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吗?驻马店这些“消失”的过往...

创业资讯 阅读(630)

  驻马店新闻网2019.8.17我要分享

  几十年的发展

  也带走了很多

  

  上个世纪的那些老房子

  都在岁月斑驳里消失了

  那些熟悉的街道都变了模样

  有些东西在时代更迭里弄丢了

  有些事情在兜兜转转给忘了

  大驻马,就在这不知不觉中

  慢慢“消失”了

  

  所以接下来,我想和你聊聊

  那个曾经属于我们的驻马店

  大驻马人消失的生活

  时光荏苒

  驻马店经历了太多沧桑

  

  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时候你可能对她爱之深责之切离开她之后你又对她朝思暮想我想,放眼全世界没有一座城市能使你情感这么丰富吧!

  

  1980年代的驻马店火车站

  已经初具规模

  每天大批的人流

  物流从这里出发前往不同的目的地

  

  80年代的老火车站的白马雕塑

  一度是驻马店的标志性建筑

  远行的人们在白马下与亲人话别

  人们也习惯约定“在白马下见”

  

  80年代初期

  中华路京广线地下道立交桥

  那时候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

  还只是自行车和三轮车

  小汽车屈指可数的经过

  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堵车”

  

  80年代初期的解放路和风光路交叉口

  当时的街道也同现在般开阔

  但比现在整洁有序的多

  

  80年代初期的驻马店练江河桥

  那时的河水清澈透明

  

  80年代初期驻马店的市委大院

  简朴中却不失那个年代该有的

  庄严与肃穆

  

  80年代的驻马店师专

  占地面积并没有多大

  教学楼也没有多么的宏伟

  但是这里却为驻马店培育出了

  一大批辛勤的园丁

  

  80年代初

  位于市解放路与乐山路交叉口的新华书店

  这在当时已经算是相当气派的建筑了

  真正卖书的地方其实只有一楼的几间门面房

  但当时仍然感到书店特别大

  

  80年代市人民电影院

  那时候的电影票还是五角一分钱

  而今一张电影票却早已飞涨到500倍

  那时候没有什么好莱坞大片

  只有国产的《丹凤朝阳》、 《搭错车》等

  

  80年代的乐山商场

  当时驻马店经济效益最好的国营商场

  

  80年代的驻马店市贸易中心商场

  当时这里是人们的“超市”

  

  80年代

  驻马店街头也开始出现各种小商贩

  推着自行车,车座后面担上两个箩筐

  里面是自己家地里种的各种蔬菜瓜果

  一把称下来,放心绝对不会缺斤短两

  大驻马人消失的吆喝

  弹棉花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

  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

  随着一声声弦响

  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

  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

  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磨刀匠

  

  吆喝声故意拉得很长

  一声接一声从巷里传出

  就像童谣一般

  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

  剃头匠

  

  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

  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

  师傅手艺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

  修鞋匠 伞匠 配锁匠

  

  嘴里噙一两枚小鞋钉

  身边的收音机咿咿呀呀地响

  时不时还跟身边的人开个小玩笑

  曾经方便就能修补的东西

  如今这种缝鞋的机器都很少见了......

  爆米花

  

  火炉、风箱、玉米、糖精,

  一个有着椭圆"肚子"的小黑锅,

  再加上几根废旧的钢筋弯曲而成的支架,

  满脸沧桑的老师傅,

  承载了几代人的记忆……

  大驻马人消失的感情

  关于这一点

  小编相信大家最有感触的就是邻里感情

  小时候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

  没有那么多的豪宅别墅

  大家都住在一个小院子里

  或者是一条小巷子里

  

  邻居阿姨和妈妈的关系就像亲姐妹

  邻居叔叔和爸爸的关系

  就像久违的老朋友

  他们一起聊天,打牌

  一起干活,一起做饭

  生活虽然简单但是充满乐趣

  

  小时候放学回家

  甩下书包就去找邻居家的孩子玩

  吵个架只要一颗大白兔奶糖就能和好

  大家一起玩,一起闹

  狭小的巷子里到处回荡着我们的笑声

  

  消失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短短一篇文章根本

  装不下大家满满的回忆

  

  如今我们都已长大

  驻马店也在逐渐发生变化

  

  一座城市的发展

  也意味着许多时代的印记

  在不断地消失

  或许,未来还要迎来更多告别

  但这种“消失”,也意味着一种成长

  城市的成长少不了更替迭代

  那些“消失”的部分

  终有一天,正在生长出新的希望!

  编辑:刘晗煜 审核:魏甜甜 终审:商德柯

  

  

  

  

  

  

  

  收藏举报投诉

  

  几十年的发展

  也带走了很多

  

  上个世纪的那些老房子

  都在岁月斑驳里消失了

  那些熟悉的街道都变了模样

  有些东西在时代更迭里弄丢了

  有些事情在兜兜转转给忘了

  大驻马,就在这不知不觉中

  慢慢“消失”了

  

  所以接下来,我想和你聊聊

  那个曾经属于我们的驻马店

  大驻马人消失的生活

  时光荏苒

  驻马店经历了太多沧桑

  

  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时候你可能对她爱之深责之切离开她之后你又对她朝思暮想我想,放眼全世界没有一座城市能使你情感这么丰富吧!

  

  1980年代的驻马店火车站

  已经初具规模

  每天大批的人流

  物流从这里出发前往不同的目的地

  

  80年代的老火车站的白马雕塑

  一度是驻马店的标志性建筑

  远行的人们在白马下与亲人话别

  人们也习惯约定“在白马下见”

  

  80年代初期

  中华路京广线地下道立交桥

  那时候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

  还只是自行车和三轮车

  小汽车屈指可数的经过

  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堵车”

  

  80年代初期的解放路和风光路交叉口

  当时的街道也同现在般开阔

  但比现在整洁有序的多

  

  80年代初期的驻马店练江河桥

  那时的河水清澈透明

  

  80年代初期驻马店的市委大院

  简朴中却不失那个年代该有的

  庄严与肃穆

  

  80年代的驻马店师专

  占地面积并没有多大

  教学楼也没有多么的宏伟

  但是这里却为驻马店培育出了

  一大批辛勤的园丁

  

  80年代初

  位于市解放路与乐山路交叉口的新华书店

  这在当时已经算是相当气派的建筑了

  真正卖书的地方其实只有一楼的几间门面房

  但当时仍然感到书店特别大

  

  80年代市人民电影院

  那时候的电影票还是五角一分钱

  而今一张电影票却早已飞涨到500倍

  那时候没有什么好莱坞大片

  只有国产的《丹凤朝阳》、 《搭错车》等

  

  80年代的乐山商场

  当时驻马店经济效益最好的国营商场

  

  80年代的驻马店市贸易中心商场

  当时这里是人们的“超市”

  

  80年代

  驻马店街头也开始出现各种小商贩

  推着自行车,车座后面担上两个箩筐

  里面是自己家地里种的各种蔬菜瓜果

  一把称下来,放心绝对不会缺斤短两

  大驻马人消失的吆喝

  弹棉花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

  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

  随着一声声弦响

  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

  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

  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磨刀匠

  

  吆喝声故意拉得很长

  一声接一声从巷里传出

  就像童谣一般

  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

  剃头匠

  

  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

  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

  师傅手艺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

  修鞋匠 伞匠 配锁匠

  

  嘴里噙一两枚小鞋钉

  身边的收音机咿咿呀呀地响

  时不时还跟身边的人开个小玩笑

  曾经方便就能修补的东西

  如今这种缝鞋的机器都很少见了......

  爆米花

  

  火炉、风箱、玉米、糖精,

  一个有着椭圆"肚子"的小黑锅,

  再加上几根废旧的钢筋弯曲而成的支架,

  满脸沧桑的老师傅,

  承载了几代人的记忆……

  大驻马人消失的感情

  关于这一点

  小编相信大家最有感触的就是邻里感情

  小时候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

  没有那么多的豪宅别墅

  大家都住在一个小院子里

  或者是一条小巷子里

  

  邻居阿姨和妈妈的关系就像亲姐妹

  邻居叔叔和爸爸的关系

  就像久违的老朋友

  他们一起聊天,打牌

  一起干活,一起做饭

  生活虽然简单但是充满乐趣

  

  小时候放学回家

  甩下书包就去找邻居家的孩子玩

  吵个架只要一颗大白兔奶糖就能和好

  大家一起玩,一起闹

  狭小的巷子里到处回荡着我们的笑声

  

  消失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短短一篇文章根本

  装不下大家满满的回忆

  

  如今我们都已长大

  驻马店也在逐渐发生变化

  

  一座城市的发展

  也意味着许多时代的印记

  在不断地消失

  或许,未来还要迎来更多告别

  但这种“消失”,也意味着一种成长

  城市的成长少不了更替迭代

  那些“消失”的部分

  终有一天,正在生长出新的希望!

  编辑:刘晗煜 审核:魏甜甜 终审:商德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