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聚|交给时间

励志文章 阅读(912)
?

  现实给了“我”一双困惑的眼睛。自此,“我”踏上了寻找的征程。

  太阳犹如走过盛年的女子,目光中少了那咄咄逼人的锐气,却平添了几分随和安逸。

  她以深蓝如海的天边为毯,轻移漫步中舒展身姿,长袖挥舞间撒下橙红的花瓣,一片又一片……

  风起云现。那一片片橙红被风卷起挥洒在海之蓝中又晕染开来。不一会儿,整个天边便披上了一层薄如蝉翼的红纱,淡淡地犹如一幅水粉画儿。

  红纱迎风飘曳,透过稀疏的树叶,洒在圆形屋顶的玻璃房上。玻璃房门口上方悬挂着一块儿淡绿色的长方形门匾,上面的白色隶书“涵之屋”三个字特别醒目。

  屋内,椭圆环形圆桌正据中央,圆桌内环放有投影仪,与之正对着的墙上被白色幕布占据。

  圆桌外环的桌面上,笔、本子躺在那里,倒是旁边水杯犹如一个歪着脑袋的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就连椅子也敞开了怀抱安静地等在那里。

  环顾整个屋子,幕布墙之外的其他三面墙上,造型有致的图案镶嵌其中,上面摆满了大小不一的书籍,错落而有序。

  而每个图案的中心都摆放有青绿色的花瓶,瓶子中或单枝茎叶,或单条花枝,或绿或红,或白或黄。

  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孩,穿梭在圆桌旁,左动一下桌子上的笔记本,右移一下笔,然后再退后一步观察,接而再重新摆放一番。

  白色幕布下的演讲台上,一个头戴耳机的男孩儿抬起头,眼睛在扫过她的那一瞬间,轻抿着的嘴唇微微张开,嘴角向上抻起了一个微小弧度,而笑意便从这弧度上荡漾开来。

  “灿若,音调试好了,你听听。”

  话音刚落,“是谁导演这场戏,在这孤单角色里……”流淌在整个房间。

  而他也摘下耳机放到演讲台下,椅子绕过演讲台滑了出来。

  原来,他坐着的是轮椅。淡蓝色的短袖衬衫映衬下,整张脸干净清爽。

  他摇着轮椅到女孩儿身边,“灿若,坐下歇会。”

  女孩“哦”地一声,转身蹲了下来。她仰起脸,顺势用手把垂落下来的一绺发丝撩了起来,眉头微蹙,说话的节奏也比平常快了许多。

  “星辰,差二十就六点了,预约的客户怎么一个还没有到,能正常开始吗?”

  “没关系的,我们准备好就好了,未知的事情就交给时间吧!”星辰说这句话时,眼睛已经越过灿若那张纯净的脸,看向了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