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体捐肝给不认识的教会姊妹,让有癌症的她获重生

创业资讯 阅读(714)


  注重饮食健康却罹癌

  其实卡萝本人不但注重饮食健康,也经常运动,就在某次和丈夫完成一次长达17英里的艰苦健行之旅后,她感到背部与肩膀极度酸痛,隔天便到医院检查。原本以为医生会说那些酸痛是因为过度疲倦,没想到真相却是她不但得了转移性大肠直肠癌,且癌细胞已大幅扩散至肝脏了。

  卡萝在接受现实后,立刻接受化疗,医生给的好消息是直肠中的肿瘤可经手术切除,但坏消息是肝脏移植科主任指出,因转移至肝脏的癌细胞扩散范围太大了,根本无法用手术治疗。

  医生表示:「癌症患者的肝脏移植手术要成功,患者自己必须保有25-30%的肝脏才行,否则患者根本没有康复的机会,倘若癌细胞扩散已超过肝脏组织的75-80%,进行手术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像卡萝这样的患者,若只采取建议的标准化疗疗程,其平均存活年限仅两年。

  听到诊断结果的当下,卡萝唯一挂心的就是家人和孩子。卡萝透露:「我总以为还有明天,总以为可以看到更远的将来。所以当下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还能见到孩子长大吗?」

  后来诊所的医生告诉卡萝,通常像她这样的病人是无法用手术治疗的,但因该所有项新的实验性手术,刚好她就符合条件,但接受手术的先决条件就是要找到适合的活体肝脏捐赠者。

  ▲捐肝者杰森与接受移植手术的卡罗合影

  肝脏经过4至6周可再长回

  昆提尼医生解释道:「我们会从健康的捐赠者身上切除六成的新鲜肝脏,然后移植到受赠者身上。肝脏是很神奇的器官,就算移除了70-75%,经过4-6周后还会长回来。」

  "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overflow-wrap: break-word ;visibility: visible ;width: 592px ;" data-lazy="1" data-height="408" data-width="734" width="734" height="auto">

  卡萝刚好在俄亥俄州的圣马可路德教会担任青年导师,教会牧师知情后便把卡萝在寻找活体肝脏捐赠者的消息刊登在主日周报上。

  会中的教友杰森?·?史岱修特(Jason Stechschulte)恰巧在周报上读到这则消息,当下他就感受到上帝强烈的呼召,要他成为卡萝的捐赠者。杰森表示:「这呼召的感动实在太强烈了,害我对之后敬拜内容都毫无印象,也没注意到别人说了什么?」接受这份呼召并非易事,因为41岁的杰森自己也有两个未满十岁的孩子。

  "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overflow-wrap: break-word ;visibility: visible ;width: 592px ;" data-lazy="1" data-height="406" data-width="728" width="728" height="auto">

  "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overflow-wrap: break-word ;visibility: visible ;width: 592px ;" data-lazy="1" data-height="114"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妻子全力支持先生义举

  尽管捐肝手术对于这四口之家的压力不小,但是杰森的妻子依旧全心支持丈夫想要帮助患难基督徒的心愿。昆提尼医生指出:「捐肝者不但要接受切除肝脏的大手术,而且康复的过程也很复杂。每千名活体捐肝者中约有4-6人会因捐肝并发症而死亡。」当双方确定配对成功后,杰森特接受了长达8小时的肝脏切除手术,卡萝则在同时间接受长达12小时的肝脏移植手术。

  其实他们两家人根本不熟,但杰森仍慷慨地伸出援手。卡萝透露:「这真的是神的赐福,我为此哭了一个星期。可杰森却十分冷静,还在脸书上传讯息跟我说,我是你的肝脏捐赠者喔!我当下的反应是,啊?」

  杰森表示:「手术前后我都很镇定。一点也不担心或紧张。大家都那么专业,真的帮了大忙。我把肝脏捐给卡萝,她们一家人用友谊回报我,这是很划算的交易。」许多人听到杰森的善举后,都向他说你实在太棒了,但谦卑的杰森总说:「不是的,阁下并不了解实情,我只是奉着呼召行事而已。」

  因为杰森无私的爱心,卡萝得以重拾健康,并亲眼见到老大从大学毕业,老二和老三上大学,老四也准备从高中毕业。卡萝表示:「杰森对我的再造之恩,实在是无以回报。本以为自己见不到孩子毕业,但杰森让我重拾机会。」医生估计卡萝手术成功后的5年存活率将由10%升到60%。

  此外,医生还替卡萝进行基因检测,后来发现她会年纪轻轻就患上大肠癌,可能是因为BMPR1A和SMAD4这两个基因之一发生突变。因为医生已知带有此突变基因者,可能会有青少年息肉问题,若未及时治疗,成年后可能会变成大肠癌,甚至转移到肝脏变肝癌。由于此基因突变通常会遗传,所以卡萝的四个孩子也接受了检测。

  "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overflow-wrap: break-word ;visibility: visible ;width: 592px ;" data-lazy="1" data-height="960" data-width="720" width="720" height="auto">▲卡萝是热爱运动的人

  "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overflow-wrap: break-word ;visibility: visible ;width: 592px ;" data-lazy="1" data-height="114"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子女也有突变基因

  结果发现其中两位带有突变基因,随后便接受了大肠镜检查。卡萝表示:「后来强纳森切除了息肉,20岁的约瑟夫则割除了三个癌前息肉。因为我被诊断出癌症,反而给了我的孩子更大的礼物。身为母亲,除了教导孩子要爱耶稣并成为富有爱心的人之外,我能给他们最棒的礼物就是让他们重获新生,让他们能实时解决这个问题,不必和我经历一样的事。」

  "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overflow-wrap: break-word ;visibility: visible ;width: 592px ;" data-lazy="1" data-height="408" data-width="728" width="728" height="auto">

  如今,卡萝时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提醒大家及早进行基因检测与照大肠镜的重要性。她希望年轻人要去询问亲人,家族中是否有大肠癌病史,若有的话应接受基因检测,及早发现,及时治疗。对于那些癌细胞扩散到肝脏才知道自己得大肠癌的患者,现在看到卡萝的例子后,也毋需绝望了,因为新的肝脏移植手术有机会救您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