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有支中国军队打内战如同闹剧,打日本人却格外疯狂

创业资讯 阅读(678)

  2019-08-15 21:45:20 台台君说史

  插科打诨说历史,有趣有料有态度,欢迎来到台台君说史。

  说起抗日战争这个话题,相信对于每一个国民来说其实都是比较沉痛的,中华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万分艰难地赢得了这一场战争的胜利,才有了我们今天美好富足的生活,所以台台君本期就浅谈一个地方的军队。

  

  这支军队很奇怪,他在打内战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战绩,甚至他们的内部战斗更像是一场闹剧、玩笑。而偏偏就是这样一支部队,在打日本侵略者的时候却成了名副其实的铁军。那这是什么军队呢?

  说起天府之国,很多人第一印象自然就是四川成都了,我们用今天的视角去看四川,发现这里的人真的很会玩,几乎成为全国最有名的休闲之都,当然,这是自古以来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地方。

  

  首先四川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盆地,四面都有环绕着崇山峻岭,可以说非常易守难攻,三国时期的刘备得之可以三分天下,而到唐时期大诗人李白也曾说过“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种地理环境,也给了民国时期的四川军阀割据的独特条件。

  这支军队最早的由来是清朝在1910建立了新军第17镇,此后更是在四川大办军事院校,比如武备学堂、陆军速成学堂、陆军讲武堂等培养将军的学校,此后四川大多将领基本都从这些学校的毕业生。

  

  清灭亡以后,四川的武装力量大致被分为五个师团,新军17镇分割成川军第一师和第四师,从热血青年变成军阀的熊克武的“蜀汉军”被改编为第五师,而原本还有反清的民间起义武装“保路同志军”被改编成第二和第三师团。

  这也是川军形成的雏形,到后来军阀割据,四川也大大小小的割裂成很多地方武装,但就这样一些地方武装,派系却分得非常之多,再有地方的秘密结社组织“袍哥会”,一时间四川成了一方唱罢我登场的场面。

  

  但,这可没你们想得那么残酷,四川人天生比较乐观,性格又有些喜爱开玩笑,再当时没有战斗信仰的情况下,四川军阀的情况自然可想而知,比如四川省主席刘湘,他的军队号称“海陆空”齐备。

  但你想,一个四川的“海军”,那船基本上开一炮自身都要被炮震退5米,更有意思的是四川军阀各自部队的番号完全都是取着玩的,比如“骑兵团”基本上就没有一匹马,“炮兵团”没有炮,“混编旅”全是清一色的步兵,甚至工兵营还要向当地的百姓借锄头。

  

  而更为搞笑的是1932年在成都刘文辉和田颂尧之间的战争,这完全成为了一场闹剧,甚至成都的百姓还跑出来看热闹,到处都是评论的声音,“那边又放了几枪”,“看,又打伤了一个”,“瓜娃子枪都不会开”等等百姓言论,让这场闹剧平添了些幽默。

  所以川军在奉命去湖北围剿红军的时候,完全可以用“豆腐军队”来形容,郭勋祺的部队被红军打的接连溃败,而王陵基的部队更是被红军一次冷兵器冲锋给打垮,甚至还有机枪营的重机枪被十几个赤卫队员缴获的事情。

  

  所以有“小委员长”之称的陈诚都斥责川军:“连外国人都知道,四川军队素质之差,国内外有名,同中国优秀的部队相比,相差甚远!”看,就是这种评论,让川军,部队装备跟不上,穿草鞋,拿大刀的军队,几乎成了全国军队中最弱的军队的代表。

  可就是这么的川军,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川军却主动请战,称:“四川可出兵三十万,供给壮丁五百万,供给粮食若千万石”,之后四川主席刘湘在汉口病逝时还留下遗嘱说:“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成为一时之经典言论。

  

  川军的第一场抗日战役是杨森所率领的20军,他们刚出川就立即达到上海参加惨烈的淞沪会战,全军在大场血战5个昼夜,以十分惨烈的代价守住了阵地,但伤亡也十分巨大,仅仅5天,余人的军队,伤亡高达7000余人,但川军却至死都没退一步。

  在川军防守山东藤山的战役中,川军用大刀,落后的武器装备,膛线都要磨平的枪支,和日本第十师团的濑谷支队正面对决,而面对日本的飞机大炮,立体式的攻击下,整整与日军的精锐部队战斗了三天,甚至在日军进城后仍旧发动夜袭,守卫藤县的川军中几乎全部战死,且这场战役日军无一俘虏,成为中国抗日战争史上最悲壮的战役之一。

  

  而这样的例子,对于川军在抗日战场上是比比皆是,在出川的6名中将里,有4名中将都以身殉国,整个八年抗战中,四川的子弟兵参加的有建制的部队有40余万人,而在征兵中分散进其他部队的更是高达300余万人,是所有省份中兵员最多的。

  但同时,四川的子弟兵也是悲壮的,在八年抗战中,川军共阵亡二十五万余人,负伤三十五万余万人,失踪两万六千余人。难道你还觉得川军不够勇猛,不够悲壮吗?也正是川军的这种表现,让我们看到中华人自己的魂和信仰!

  插科打诨说历史,有趣有料有态度,欢迎来到台台君说史。

  说起抗日战争这个话题,相信对于每一个国民来说其实都是比较沉痛的,中华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万分艰难地赢得了这一场战争的胜利,才有了我们今天美好富足的生活,所以台台君本期就浅谈一个地方的军队。

  

  这支军队很奇怪,他在打内战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战绩,甚至他们的内部战斗更像是一场闹剧、玩笑。而偏偏就是这样一支部队,在打日本侵略者的时候却成了名副其实的铁军。那这是什么军队呢?

  说起天府之国,很多人第一印象自然就是四川成都了,我们用今天的视角去看四川,发现这里的人真的很会玩,几乎成为全国最有名的休闲之都,当然,这是自古以来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地方。

  

  首先四川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盆地,四面都有环绕着崇山峻岭,可以说非常易守难攻,三国时期的刘备得之可以三分天下,而到唐时期大诗人李白也曾说过“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种地理环境,也给了民国时期的四川军阀割据的独特条件。

  这支军队最早的由来是清朝在1910建立了新军第17镇,此后更是在四川大办军事院校,比如武备学堂、陆军速成学堂、陆军讲武堂等培养将军的学校,此后四川大多将领基本都从这些学校的毕业生。

  

  清灭亡以后,四川的武装力量大致被分为五个师团,新军17镇分割成川军第一师和第四师,从热血青年变成军阀的熊克武的“蜀汉军”被改编为第五师,而原本还有反清的民间起义武装“保路同志军”被改编成第二和第三师团。

  这也是川军形成的雏形,到后来军阀割据,四川也大大小小的割裂成很多地方武装,但就这样一些地方武装,派系却分得非常之多,再有地方的秘密结社组织“袍哥会”,一时间四川成了一方唱罢我登场的场面。

  

  但,这可没你们想得那么残酷,四川人天生比较乐观,性格又有些喜爱开玩笑,再当时没有战斗信仰的情况下,四川军阀的情况自然可想而知,比如四川省主席刘湘,他的军队号称“海陆空”齐备。

  但你想,一个四川的“海军”,那船基本上开一炮自身都要被炮震退5米,更有意思的是四川军阀各自部队的番号完全都是取着玩的,比如“骑兵团”基本上就没有一匹马,“炮兵团”没有炮,“混编旅”全是清一色的步兵,甚至工兵营还要向当地的百姓借锄头。

  

  而更为搞笑的是1932年在成都刘文辉和田颂尧之间的战争,这完全成为了一场闹剧,甚至成都的百姓还跑出来看热闹,到处都是评论的声音,“那边又放了几枪”,“看,又打伤了一个”,“瓜娃子枪都不会开”等等百姓言论,让这场闹剧平添了些幽默。

  所以川军在奉命去湖北围剿红军的时候,完全可以用“豆腐军队”来形容,郭勋祺的部队被红军打的接连溃败,而王陵基的部队更是被红军一次冷兵器冲锋给打垮,甚至还有机枪营的重机枪被十几个赤卫队员缴获的事情。

  

  所以有“小委员长”之称的陈诚都斥责川军:“连外国人都知道,四川军队素质之差,国内外有名,同中国优秀的部队相比,相差甚远!”看,就是这种评论,让川军,部队装备跟不上,穿草鞋,拿大刀的军队,几乎成了全国军队中最弱的军队的代表。

  可就是这么的川军,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川军却主动请战,称:“四川可出兵三十万,供给壮丁五百万,供给粮食若千万石”,之后四川主席刘湘在汉口病逝时还留下遗嘱说:“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成为一时之经典言论。

  

  川军的第一场抗日战役是杨森所率领的20军,他们刚出川就立即达到上海参加惨烈的淞沪会战,全军在大场血战5个昼夜,以十分惨烈的代价守住了阵地,但伤亡也十分巨大,仅仅5天,余人的军队,伤亡高达7000余人,但川军却至死都没退一步。

  在川军防守山东藤山的战役中,川军用大刀,落后的武器装备,膛线都要磨平的枪支,和日本第十师团的濑谷支队正面对决,而面对日本的飞机大炮,立体式的攻击下,整整与日军的精锐部队战斗了三天,甚至在日军进城后仍旧发动夜袭,守卫藤县的川军中几乎全部战死,且这场战役日军无一俘虏,成为中国抗日战争史上最悲壮的战役之一。

  

  而这样的例子,对于川军在抗日战场上是比比皆是,在出川的6名中将里,有4名中将都以身殉国,整个八年抗战中,四川的子弟兵参加的有建制的部队有40余万人,而在征兵中分散进其他部队的更是高达300余万人,是所有省份中兵员最多的。

  但同时,四川的子弟兵也是悲壮的,在八年抗战中,川军共阵亡二十五万余人,负伤三十五万余万人,失踪两万六千余人。难道你还觉得川军不够勇猛,不够悲壮吗?也正是川军的这种表现,让我们看到中华人自己的魂和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