   昆汀:是的!他的放映室……你记得影片中罗比从楼梯走下来的画面吗?放映室就在那后面。我认为他们或许都坐在沙发周边,然后把电影投映在墙壁上。那很有趣,有着某种象征意义,代表了一个不同时代的好莱坞。

   1969年,你走进「花花公子庄园」会碰到「妈妈」卡丝··埃利奥特(译者注:妈妈爸爸乐队的成员,其最为人熟知的歌曲是墨镜王《重庆森林》里选用的California Dreamin')、莎朗·塔特、托尼·柯蒂斯和奥迪·墨菲。

  

   海夫纳交友广泛。实际上,我是通过一个女性朋友了解到海夫纳的电影之夜的,她参加过几次放映,提到「他们人都很好,但其实并不时髦。不过这正是事情的微妙之处。」

   我追问她说的意思,她解释说,「他们就好像那些酷酷的老演员,你知道79岁的罗伯特·卡尔普吧。」所以,六十年代那些有名气的演员都是海夫纳的朋友,他们都会参加观影活动,或许他们变老了,但活动仍然继续。

   EW:小李,你在影片中也有歌舞的戏份,当你参加一个音乐类的综艺节目时,你唱了一小段。那时的感觉如何?

   小李:谢天谢地我不是因为嗓音而入选这部电影。我们试过好几首歌,包括《绿门》和《不要阻拦我》。最终我们使用的是《绿门》,这首歌很棒。拍那场戏也挺有趣的。里克·道尔顿得到的角色大部分都不是因为他的演技或歌喉,所以这种呈现也挺好的。

  

   EW:(对皮特和小李)你们俩在影片中的关系看起来十分亲密随和。你们此前就对彼此很熟吗?还是开机后自然而然地进入了状态?

   皮特:当然几十年来我们有过不少交集,我们的境遇也很相似,几乎是同时步入影视圈的。或许还住过一样的套房。这种可能有点让我毛骨悚然,仔细想想甚至有点古怪……我是说同一个房间。

   睡过同样的床、去过同样的卫生间,或许还穿过同样的浴袍,确实有点古怪……我就在这儿打住吧。我们俩有很多相似之处,彼此尊重,拍对手戏也很有趣。我想我们都知道需要有亲密的朋友一起完成一件事,换句话说,不管是戏里戏外,明星都需要有一些挚友。

  

   小李:当你需要进组八个月拍摄一部电影时,那个保证你安全的人或是你的替身,就成为了你最好的朋友。这也是我喜欢这个剧本的原因,两位男主演之间的合作关系在这个行业几乎见不到了,他们仍然想方设法在好莱坞立足。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洛杉矶,作为工薪阶级的演员,他们可以说是相依为命。这看起来或许只是一个职业的关系,但他们其实亲如家人。

   作者:Clark Collis

   译者:易二三

   校对:Issac

   来源:《娱乐周刊》

   为了庆祝昆汀·塔伦蒂诺的第九部(据他所说,也是倒数第二部)电影公映,《娱乐周刊》邀请到了昆汀和三位主演进行了一次独家的圆桌访谈。

   娱乐周刊(以下简称EW):昆汀,你一直都计划着将这部电影当成送给洛杉矶的情人节礼物吗?

   昆汀·塔伦蒂诺(以下简称昆汀):是的,我在洛杉矶长大,我爱这里。唯一真心爱着洛杉矶的是——那些以正确的方式爱它的人——那些在这里生长、真正了解它的人。

   布拉德·皮特(以下简称皮特):不对,不对!并不一定是这样!

   昆汀:你当然可以以自己的方式爱它,但绝对不会像我和莱昂纳多这样。原因在于——特别是1969年的时候——我大概只有六七岁,这部电影收集了我很多的记忆碎片。而我记忆中关于洛杉矶的很大一部分都和我的继父有关,他开着车,我和母亲吹着风。他带着我们四处兜风,收音机一直放着歌。我们那时收听收音机的方式和如今并不相同,那时你只会守着一个频道。你不会调来调去找歌听。

  

   我记得公共汽车站都贴着本地电视台重播节目的广告和电影海报,还有健怡可乐、皇冠可乐的广告牌。这就是我的记忆。实际上,我继父开的是一辆大众卡尔曼吉亚,和克里夫(译者注:皮特在片中饰演的角色)的那辆车是同款。

   镜头对准克里夫穿梭于各种标牌的画面,就差不多就是当初继父载着我们在洛杉矶晃悠时,我抬头看着他的画面。所以拍这场戏的视角,就像是我在看着皮特。正如拍摄《危险关系》时,我试图还原出八十年代的南湾。拍这部电影也是想再现那个年代的好莱坞。

  

   《危险关系》(1997)

   EW:影片中的许多角色都是虚构的、或以真实人物为灵感。但其实也有一些角色是有真实原型的。玛格特,你在片中饰演莎朗·塔特,一个非常真实的人。你展现的莎朗·塔特是怎样的?

   玛格特·罗比(以下简称罗比):最初读剧本的时候,我清楚地感知到莎朗·塔特是贯穿整个故事的一个强音符。因而,我想尽可能地赋予她活力,同时展现我自己身上最好的部分,因为我身边的人都对她赞不绝口,说她慷慨大方。

   此外,我认为那时的她正处于最兴奋的时期。她刚刚结婚,演戏也小有名气,好莱坞充满着刺激和机会等待着她去体验。所以我想要她怀抱着希望、感到兴奋。当然,让她单独享有那些平静的时刻也非常美好,因为她热爱好莱坞的生活。

  

   EW:影片中有一个很棒的场景是,塔特去电影院观看一部她参演的电影。你们中有人这样做过吗?

   昆汀:我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在布鲁恩戏院,就这一次。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以下简称小李):好奇你从哪儿搞到的票。

   昆汀:那是一次约会,我们去看了《真实罗曼史》,当时我就想「你懂的,我写了这部电影的剧本,或许他们会让我免费进场。」不是说我紧张那一点票钱,只不过「这部电影我也有份!」(影片中的莎朗·塔特)也不是舍不得75美分,她也同样为自己出演了那部电影感到自豪:「我能得到一些特别关注吗?」

  

   《真实罗曼史》(1993)

   小李:有意思。

   昆汀:然后我们找到了影院经理,我的女友开始跟他交涉。他的回答大意是,「好吧,我怎么知道是他写了这部电影的剧本?」「他可以给你看他的驾驶证,上面有他的名字。」那时《落水狗》已经上映过了,有几个人认出了我,想要我的签名。当我签名的时候,那位经理又说,「这些人是谁?」我的女友回应,「都是他的粉丝!」

   罗比:他最后让你进去了吗?

   昆汀:当然!

  

   EW:小李,介绍一下你在《好莱坞往事》里的角色吧。

   小李:扮演这类角色还挺有趣的,他某种程度上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六十年代几近结束——正如昆汀在影片中所充分呈现的——他是一个演员,整个演艺生涯都在弄发型、梳起大背头。那是他熟悉的。好莱坞的新时代来临之时,他没有及时做出改变,只会自怨自艾。他是一个有工作能力的演员,但错失了电视过渡到电影的转折期,没有像史蒂夫·麦奎因那样完成了演艺生涯的飞跃。他有些墨守成规。

   有趣的是,昆汀将这一切都放在两天的时间里,为我们提供了令人惊叹的背景故事,呈现了许多角色所经历的情感波折,而里克·道尔顿某种程度上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但同时意识到,如果他再多付出一点、更努力一点,不再满腹牢骚,其实还是有一些机会的。能够在两天的时间跨度内了解那么多知识和背景故事真的太棒了。

  

   EW:为了饰演这个自我怀疑的角色,你是如何准备的?难吗?

   小李:我认为每个演员内心都隐隐有些自我怀疑的成分,大概没有人会不认同这一点。只是关乎于如何释放出这个十二头蛇的问题。

   EW:我不是在针对你个人!皮特,你在片中饰演一个特技演员,如果在另一个时代基本上就是蝙蝠侠身边的管家,那个处理各种琐事的人。

   皮特:小助理!

   EW:是的,不过我可没想这么说。跟我们聊聊你的角色吧。

   皮特:两位男主演所处的时代里,演员和特技演员之间有着更为紧密的关系,两人会讨论即将拍摄的影片,以及某个场景里要如何表现。某个时候,我们几乎都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我用「我们」这个词是因为我就像燕尾服上的燕尾。如果里克·道尔顿有工作,那么我也就有饭吃,如果他没工作,我就只能喝西北风。某种程度上,他就像雇我打零工,所以我得干所以他需要我做的事情。

  

   EW:你和宠物之间的戏份是自《漫长的告别》以来最棒的,特别是你给他喂猫食的段落。你是怎么和狗狗搭戏的?

   皮特:其实我对那几场戏贡献微薄。是昆汀巧妙地构建了那两天的生活——准确地说,是两天半——这些生活在好莱坞的角色都拥有不同的人生轨迹。

   罗比:我完全没想到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这么好。我跟昆汀说过我有多爱他的电影,以及他的电影如何改变了我的童年。后来我们一起吃了一顿午餐,聊天的时候他提到,「你知道莎朗·塔特这个人吗?」我回答,「当然了,我知道。」然后我们继续聊,后来又开始读剧本。大概我们几个的过程都差不多,都拜访了昆汀家的厨房,在某个角落读剧本。

   皮特:我都没被允许进入厨房,是在屋后的露台读的!

   罗比:是吗?我还吃了点东西。

  

   EW:小李,你的情况怎样?罗比有吃的,皮特有喝的。

   小李:我在露台外面。

   昆汀:罗比读剧本时我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发现她随意地躺在沙发上,鞋子也脱了。她走的时候,沙发上留着她的凹痕。

   皮特: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不是想针对你们两个——昆汀只有一份剧本。我去了他家好几次。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剧本就有几处折角和污渍。第二次,上面又多了咖啡渍、意大利面酱,整本书都皱了。

   EW:小李,你和卢克·贝里有精彩的对手戏,他在片中和你一样是一位电视剧演员。但令人感伤的是,在影片完成之前他就离我们而去了。你能聊聊和他拍戏的感受吗?

   小李:我对他的友善记忆深刻。我作为一个洛杉矶本地人,几乎一生都在影视圈打拼,而他从各方各面影响了我,所以我十分兴奋能在片场看到他。记得我才十几岁的时候,他就是电视上新一代詹姆斯·迪恩的化身,每个人都为他疯狂,就像追星一样,我也不例外。那时候,我和他坐在一起,聊洛杉矶、九十年代、他的生活、我们演艺生涯的得失……怎么说呢,他身上的友善让我感动。当我听到噩耗时,心都要碎了。

   皮特:非常慷慨的人。

  

   EW:皮特,我记得预告片中,你和麦克·毛饰演的李小龙有一场对手戏。感觉怎么样?

   皮特:非常有趣。我喜欢麦克·毛的经历,作为一个演员,当事业不如意时他转向了其他领域,为了养家,他开办了一所武术馆……是他主动联系的你吗?

   昆汀:不,他联系的不是我,是选角导演维多利亚·托马斯。

   皮特:他主动联系了选角,并且拿到了角色,他暂时离开这个行业后又拿到角色回来,真的非常有才。

  

   昆汀:麦克·毛讲过一个很棒的故事。他参演过《异人族》,但大部分时候都在威斯康辛州经营武术馆。拿到李小龙这个角色时,正准备回家,但好在他及时得到了选角通知,然后他就在洛杉矶待了几天,参加了剧本朗读会……他到场很早,而且他其实并不知道都有谁参演这部电影……

   然后皮特、小李、罗比、阿尔·帕西诺、伯特·雷诺兹、卢克·贝里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进来……他整个人都快疯了。心里想着,「保持冷静,保持冷静。别人所有都看出来你疯掉了。」

   皮特:这真的很棒,一个好莱坞式的故事。

   EW:我去过一次「花花公子庄园」,就在海夫纳去世的几年前……当时有一个舞会,当然也不仅仅是一个舞会,庄园里正在办派对。我坐在那儿,想着,「他们在这座庄园里真逍遥。」然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也身处其中。

   皮特(指向昆汀):他是一个纯粹主义者。你坐在一个纯粹主义者旁边,我的朋友。

  

   EW:海夫纳的时代结束后,在那拍戏是什么体验?

   罗比:太酷了!

   昆汀:那儿真的很有趣。海夫纳在世的时候,我去过「花花公子庄园」很多次。或许不是很多,但确实挺多的。

   EW:说一个具体的次数!

   昆汀:我知道石窟洞穴在哪。

   皮特:他甚至知道洗手液放在哪。……海夫纳是不是还有一个放映室?

   昆汀:是的!他的放映室……你记得影片中罗比从楼梯走下来的画面吗?放映室就在那后面。我认为他们或许都坐在沙发周边,然后把电影投映在墙壁上。那很有趣,有着某种象征意义,代表了一个不同时代的好莱坞。

   1969年,你走进「花花公子庄园」会碰到「妈妈」卡丝··埃利奥特(译者注:妈妈爸爸乐队的成员,其最为人熟知的歌曲是墨镜王《重庆森林》里选用的California Dreamin')、莎朗·塔特、托尼·柯蒂斯和奥迪·墨菲。

  

   海夫纳交友广泛。实际上,我是通过一个女性朋友了解到海夫纳的电影之夜的,她参加过几次放映,提到「他们人都很好,但其实并不时髦。不过这正是事情的微妙之处。」

   我追问她说的意思,她解释说,「他们就好像那些酷酷的老演员,你知道79岁的罗伯特·卡尔普吧。」所以,六十年代那些有名气的演员都是海夫纳的朋友,他们都会参加观影活动,或许他们变老了,但活动仍然继续。

   EW:小李,你在影片中也有歌舞的戏份,当你参加一个音乐类的综艺节目时,你唱了一小段。那时的感觉如何?

   小李:谢天谢地我不是因为嗓音而入选这部电影。我们试过好几首歌,包括《绿门》和《不要阻拦我》。最终我们使用的是《绿门》,这首歌很棒。拍那场戏也挺有趣的。里克·道尔顿得到的角色大部分都不是因为他的演技或歌喉,所以这种呈现也挺好的。

  

   EW:(对皮特和小李)你们俩在影片中的关系看起来十分亲密随和。你们此前就对彼此很熟吗?还是开机后自然而然地进入了状态?

   皮特:当然几十年来我们有过不少交集,我们的境遇也很相似,几乎是同时步入影视圈的。或许还住过一样的套房。这种可能有点让我毛骨悚然,仔细想想甚至有点古怪……我是说同一个房间。

   睡过同样的床、去过同样的卫生间,或许还穿过同样的浴袍,确实有点古怪……我就在这儿打住吧。我们俩有很多相似之处,彼此尊重,拍对手戏也很有趣。我想我们都知道需要有亲密的朋友一起完成一件事,换句话说,不管是戏里戏外,明星都需要有一些挚友。

  

   小李:当你需要进组八个月拍摄一部电影时,那个保证你安全的人或是你的替身,就成为了你最好的朋友。这也是我喜欢这个剧本的原因,两位男主演之间的合作关系在这个行业几乎见不到了,他们仍然想方设法在好莱坞立足。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洛杉矶,作为工薪阶级的演员,他们可以说是相依为命。这看起来或许只是一个职业的关系,但他们其实亲如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