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几项指标——日粮粗饲料的质量评估分析

创业资讯 阅读(1528)

  2019 乡村工程师

  在评估或评价干草质量时,除了干草的外观、触感和气味外,实验室的指标分析数据也供参考。而在实验室检测指标中,可能有四个指标对粗饲料种植者十分有意义:粗蛋白(CP)、相对饲喂价值(RFV)、每吨的牛奶产量和每英亩的牛奶产量。而奶牛养殖者尤其是营养师越来越关注的两个指标分别是中性洗涤纤维消化率(NDFD)和不可消化中性洗涤纤维(uNDF),制定牧草与苜蓿的质量分级标准,就是这两个指标应用的良好范例。

  NDFD这个概念很简单,与我们所知的大多数有关饲料质量的指标差不多,这是一个关键性的指标,也是在评估干草质量时常用的一个决定性的指标;同样地,NDFD也可以用于决定购买什么样的干草,或者用于预测饲料的产奶量潜力。

  另一个不太直观的指标是uNDF,指不可消化的NDF,代表了潜在可消化纤维的一部分,因为uNDF主要与植物的成熟度有关。

  认真谈一谈uNDF

  在测量uNDF时,有不同的时间长度,最长的为240小时。如果干草样品的uNDF240(发酵240h后,没有消化的NDF)达到15%,则意味着每100g干草,在瘤胃中发酵10天后,仍有15g没有被消化。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是10天?

  当然,粗饲料不会一直在瘤胃中停留10天。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阐述为什么仅采用NDFD指标配制日粮会有局限性,以及为什么会有不同的uNDF测量时间点。

  是的,测量NDFD通常会选择30h或稍微延长一点,这是为了接近常规粗饲料颗粒在瘤胃中平均停留的时间,这与泌乳或产肉性能相关。然而,uNDF则更多的与日粮配制、保持奶牛健康和最佳的饲料转化效率相关。

  日粮的uNDF就像蛋白、钙和脂肪含量一样,会有一个定义值,它等于日粮每种原料的uNDF的加权平均值,几乎所有的原料都会有uNDF值,当然,粗饲料的贡献最大。虽然这个独特的测量方法不像其他指标那样能够表述为产奶量潜力,但其对于营养师在制定配方时非常有用。

  举个例子,作者Steve Martin在营养领域工作的前7-10年是在德克萨斯州中部,曾经制作的奶牛日粮配方中,苜蓿干草饲喂量达到20磅/头(约9kg/头),这些日粮的粗饲料比例约为42%。后来,随着Martin工作区域范围的扩大,他见到了有些牧场减少了干草饲喂量,而增加了玉米青贮。

  这使他开始有意识地去思考,对于奶牛日粮来说,到底粗饲料比例达到多少才是正确的。

  自此,他开始采用粗饲料NDF进行评估,结果发现,玉米青贮的粗饲料作用只有干草的50%-60%。20年后的今天,我们有了uNDF指标,这不仅能更好的评估类似玉米青贮的全株作物饲料,还能更好的评价不同品质苜蓿的NDF,以及如何在冷暖季与牧草比较。

  我们知道小麦青贮、苜蓿干草、百慕大草和玉米青贮饲料都具有不同的NDF含量。通过采用uNDF240指标,我们可以更好的描述瘤胃将如何应对这些差异。(这里所讨论的内容原则可能不会引起奶农的兴趣,因为其涉及到所谓的“发酵池”。在瘤胃中,日粮中的营养物质会根据其发酵的速度和程度划分归类为不同的“发酵池”。)

  

  研究人员已经发现,瘤胃中会保留大量未消化的物质,最重要的是,奶牛瘤胃中会维持相同量的uNDF,这是一个关键点。

  研究人员还研究了构建和维持uNDF含量,其所需的采食量、如何离开瘤胃以及这些因素如何影响奶牛食欲、采食量和采食行为等等。关于如何轻松的评估奶牛瘤胃的填充度,该研究提供了一些简单的数字。这就与奶牛养殖者们都清楚的一点非常相似了:采食优质粗饲料,会促进奶牛的采食量。

  将uNDF作为制定日粮配方的一个工具,可以给营养师提供一个机会,更好地利用这个众所周知的原则进行相关计算。当苜蓿干草的质量非常好时,我们可以使用苜蓿干草和秸秆的uNDF指标来精确计算应该添加多少秸秆,而不是简单地凭直觉经验判断其具体添加量。

  反之亦然。这一年里,西南部地区很可能会缺少像1号质量的苜蓿干草,但像3号质量的苜蓿干草会很充足。通过使用较低质量、成熟度高、也许是两次晾晒干草的uNDF值,我们可以降低其饲喂量,保障日粮适当的uNDF含量,并额外添加玉米麸皮或大豆皮等副产品。这将会产生极好的效果!

  不过,饲喂像3号质量的苜蓿干草时一定要小心。有时,3号干草被归类为3号是因为霉菌、杂草以及制作过程中的其他风险因素。如果干草符合卫生标准,只是纤维含量高,消化率低,就可以采用uNDF指标来计算饲喂量。

  此外,在填补日粮的低干草饲喂量的空间时,需要深思熟虑,可能不是简单地增加玉米饲喂量。

  对于同时使用褐色中脉玉米(BMR)和高粱青贮以及低木质素苜蓿干草的日粮来说,uNDF作为其评估指标很有价值。因为,这些饲料的消化率很高,uNDF含量低,如果制作日粮配方时不参考uNDF指标,不能提供足够的粗饲料,将会影响奶牛的健康和饲料转化效率。

  无论奶牛的采食量是高还是低,或者是刚好,在其需要更换饲料时,uNDF都是均衡指标,是调控日粮采食量的一个“旋钮”。如果在饲料原料大幅变动时,想保持采食现状,那么uNDF含量需要保持不变。

  关于uNDF,还需要提到一点。实例说明:燕麦壳颗粒中uNDF与小麦秸秆中的不同,与颗粒长度对瘤胃活动影响类似,这也是我们区别粗饲料与非粗饲料来源的uNDF的原因之一。

  采用宾州筛计算peNDF将会消除这些差异,且大多数与纤维量和颗粒大小关系有关。日粮切割长度越短,其所需的纤维量就越高,反之亦然。

  我们可以参考NDFD30和uNDF240这两个指标制定日粮配方,花点时间看看饲料分析中的这两个指标,并将其加入目前的评估方法中,因为这两个指标能够我们更科学地制定日粮配方,以及更有效地开展工作。

  但是一定要记住,没有什么是永远正确的,饲养奶牛这门艺术仍然存在神秘性。

  在评估或评价干草质量时,除了干草的外观、触感和气味外,实验室的指标分析数据也供参考。而在实验室检测指标中,可能有四个指标对粗饲料种植者十分有意义:粗蛋白(CP)、相对饲喂价值(RFV)、每吨的牛奶产量和每英亩的牛奶产量。而奶牛养殖者尤其是营养师越来越关注的两个指标分别是中性洗涤纤维消化率(NDFD)和不可消化中性洗涤纤维(uNDF),制定牧草与苜蓿的质量分级标准,就是这两个指标应用的良好范例。

  NDFD这个概念很简单,与我们所知的大多数有关饲料质量的指标差不多,这是一个关键性的指标,也是在评估干草质量时常用的一个决定性的指标;同样地,NDFD也可以用于决定购买什么样的干草,或者用于预测饲料的产奶量潜力。

  另一个不太直观的指标是uNDF,指不可消化的NDF,代表了潜在可消化纤维的一部分,因为uNDF主要与植物的成熟度有关。

  认真谈一谈uNDF

  在测量uNDF时,有不同的时间长度,最长的为240小时。如果干草样品的uNDF240(发酵240h后,没有消化的NDF)达到15%,则意味着每100g干草,在瘤胃中发酵10天后,仍有15g没有被消化。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是10天?

  当然,粗饲料不会一直在瘤胃中停留10天。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阐述为什么仅采用NDFD指标配制日粮会有局限性,以及为什么会有不同的uNDF测量时间点。

  是的,测量NDFD通常会选择30h或稍微延长一点,这是为了接近常规粗饲料颗粒在瘤胃中平均停留的时间,这与泌乳或产肉性能相关。然而,uNDF则更多的与日粮配制、保持奶牛健康和最佳的饲料转化效率相关。

  日粮的uNDF就像蛋白、钙和脂肪含量一样,会有一个定义值,它等于日粮每种原料的uNDF的加权平均值,几乎所有的原料都会有uNDF值,当然,粗饲料的贡献最大。虽然这个独特的测量方法不像其他指标那样能够表述为产奶量潜力,但其对于营养师在制定配方时非常有用。

  举个例子,作者Steve Martin在营养领域工作的前7-10年是在德克萨斯州中部,曾经制作的奶牛日粮配方中,苜蓿干草饲喂量达到20磅/头(约9kg/头),这些日粮的粗饲料比例约为42%。后来,随着Martin工作区域范围的扩大,他见到了有些牧场减少了干草饲喂量,而增加了玉米青贮。

  这使他开始有意识地去思考,对于奶牛日粮来说,到底粗饲料比例达到多少才是正确的。

  自此,他开始采用粗饲料NDF进行评估,结果发现,玉米青贮的粗饲料作用只有干草的50%-60%。20年后的今天,我们有了uNDF指标,这不仅能更好的评估类似玉米青贮的全株作物饲料,还能更好的评价不同品质苜蓿的NDF,以及如何在冷暖季与牧草比较。

  我们知道小麦青贮、苜蓿干草、百慕大草和玉米青贮饲料都具有不同的NDF含量。通过采用uNDF240指标,我们可以更好的描述瘤胃将如何应对这些差异。(这里所讨论的内容原则可能不会引起奶农的兴趣,因为其涉及到所谓的“发酵池”。在瘤胃中,日粮中的营养物质会根据其发酵的速度和程度划分归类为不同的“发酵池”。)

  

  研究人员已经发现,瘤胃中会保留大量未消化的物质,最重要的是,奶牛瘤胃中会维持相同量的uNDF,这是一个关键点。

  研究人员还研究了构建和维持uNDF含量,其所需的采食量、如何离开瘤胃以及这些因素如何影响奶牛食欲、采食量和采食行为等等。关于如何轻松的评估奶牛瘤胃的填充度,该研究提供了一些简单的数字。这就与奶牛养殖者们都清楚的一点非常相似了:采食优质粗饲料,会促进奶牛的采食量。

  将uNDF作为制定日粮配方的一个工具,可以给营养师提供一个机会,更好地利用这个众所周知的原则进行相关计算。当苜蓿干草的质量非常好时,我们可以使用苜蓿干草和秸秆的uNDF指标来精确计算应该添加多少秸秆,而不是简单地凭直觉经验判断其具体添加量。

  反之亦然。这一年里,西南部地区很可能会缺少像1号质量的苜蓿干草,但像3号质量的苜蓿干草会很充足。通过使用较低质量、成熟度高、也许是两次晾晒干草的uNDF值,我们可以降低其饲喂量,保障日粮适当的uNDF含量,并额外添加玉米麸皮或大豆皮等副产品。这将会产生极好的效果!

  不过,饲喂像3号质量的苜蓿干草时一定要小心。有时,3号干草被归类为3号是因为霉菌、杂草以及制作过程中的其他风险因素。如果干草符合卫生标准,只是纤维含量高,消化率低,就可以采用uNDF指标来计算饲喂量。

  此外,在填补日粮的低干草饲喂量的空间时,需要深思熟虑,可能不是简单地增加玉米饲喂量。

  对于同时使用褐色中脉玉米(BMR)和高粱青贮以及低木质素苜蓿干草的日粮来说,uNDF作为其评估指标很有价值。因为,这些饲料的消化率很高,uNDF含量低,如果制作日粮配方时不参考uNDF指标,不能提供足够的粗饲料,将会影响奶牛的健康和饲料转化效率。

  无论奶牛的采食量是高还是低,或者是刚好,在其需要更换饲料时,uNDF都是均衡指标,是调控日粮采食量的一个“旋钮”。如果在饲料原料大幅变动时,想保持采食现状,那么uNDF含量需要保持不变。

  关于uNDF,还需要提到一点。实例说明:燕麦壳颗粒中uNDF与小麦秸秆中的不同,与颗粒长度对瘤胃活动影响类似,这也是我们区别粗饲料与非粗饲料来源的uNDF的原因之一。

  采用宾州筛计算peNDF将会消除这些差异,且大多数与纤维量和颗粒大小关系有关。日粮切割长度越短,其所需的纤维量就越高,反之亦然。

  我们可以参考NDFD30和uNDF240这两个指标制定日粮配方,花点时间看看饲料分析中的这两个指标,并将其加入目前的评估方法中,因为这两个指标能够我们更科学地制定日粮配方,以及更有效地开展工作。

  但是一定要记住,没有什么是永远正确的,饲养奶牛这门艺术仍然存在神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