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否把你比作一个夏天

励志文章 阅读(1273)

  

  图片发自简书App

  番茄,只有在炒蛋的时候才最好吃。

  这句话写在书上没有丝毫问题,每一段青春时代的学生都喜欢在书上写写画画,把喜欢的句子写在上面,每一句话都会刻骨铭心。书翻到了第22页,突然发现除了印刷在纸上的字之外没有其它的笔迹,或许是某一天陈舟远拿错了书,那并不是他写的字,想来还有些荒唐,自己并不喜欢吃番茄,食谱里也就没有番茄炒蛋这一说。若是鸡蛋煎成七成熟,咬一口里面的糖心往外流,那才是鸡蛋的最好吃法。“番茄炒蛋要不要?”陈舟远委婉拒绝,食堂的每一位厨师几乎都知道了陈舟远不吃番茄,因为正巧有一段时间城市的番茄过剩,十分廉价,学校成了一大收购市场,不爱吃番茄的人吃出了阴影,有些爱吃的也算是吃够了。不过番茄炒蛋配上清炒青菜再加一个土豆烧肉的荤菜,不仅在色泽上令人赏心悦目,在营养的搭配上也是完美的。

  “其实,番茄炒蛋挺好吃的。”

  “那要看是谁炒的。”

  陈舟远总是最后一批去吃午饭的,要么去打了一场球,要么睡了觉,很少情况在做作业,也是在抄作业。

  “何佳佳,作业借我看一下。”

  “在我桌上自己拿。”

  佳佳自然不会回头,到了饭点就要急着去吃饭,去晚了就没有自己想吃的菜了。番茄炒蛋要热的才好吃。

  风吹过,书页摇摆,未来醒目的第22页,只写下一行文字。

  陈舟远拿了作业也没有注意那行文字,他留意到吹进窗内的风,呼呼的,很凉爽。

  “作业还没做完?”

  “还差一点。”

  “上课睡觉了?”

  “算是吧。”

  “打球去。”

  “走。”

  他忘了合上课本,拿出背包里的背心就走了。作业可以不用做完,球还是要打,即便马上就要交作业了,也不会看到他着急一秒。

  如果知道陈舟远的作业还没做完,何佳佳肯定会看见他正在球场上奔波,马上就要交作业了,自己的作业还在陈舟远那里。她走去找自己的作业。两人的作业本呈打开状放在桌上,风吹着陈舟远的作业本晃来晃去。何佳佳拿了自己的作业本走了,准备交上去时又回头把作业本放在陈舟远的课桌上,她想知道陈舟远到底做完没有。

  那件背心不能再穿,还是穿着那件短袖,今日食堂有好吃的鱼香肉丝和煎鸡蛋,闻不到番茄的味道真好。

  “今天没有番茄吗?”

  “怎么,想吃番茄了?”

  “怎么会,最讨厌番茄了。”陈舟远冲着大叔笑了笑。

  当陈舟远回到教室时,他发现何佳佳的作业本不见了,他还是象征性地在课桌里找了找,自己的记忆力不可能如此短暂,然后就冲着全班问:“谁拿了我桌上的作业本的?”一连说了三遍,所有人都摇摇头,因为何佳佳不在。

  她也喜欢吃雪糕。

  她咬着一根雪糕进来。

  “我拿了。”没等到陈舟远问,何佳佳主动向他提到,因为看到了陈舟远有些焦急的表情,他那么笨,肯定想不到作业本就是自己拿了交了。是啊,他那么笨,笨到很多作业都要去抄别人的,所以何佳佳也从不关心他的成绩。

  “哦。”

  “你写完了吧。”

  “写完了。”

  他用笔在本子上划了几下。

  何佳佳看陈舟远的最后一题,与自己的作业有一点的不一样,就是在后面另起一行写了一个“2”,就没了。

  这题有第二种解决方法,何佳佳没有写,她没有想到。陈舟远当然想不到,他成绩又不好。

  何佳佳才不会去关心别人的成绩,她给陈舟远抄作业纯粹是出于心善,陈舟远这个人并不讨厌,只是不喜欢学习,况且和自己还住在一栋公寓里,一个在七层,一个在十七层。

  他只是用笔划掉了另起一行的那个“2”。

  何佳佳很郁闷,今天都很郁闷,因为她没有想到这道题的第二种解法,自己一个人回家,什么话都不说,还差点撞到了电线杆上。“你想什么呢?”陈舟远的手出现在她眼前也让她吓了一跳,瞬间惊醒的双眼往这个人的脸上看。“没事。”然后又走了。

  佳佳每晚都会到小区公园散步,戴上耳机听着歌,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或者荡着秋千,跟着音乐里的歌轻声哼唱。

  他果然没有看到何佳佳,因为如果过去的每一天都能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看到某个人,突然这一天没有看到,肯定很奇怪。陈舟远也不太了解何佳佳,或许是因为那道题,那也太小题大做了。

  那晚,陈舟远把那道题的第二种解法非常仔细地在纸上写了一遍,折好后放在书里。第二天趁大家做早操的时候偷偷放到了何佳佳的数学书里。第22页,果然有一句佳佳写的话。

  这句话应该写在语文书上,如果被数学老师看到了会被气疯的,不过也只有这本数学书上的内容还没有上完,还有一个章节的一个小节。

  嗯?这是谁写的?何佳佳想了很久也想不到,她脑海中闪过几个可能人选,再排除字迹的差异,也就没有了嫌疑人。陈舟远亲自用左手写的怎么可能被人看得出来,实际上他已经没有了惯用手,两只手都可以做同样的事,写出来的字比一般的要好看一些。

  巧了,陈舟远刚好做过这样一个题,在一年前。

  过程更加仔细,必要时还写了文字说明,老师讲得太快,对于普通班来说一种方法即可,包括很多大题的最后一问,或者倒数第二问,老师都不会去讲,抛开这10分,还有140分,把这140分的内容全部完美地掌握也能成为一代宗师,很多人只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今天是6月20日。

  何佳佳倒还悄悄地翻过一些人的作业本,很快,一眼就过,没发现什么端倪。就等着中午大家都去吃饭的时候,就陈舟远不走,她也很急,最后他走了又突然回来了。看到何佳佳在翻作业本,就问:“你在找什么?”“哦,没什么。”走了。

  并非所有人想看何佳佳的作业她都会给人看,不过马上就要高三了很多人都很拼,也很着急,抄作业的行为少之又少。除了陈舟远。他考试的成绩不算太差,中等偏上吧,离重点高中的分数线还差不少,就是数学上的五六十分。不准打球就悄悄地去,到高一和高二的校区,体育课从不会待在教室里安分地看书做题,才不会像何佳佳那样死读书。

  某一天,陈舟远走到何佳佳的旁边,看她疯狂地做题,脸上露出了一丝惆怅。何佳佳抬头看到陈舟远的臭脸一下子就不高兴了,狠狠地瞥了一眼,手臂上抬活动了一下,继续写。

  他走了。

  他笑了。

  是笑佳佳太可爱了吧。

  陈舟远上课不学其他男生看小说、话游戏,桌上摆着一大摞书,老师都只能看到学生的头发,后来下令桌上不准放书,全都放到桌下去,学生自然有办法,在一本厚厚的书里挖去手机大小的纸张,对这本书则是情有独钟。他上课也很认真,他一个人,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

  他也喜欢无事闲逛。

  “今天有番茄炒蛋吗?”

  “有,还在路上。”

  今天的番茄炒蛋有些苦,没有放糖,过往腌制番茄只放糖,通过浓度不同而稀释,番茄也没那么酸。其实鸡蛋放在里面融合了番茄的水分,所以番茄炒蛋吃起来能吃着很多糖心。

  何佳佳把这叫做糖心,就好像煎一份七分熟的鸡蛋,大概七分熟,糖心正好。

  “陈舟远,你看到我的数学书没?”

  “没有。”

  何佳佳喜欢忘事,她都忘了自己把书掉在了家里。她总是这样毛毛躁躁的,今天来学校都快迟到了,不过有一点让人不明白,她也忘了,就算陈舟远还在她后面出发,却赶在佳佳前面到了。她当然不知道。

  “毛手毛脚的。”陈舟远在楼上看到样子有些邋遢的何佳佳还没有背好包就疯狂地向学校跑去,然后又在教室里看到凌乱了头发的何佳佳,挡住了这张脸,犀利的眼神在告诫周围的空气不要近身,否则会变成水蒸气。她当然不知道陈舟远为何比她走得晚却比她来得早,人的情绪一旦有所改变,犹如火山岩浆在到达出口前的过程,无法平静的心也让智力跟着遭殃。

  “用我的吧。”

  在数学课的前一秒,陈舟远把书送了过去,自己请假了。

  很好奇的一页,画了一个番茄,那更像一个篮球,多了一片叶子。

  这节课陈舟远没有回来,他肯定不会从后面偷偷回来,何佳佳有过几次往后面看那座位上的人回来了没有。下课了,她很犹豫,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直接把书放在了陈舟远的桌上,今天也就没有数学课了。

  她在上面做了笔记,还不知不觉写了几个字,习惯了在书上随意写写,她忘了这不是自己的书,第22页也没有那句话。她着急地想抹掉却无法抹掉,只是把书签移了位置。书里有一个漂亮的书签,往后翻了几页。

  她只是在准备去吃饭的时候又见到了陈舟远,他正好从门外走进来。

  “你的书我放在你桌上了,我不小心在你书上写了几个字,还有一些笔记,对不起。”

  “没关系,省得我自己写了。”陈舟远并不在意。

  “这两节课你去哪里了?”何佳佳问道。

  “教导主任那里去了,一些琐事。”

  “哦。”

  陈舟远坐着,手里转动着笔,另一只手翻书。

  “谢谢你,刚刚老师也检查了我们有没有带数学书,没带的都出去了。”

  “我看到了。不过也没关系,你学习好,老师也不会怪你吧。”

  “不会,老师一直都是很公正的。”

  “嗯。”

  陈舟远又离开了教室。

  有句话有问题,书上根本就没有笔记,除了少许的乱写乱画,整本书崭新得跟刚刷完漆的墙面一样,一切的写写画画都是有规律、有逻辑的,都是自己喜欢的。

  他中午没有去吃饭,他不饿。

  从家里到学校的路有很多选择,陈舟远有时会选择近的,有时会选择远的,远的走大道宽敞,近的走街巷狭窄,那里更多的是老字号的食物,尤其是刚出炉的白色甜点,陈舟远很喜欢吃。

  何佳佳就不知道哪条路近哪条路远了,她永远都是走的最远的那条,尽管她也很少迟到。

  很长一段时间陈舟远都没有找何佳佳借作业,她做完之后就放在桌角等某个人来拿,其实都是做过的题,很多都是试卷上需要改错的题,两人错的不一样,或许是陈舟远没有找她借作业的原因。他抬头看黑板眼睛的余光会遇见何佳佳,然后又转移,她总是在写什么,总是有写不完的字,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写,需要做的题都是抄的。

  学校的最后一顿午餐没有番茄炒蛋,那天的伙食很不错,有很多肉,学校下了“禁球令”,陈舟远只好乖乖地按照规定时间去食堂用餐。还好,今天没有番茄炒蛋。

  “什么是番茄?”

  “就是西红柿。”

  “西红柿又是什么?”

  “番茄又叫西红柿,西红柿又叫番茄。”

  陈舟远突然想起了这段对话,是何佳佳对她弟弟说的,他正好从旁边经过。陈舟远笑着,何佳佳看到了他,两人相视一笑,被这个可爱的孩子折服了。其实陈舟远自己也没搞清楚番茄和西红柿的关系。

  “我不要番茄,我不吃番茄,西红柿也不要。”

  食堂阿姨顿时就懵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因为事物繁忙忘记了思考,事后回想起来这个孩子好傻,番茄不就是西红柿吗?

  “比起西红柿,我更喜欢番茄这个名字。”

  陈舟远正在寻找一个空座位,何佳佳和几个同学一起,有班上的女同学,还有不认识的男同学,是她过去的同学。她的餐盘里没有番茄炒蛋,她肯定有些失望吧。

  “陈舟远,坐这里,这里还有座位。”

  因为刚下课来吃饭的人肯定很多,同学们都是分工合作,占位置和去拿餐,何佳佳她们三个人一起吃饭,她的斜对面还有一个空位。

  或许是陈舟远的反射弧太长,有人抢先了,他不认识,他看了何佳佳一眼,就走了。

  他一个人坐在某一个角落,那一刻佳佳的心里闪过一丝的落寞。

  有时候因为某件事的发生,导致两人的关系没有以前那么好了,其实直到放假两人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包括偶尔在公园看见,只是没有发现。其实何佳佳也没有在意,他是陈舟远啊,很多人眼里我行我素的男生,甚至在很多女生看来是很讨厌的男生,何佳佳没有这方面的多心。

  放假前的最后一天下雨了,陈舟远带了一把伞,他的书包里总会放着一把伞,因为他的书包里除了书本就没有其它的杂物了。很多人都在等待心中的那一把雨伞,也有很多人冒着雨就走了。有人在风雨中骑着车,有人看到了没有带伞有些焦急的人。

  何佳佳伸手去触碰雨滴,仰望天空,雨落下的样子还有些浪漫。

  陈舟远准备走了,他看到何佳佳站在屋檐下,她当然没有带伞,剩下的都是没有伞的。他撑着伞就过去了。

  “没带伞吗?”

  “对啊,谁知道这天气会下雨呢。”何佳佳的头顶有一把伞为她遮雨,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旁边。

  “一起走吧。”

  何佳佳住的地方离学校并不远,她还是走的最远的路,如果有预谋,当然要走最远的路。

  “谢谢你,不然今天我就要淋雨回家了。”

  “不客气。我先走了。”

  “拜拜,回家注意安全。”

  “拜拜。”

  何佳佳目送他一眼,然后自己上楼了。

  走到七楼门口,拿钥匙开门,却发现钥匙不在了,她赶紧在书包里找,把书都拿了出来,依旧没有。

  有人走楼梯上来,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把她吓个半死。

  “陈舟远你有病啊,走路都没有声音。”

  雨天有些黑,五点都快夜幕了,声控灯还没到能声控亮灯的时候,楼道漆黑黑的有些恐怖。

  陈舟远没有理她,从书包里拿出两样东西。“你的钥匙,落椅子上了。”

  何佳佳有些懵,仔细想想好像是这样,“我记起来了,好像是落在椅子上了。”笑是有些活跃的笑,活跃在脸上。

  “你的书。”数学书。“掉桌子上了。”因为她的书里放着几张试卷,作业。

  何佳佳又笑起来了,有点无地自容却有些高兴,高兴的样子里又有些害羞,当然,看不到她害羞的样子。

  要强的何佳佳居然会脸红?她把书都收进书包里,开了门,“谢……”陈舟远已经走了,他走路都没有声音,雨伞还残留着雨水,一滴一滴地掉。

  每天,陈舟远都会从何佳佳的门前路过,而很多时候,何佳佳去楼顶也会路过陈舟远家门前,门关着,两人都不在家,所以,两人会在公园相遇。何佳佳戴着耳机边听歌边走路,荡秋千,坐在长椅上看书。陈舟远会去打球,即便球场只有他一个人。听到楼道有篮球的声音肯定是陈舟远,突然,就不见了。

  “放假,你最近在干嘛?”陈舟远问何佳佳。

  “白天在家里看书做题,晚上就去外面走走。你呢?”

  “看书做题,去外面玩。”

  我怎么没看到你。

  我也没看到你。

  假期本来就不长,何佳佳突然就坐到了陈舟远的前面,不如说是陈舟远坐到了何佳佳的后面,因为他这次考试考得还不错。这样,以后想要抄作业就更简单了,拍拍她的肩膀,她就把作业递过来了。

  高三,哪还有这么多的作业?而且,不是试卷,还要交。

  老师真不闲麻烦,每一本作业都要批阅,慢慢的,发现错误率有所提高,那些所谓的成绩差的学生都不再抄别人的作业。

  “我只是懒得自己做。”

  这大概是第二年的某一天,快临近高考的某一天,五月中旬的某一天,何佳佳问陈舟远为什么不自己做题,陈舟远给她的回答。何佳佳也信了,相信和高兴,她没有错。

  其实,何佳佳也希望陈舟远能够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不一定要心有所属,他的心肯定也不止这一点追求。

  小时候看见陈舟远在楼顶扔纸飞机,飞机飞得好远,会飞到另一栋大楼的楼顶。这是最好的。何佳佳躲在后面看,陈舟远折了好多好多的纸飞机。后来她在楼顶发现还有一个,她也扔了出去,飞机乘着风飞得更远,最后又飞了回来。在夏天,陈舟远喜欢一个人坐在楼顶看星星,每到九点半,他见到的星空是最闪耀的,遇到明月,整座城市也是明亮的,没有银河那样耀眼,每一晚的星空都是不一样的美丽。

  “放假,你在干嘛啊?”

  “早上有时候去跑步,有时候睡懒觉,中午看会儿书,看会儿电视,下午去学校打球,晚上,去楼顶,或者去公园。”

  “你晚上为什么不去打球啊,有灯,我看有很多人在那里打球。”

  “晚上不想那么剧烈运动,尤其是夏天。”

  夏天,也是清净的季节。

  陈舟远和何佳佳的关系也没那么差,大概是都不太了解对方,也没有需要去了解的理由。高一时何佳佳被高年级的学生欺负了,陈舟远有为她出过头,他也很笨,直接冲到他们班去找人,结果被打伤了,伤好后又去了,一直没完。因此也在很多人的脑海里留下一个印象,陈舟远的神经有些问题。何佳佳从小就喜欢吃番茄炒蛋,初中的校园也喜欢做这道菜,陈舟远并不理解,怎么会有人喜欢吃这么难吃的东西。他看着何佳佳碗里的番茄,把东西放在桌上,就走了。

  何佳佳丢过的东西被找回来了,不如说是被别人抢走的东西被找回来了,那个时候坏学生喜欢抢别人的东西。何佳佳有个涂过色的陶瓷娃娃被抢走了,陈舟远知道那个娃娃。前年夏天的晚上,何佳佳在公园里玩,很多小孩找到自己心爱的陶瓷娃娃然后给它们涂上颜色,最后带回家。这个娃娃叫蒙奇D路飞,戴个草帽,始终在笑。他站在一块西瓜上,西瓜破了个口子。

  何佳佳拿起这个娃娃,她转头看陈舟远时他早就不见了,他不吃番茄鸡蛋,什么时候学校才会撤掉这份美味佳肴。当然菜品不止这道番茄鸡蛋,还有凉拌西红柿。

  那不是西瓜,是苹果。

  何佳佳拿着娃娃去教室,她去给陈舟远道谢。陈舟远也没有皮青脸肿满是献血,手臂也没有骨折,他不像坏学生,他光明正大地走进教室,那群人围观在窗外,又光明正大地拿走了娃娃,眉头都没皱一下。

  “你怎么拿回来的,我……”

  “你以后不要理那些人。”

  “不是我,是他们,我又不是那种人。”

  “以后他们再找你麻烦,你就告诉……告诉老师。”

  “哦。谢谢。”

  “这上面有一道题你做错了,少写了一个0。”陈舟远把何佳佳的作业本给她。从很久以前他就喜欢抄何佳佳的作业。

  只是因为懒得自己写。

  “那你高考的时候,抄谁的?”

  “再说吧。”

  陈舟远唯一的不好,可能就是在学习上不求上进,学习成绩一直上不去,也许他自己已经很满意了。

  渐渐的,何佳佳的每一道题都做得很仔细,过程很详细,也不再有错,她做完后就把作业放在陈舟远的桌上,然后在里面放了一张纸条:写完了放我桌上。

  冬天,很冷,陈舟远不再出去打球,晚时的公园也变得寂静冷清,灯光暗的落寞,有时飘下雪花竟有些凄凉。偶尔,陈舟远会出去买喝的,他希望是冰的,可是冬天的饮料不用放进冰箱冷藏也是冰的。有加热箱,茶是热的。他走到树下,看到何佳佳一个人荡着秋千,听着歌,她系着围巾,戴着手套和帽子,双手抓住秋千绳,轻摇轻晃。陈舟远伸手去触碰雪花,真的下雪了,公园没有其他人,因为太冷了。

  他走过去,说:“不冷吗?”

  秋千缓缓停下,何佳佳摘下耳机,问:“你说什么?”

  “你听的什么歌?”

  “《一路向北》。”

  “好像,在下雪吧。”

  “都是。”

  “早些回去吧,这么冷。”

  “我不怕。”

  第二天何佳佳就感冒了。这个冬天,陈舟远不止一次看到何佳佳一个人坐在公园的秋千上听歌,经常徘徊着冷风,何佳佳也不觉得冷,她的心一直都是热的。

  她只是有些头疼,也不算感冒,偶尔会咳嗽,不过她依然会在公园散步、看雪,很难遇见星星,如果有,她会马上跑去楼顶,看星星。

  “陈舟远,你在这里干嘛?”何佳佳回来时看到陈舟远在自己家门口。他来了很久了。

  “来找你。”

  “找我干嘛。”何佳佳低声说道。

  陈舟远把这个装着东西的白色袋子给她,说:“这有一些药,治头疼的,多半是感冒了,上面都写了一天吃几次,一次吃几粒,我怕你记不住,又重新在纸上写了一遍,照上面说的吃就行了。还有,在入春、天气变暖之前,晚上,不准出去了。”

  “我干嘛要听你的!你管我!”

  “听不听随你,药,吃不吃随你,丢了留着都随你。”

  “谢谢。”何佳佳不耐烦的眼神和语气,用手似抢一样“夺”过了这个袋子。

  “把你作业给我借一下。”

  “哦。”

  何佳佳早就做完了,但听到陈舟远找她借作业抄,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陈舟远挺好的,何佳佳希望在几个月后他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学,都这个时候他还在抄别人的作业,只有一种可能了。

  “给。”

  “都做完了?”

  “嗯。”

  “我抄完了还你。”

  “陈舟远。”

  “怎么?”

  “我只是希望你能自己先做,然后可以和我对一下答案,有疑问的你可以来问我,知道如何做这道题是最重要的。”

  陈舟远只是看了她一眼,他也故作说不出话的样子,大概就是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然后就走了。

  何佳佳的试卷上没写名字,陈舟远帮她把名字写上了。

  陈舟远也有忘记写名字的坏习惯,交作业的时候总有人不写名字,何佳佳都认得了他的字,就他一个人没写名字。“写名字!”她把试卷或者作业本拍在陈舟远的桌上。陈舟远画两下就把名字写完了,这不重要,他每次考试还是记得写名字,也记得名字要写好,他总说,考试和平常做题是两码事,就像晚上睡觉和中午睡觉一样。

  “陈……”

  冬天,很容易睡觉,睡觉也很容易感冒,陈舟远趴在桌上就睡着了。他又忘了写名字。是一本书,也叫数学书,是学校发的复习资料,有理论知识也有各类型题目。何佳佳不忍心吵醒他,他睡觉的样子犹如一抹阳光照耀,却又像一个傻傻的小孩,睡得很熟所以整张脸就像塌着。

  陈舟远。

  何佳佳翻开封面,在第一页上写下了陈舟远的名字。

  “阿远。”这个名字很好听,何佳佳在嘴里默念着。

  她自己的书上也有这样一个名字,只是忘了在哪一页,她当然记不清了,即便是刚写下不久的。

  何佳佳写的字很好看,陈舟远只觉得这字肯定不是自己写的,他并不在意那些无题页上写了些什么,他知道那些题目的答案应该是些什么。

  这,是毕业前新发的最后一本书,也是何佳佳最后一次在陈舟远的书上写名字。

  “遭了!”她以为是自己的书,所以写下了“阿远”两个字。她又赶紧把书合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好像,也是写在了第22页。

  她发现,陈舟远做的所有的题都是对的。

  很快,天气变暖了,可以在公园肆无忌惮地游玩,也不怕感冒,因为今年的春天格外温暖。阳光带来了一片祥和,花香鸟语让校园充满了活力,看着男生女生在草地上奔跑,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这样奔跑的机会了。

  从去年的10月28号起,陈舟远就不再打球了,他真的哪怕没有投过一次篮,连篮球都没有摸过,直到高考结束毕业那天,他连球场那个方向都没有望去一眼。

  何佳佳也习惯了将做完的作业放到陈舟远的桌上,这是陈舟远最后一次抄她的作业。后来,他比谁都做得快,只是做得快,做的题全都对了,不足为奇,因为都很简单。

  “这几道题你怎么没做?”

  “考试,考120分就够了。”

  的确,抛开那几道很难的题,陈舟远能够考130分,何佳佳不知道她该不该说什么,是基于陈舟远的自信而高兴和放心,还是对于这种过于盲目的自负心理而感到有一些怜悯,没那么伤心,她为什么要管这么多,只是觉得这个邻居也没那么让人讨厌,甚至有一点点的不愿说出的好,要是以后见不到,有些可惜吧。

  最后一次模拟考在五月中旬举行,第二天中午就结束了,先交卷的同学可以先去吃饭,陈舟远只是比何佳佳快了三分钟。

  他在前面,她在后面,中间隔了六个人。

  陈舟远一个人,何佳佳和几个同学一起,这会儿还在聊这次考试的题目。

  “一份青椒肉丝,一份番茄炒蛋,一碗米酒。番茄炒蛋多加一点。”

  食堂师父们都惊到了,不吃番茄的陈舟远今天竟然打了份番茄炒蛋,他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走了。

  只是多加了一点点,因为番茄炒蛋已经没了。

  “何佳佳。”陈舟远把餐盘递过去。

  她有些不知所措,突如其来这一幕让她有些慌张,慌张到不知道说什么。

  “番茄炒蛋没了,我帮你打了一份。”

  “没事,你吃吧,没有了就没有了。”

  陈舟远的眼神带着一丝怒气,如果何佳佳不吃的话他可能会扔掉餐盘直接离开,何佳佳还是接过餐盘,来不及说谢谢陈舟远走了。

  “陈舟远,你不吃吗?”

  “我不吃番茄。”

  “你不吃饭吗?”

  他没有回答就走了。

  今天的午餐何佳佳吃得很慢,细嚼慢咽,大家的话题也不在这次考试上,而是开始猜测陈舟远跟何佳佳的关系。

  “他做得快,我就说如果番茄炒蛋不多了,就帮我打一份。”

  “很正常啊,他抄我的作业,帮我打一次饭又怎么了。”

  “怎么会?你想太多了吧。他那么自我,那么多人都不喜欢他,更何况我呢。”

  “也不会,他肯定不可能喜欢我啊,我和他完全是两个性格,他只是纯粹地出于感谢,你懂吧,给他抄了这么多年的作业,帮我打一份番茄炒蛋又怎么了,我喜欢吃嘛。”

  是啊,抄了这么多年的作业,突然这些天不抄了,何佳佳还不习惯了。

  是啊,何佳佳喜欢吃嘛。

  老师念完了所有人的名字,第一个就是何佳佳,她考了第一名。她也一直在等老师念陈舟远的名字。何佳佳问过陈舟远,这次考试的题目难不难,他说并不难,还说要是高考是这样的题,也就不愁考一个好分数了。

  只是,没等到老师念陈舟远的名字。

  陈舟远有一些诧异,细想后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陈舟远,下课了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他的试卷也没有发。那节课,他一直盯着自己的数学书看。

  何佳佳看了看陈舟远,也想不明白。

  在办公室,老师将陈舟远一顿臭骂,几乎整栋楼的每个角落都能听到声音,当然,何佳佳也能听到,她正好从办公室门口路过。很多学生也前来围观。

  “这么久了我一直没说,我以为你自己知道自己还有脸,你这么抄别人的答案有什么用,你高考能抄吗!”反正骂得陈舟远是狗血淋头,很多人都听到了,大概就是说陈舟远的成绩是抄来的。

  有人心系,有人无关风月,何佳佳不太相信陈舟远是抄的,而且他这次考试的成绩并没有公示出来,或许是太好了吧,抄出事来了。

  “他考了多少?”

  “好像也是前几名。”

  “那肯定是抄的吧,怎么可能呢。”

  何佳佳回到教室,默默地翻开书,第一页写的是自己的名字,数学书,那本有着许多自己的笔迹的数学书上,那三个字并不像是自己写的。

  “我只说一遍,我没有抄。”

  “那好,我给你一张卷子,你能做到100分,我就相信你不是抄的。”这是去年的高考数学模拟卷。陈舟远从不用别人的笔,他去教室拿了自己的笔,趴在窗边开始做。

  一个小时后,他把卷子放在办公桌上,就走了。

  他回到教室,一句话也没说。

  之后,他再没有来学校,直到高考那天。

  他没有和学校里的任何人说话,考完就走了。

  每次,他都等何佳佳走出考场后才离开。

  “何佳佳,把这些东西都挪到我办公室。”

  在办公桌上,不巧,何佳佳正好看到了一张没做完的试卷,她认得字迹,可以说是陈舟远和老师打赌做的那张。老师批阅过,101分,让何佳佳想不到的是,他只做了108分的题。

  “有两道题我不太确定,所以就没有多思考,看来运气还是差了一些。”

  “不过,不管你有没有抄,你也不应该那样对老师说话,毕竟是老师。”

  “你还有事吗?”

  五月的最后一天,何佳佳在公园遇到陈舟远,他和一群小孩子在一块儿踢球。

  “没事的话我去踢球了。”

  “那些题,你都会做,对吧?一直以来,你都会做所有的题,所以你的成绩应该是很好的。我一直在想你的中考成绩那么优秀,我就坐在你后面,我没有、从没有想过这是虚假的成绩。可是,这是为什么?我想不明白。”

  “你不用想明白,就像我想不明白为什么番茄只有炒蛋才最好吃。”

  何佳佳笑了。

  如果脑洞放开一点,想象空间多一点点,陈舟远每次都抄何佳佳的作业,是为了帮她检查,也就是说帮她进步,那陈舟远是多么高尚的一个人啊!他还没这么高尚,况且,他几乎从没有指正过何佳佳做过的错题,他只是很纯粹地抄作业,再者,陈舟远也不一定比何佳佳还优秀。

  那就是第二种情况,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写的。

  只是想知道,别无他求。

  五月,总是冲刺的最后阶段,何佳佳还没有做完,该去吃午饭了,但她想把这道题做完再去。

  她感受到自己身旁站着一个人,肯定是陈舟远,自己还没有写完,他就过来了。

  “你等等,我还没有写完,我马上就写完了,你先去吃饭吧。”

  他并没有离开,还是站在那里,细微的嘀咕声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你先去吃饭,等一下做完了你再拿去。”有人站在自己旁边,何佳佳无法保持绝对的专注,难免会有影响。

  “我……”好想听到了,像录音机一样重复着这个声音,嗡嗡的,很惹人烦。

  “我不习惯做题的时候有人一直站在我旁边,你不要站在这里,会影响我做题。”何佳佳的语气委婉又不失怨气,坚定的话语让谁听了都不太好受。

  “……我去吃饭,要不要帮你带一份,今天有番茄炒蛋,可以帮你多加一点。”

  手中的笔脱离了正确的轨迹,何佳佳的手再也握不住这支笔了。

  今日晌午,何佳佳吃了两份儿的番茄炒蛋,很好吃,很甜,加了少许的糖。

  毕业了,又到夏天了,夏天的夜色撩人,终于可以无忧无虑地欣赏美丽的星空了。

  陈舟远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听着歌,喝着冰镇可乐,看夜空谱下一曲绝美的乐章。

  “这个时候,还挺凉快的。”何佳佳也喝着冰镇饮料,看到熟人在这里也过来坐着。

  “所以就来这边乘凉。”

  “在听什么?”

  “一首很好听的歌。”

  “什么歌?”

  陈舟远把耳机递给何佳佳,她放在左耳。

  “其实,所有的题你都会做,是吗?”

  “不是,只会做一些题。”

  “为什么?”

  “就像我不知道番茄只有炒蛋的时候才最好吃。”

  “对啊,番茄只有在炒蛋的时候才最好吃。如果仅仅只有番茄,就不好吃了。”

  有两个人,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很喜欢。

  一个叫周杰伦,一个是你。

  “我们是朋友吗?”

  “一直都是。”

  夜空划过了一道流星的痕迹,真希望所有的愿望都能实现,所有说过的大话也都能成真。陈舟远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何佳佳,而她看向天空,望着流星,笑容渐现,脸上也多了半抹西红柿的鲜红。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