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oword.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现代军阀》最新章节。

“前年这丫头还要叫我一声爷爷,今倒成了叔叔,我说唐老啊……您这辈分是不是弄错了?”

其实唐家那点事,谁不清楚?

这位故意提出来,不过就是故意让唐老爷子难堪。

裴云轻微微皱眉,却没有说话。

毕竟,她是晚辈,在这样的场合抢话难免显得不懂礼貌。

侧身,坐到椅子上,唐老爷子呵呵一笑。

“历史上多少孩童年幼称王,再老的臣子见了,不也要三叩九拜……像我这样的粗人都知道,‘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您这位大教授,莫不是读书太多,把脑子都读糊涂了?”

一句话,半是调侃半是玩笑,却已经把杨教授骂成老糊涂。

杨教授奚落反成,反被调侃,老脸一红。

他还要说话,徐锦生已经笑着开口。

“云轻,快坐下,都是自己人,别客气!”

主人发话,已经是在暗示,杨教授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时,酒菜已经陆续上桌。

杨教授有心刁难,知道唐老爷子睿智非凡,一对眼睛就落在裴云轻身上。

“云轻是上学还是工作?”

“我在医科大,学得临床专业。”

“学临床?”杨教授摇摇头,“女孩子还是要学学琴棋书画,多读书,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整天在医院和病人在一起呆着,会得病的。”

“杨叔叔说的是。”裴云轻笑意不减,一对眸子落在杨教授颈上垂着的那只玉蝉,“我看您颈上这玉,好像是件古物!”

听她提到自己这块玉,杨教授脸上一喜。

“看不出来,你这丫头倒还懂玉,我告诉你,这可是老物件,一千多年的老东西了!”

裴云轻眼底闪过一抹笑纹,“您天天带在身上?”

“玉可是养人的东西。”杨教授一脸自命不凡的清高,“这是我一位学生送给我的,自从到我这里就没离过身,前几天一位R国富商看到了,出一千万要买,我都没舍得。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我不在乎。”

轻轻把玩着手中的玉蝉,杨教授语气中透着得意。

“这东西,在我心里可比钱重要多了!”

“您不说我也看得出来。”裴云轻笑起来,“这种东西,您也带上身上,这可不仅仅是不要钱,您这是……连命都不要了!”

裴云轻话音未落,对面杨教授已经脸色一沉,拍案而起。

“我说唐老,您家这丫头如此出言不逊,是不是该管管了?!”

一巴掌拍得桌子震响,一嗓子喊得满座皆惊。

听到这边的声音和动静,整个大厅的人都是放下餐具,收住声音,向主桌的方向看过来,想要看看出了什么事。

贵宾厅内,鸦雀无声。?随?梦?.com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中间的主桌上。

“老杨,看你……”徐锦生笑着打圆场,“云轻还小,你又何必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唐老爷子看看徐锦生,捧起茶杯没有说话。

毕竟,老朋友的寿宴,面子总是要给的。

“哼!”杨教授重新坐下身,“这次我看在徐老的面子上,不和你一个孩子记较。果然是山野子弟的孩子,半点教养都没有,以后这种台面,唐老还是少带她出来的好!”

怎么着?

这是登了鼻子,还要上脸了!

唐老爷子眉头皱起。

“山野子弟?”

老爷子轻吸口气,声调不高,却气调如钟,低沉有力。

“我倒要问问杨老,您的母亲是哪里人,您的父亲又是哪里人?要是我记得没错,您爷爷不过就是逃荒逃到龙城,在一户农庄里给人家做倒插门女婿而已。自己腿上的泥还没洗干净,倒来轻贱我家云轻?”

其实,这位杨教授,出身也不过就是平平。

只是凭着自己的努力,才走到今天这个位子。

对外,一直以书香门弟自居。

如唐老爷子所说,他的爷爷也不过是讨饭讨到龙城,后来入赘做了人家的女婿,他父亲随母姓杨。

他这个姓氏,其实是娘家姓。

现在,被唐老爷子当面质问,不由羞气得脸色通红。

“我家祖上确实不如唐家风光,但是至少我们杨家,不做伤风败俗之事!”

啪!

唐老爷子手里的筷子,重重拍在桌上,便要发作。

对面,杨教授心头重重一跳。

一时生气,口不择言,知道自己刚刚这句,实在是说得太重,他也是暗暗后悔。

只是无奈,话是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了。

还在想着怎么给自己圆场子,对面,裴云轻已经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没有理会杨教授,她先是向徐锦生认真地行了一个礼。

第一时间更新《现代军阀》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喵仙小红娘

黑启

三国之黄巾贼

九栗子

穿越从氪金开始

折尘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万物生光辉

怀扇公子

漓巫

柔情万千,首席上司惹不起

乔凝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