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郑伦对苏妲己有非分之想?他本领超凡,却甘做督粮官

创业指导 阅读(924)

  (三鱼细说《封神演义》第4期)

  三鱼/文

  在《封神演义》中,有一个人物心思最为复杂,他一方面正义凛然且带有几分孤芳自赏之气,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识天时懂得左右逢源的人,此人就是冀州侯苏护。话说纣王去女娲宫进香后就动了寻美之心,恰逢天下四大诸侯率领八百镇小诸侯来朝见纣王,而朝中费仲尤浑受宠权势正旺,四大诸侯为一方地主人王自然不屑理会这两人,但他们手下的小诸侯们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势和富贵,自然要和朝中宠臣打好关系。苏护虽时一个小诸侯,他却是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人,但没有给费仲尤浑送礼的他很快就招来了祸事。

  

  书中一开始交代,苏护是一个“性如烈火,刚方正直”的人,费仲尤浑抓住这一点就给苏护穿了小鞋,这两人在纣王面前保举了苏护之女苏妲己貌美可进宫伴驾。费仲尤浑并非真的要替纣王荐美,因为他们深知苏护的秉性刚直肯定不会应允,果然纣王向苏护宣布这件事后,苏护直接正颜厉色地回绝了,纣王大怒差点就命人把苏护推出午门给咔嚓了。

  此时的费仲尤浑并不想真的弄死苏护,因为他们只是想要敲打苏护要识时务,这二人出面给苏护求情保本,正可谓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吃”。然而,事情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苏护并没有对费仲尤浑有感恩之情,更没有备重礼感谢。苏护离开之时在驿亭提了那句很有名的诗句,“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按说苏护把女儿送入皇宫,他就是皇亲国戚了,这样不仅可以光耀门楣又可以取得一定的权势,苏护为何不这样做呢?其实,苏护一开始就说出了其中缘由,“陛下宫中,上有后妃,下至嫔御,不啻数千”,主要原因是因为纣王宫中宾妃众多,苏护如果把女儿送入宫中,无疑要与数千宾妃在纣王面前争宠,虽得锦衣玉食和荣华富贵却着实会误了女儿苏妲己一生的幸福。

  其实,在《封神演义》中除了纣王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可能也对苏妲己有非分之想,此人就是后来成为哼哈二将之一的郑伦。在崇侯虎奉旨率大军讨伐冀州时,郑伦并未出手,因为崇侯虎虽有重兵却是一个有勇无谋之辈,苏护善于用兵定然会破敌保住冀州城。而在崇黑虎率军赶到前来给崇侯虎助阵时,形势逆转直下,苏护的大将赵丙和以及长子苏全忠先后被崇黑虎使用异术生擒,这时郑伦“星夜奔回”来战崇黑虎。

  

  郑伦是度厄真人的弟子,真人传他窍中二气,吸人魂魄,凡与将对敌,逢之即擒。说起来他与陈塘关的李靖还是师兄弟,这郑伦骑着火眼金睛兽,手下又有三千乌鸦军随行。从坐骑、阵仗、到神通上讲郑伦都是超凡的。郑伦不仅在冀州一战中活捉了崇黑虎,他后来还曾生擒过黄飞虎、黄天虎、土行孙。可这么一位颇具神通本领超凡的大将,在冀州苏护帐下却只是个督粮官而已。

  郑伦曾对苏护言道:“末将自幼相从君侯,荷蒙提挈,玉带垂腰,末将愿效驽骀,以尽犬马”,从这句话可以看出,郑伦时自幼就追随苏护,也就是说郑伦可能在年幼时就见过苏妲己。可作为苏护身边最有能耐又是府邸亲信出身的郑伦后来为何得不到重用呢?以郑伦的才干和本事,足可以成为冀州的名将,可事实上在冀州城内最受苏护器重的大将却是赵丙这样的无名之辈。

  我们再来看纣王派苏护伐西岐时,苏护早就有心倒戈投奔西岐,可是郑伦为一直横在中间与西岐大军争斗,而苏护却也是无计奈何,只好寻求机缘再做倒戈的打算。此时的苏护还不知道苏妲己被九尾狐狸精附体早已不是他女儿了,他只恨道:“这贱人尽违父母之训,无端作孽,迷惑纣王,无所不为,使天下诸侯衔恨于我”。由此可见,此时的苏护已经和“苏妲己”全无半分父女之情了,他若率大军倒戈投降的话,无疑等于置“苏妲己”于死地而不顾。

  

  郑伦如果真的因为感恩于苏护而为之肝脑涂地的话,那么苏护有心倒戈郑伦不会有意见,可事实却是苏护被郑伦正颜厉色地说了一顿,“天下诸侯归周,君侯不比诸侯,乃是国戚;国亡与亡,国存与存。今君侯受纣王莫大之恩,娘娘享宫闱之宠,今一旦负国,为之不义。今国事艰难,不思报效,而欲归反叛,为之不仁”。此时的郑伦的态度与当年朝廷派军讨伐冀州时判若两人,那时的郑伦为保冀州城敢于藐视天下所有诸侯英豪,这时的郑伦却要以“为朝廷尽忠”的由头力阻苏护倒戈,其真实的原因很可能就是这一举动关系着“苏妲己”的安危。

  苏护可以枉顾女儿苏妲己的死活,但郑伦却不愿让苏妲己陷入死地,可能苏护早就明白郑伦真正的心思只是不愿点破这层窗户纸。郑伦自幼在他身旁长大,按说应该对他言听计从,郑伦有一身超凡的本事却甘愿常年为冀州督粮,苏护深谙兵法韬略,他岂会做不到知人善用,再说单凭看郑伦的坐骑是火眼金睛兽就可知道此将非同一般。

  

  这样就有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推论,那就是郑伦自幼在苏护府邸长大,他与苏妲己自然也是相熟并有一定感情的。然而,郑伦长大后相貌较丑,书中用八个字形容其相貌,“面如紫枣,须似金针”。故而苏护为了断了郑伦对苏妲己的非分之想,这才大材小用让郑伦当个督粮官。在有战事的时候,派有能为的大将当督粮官是有必要的,可这冀州本无战事,这郑伦被派到远处督粮这就不太正常,而崇侯虎兵伐冀州是突发状况。

  苏护虽然心性耿直也比较清高,但是他终究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他深知单凭一个小小的冀州城与朝廷作对断无好的下场,毕竟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苏护最后还是决定把苏妲己送入朝歌去陪王伴驾。这时苏妲己闻讯,“泪下如雨,婉转悲啼,含泪上车”。不难看出,苏妲己对于入宫享荣华富贵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她若只是离愁断然不会到“悲啼”的地步,那么苏妲己很可能是心有已有意中人了,这才哭的悲切又雨带梨花。

  

  苏妲己的意中人很可能就是郑伦,因为苏妲己是一个名门闺秀,她自然很难结识外人,而郑伦是自幼在苏护府邸长大,他自然有可能是苏妲己小时候的玩伴,长大后两人有青梅竹马的感情也是很有可能的。只不过,这苏护不愿意把才貌双全的女儿下嫁给相貌欠佳的部将,这才把郑伦派往远处督粮不能经常出现在冀州城。

  

  如果郑伦和苏妲己是青梅竹马的恋人,那么郑伦得知冀州有难时才会星夜赶回,为了保住冀州城郑伦这才不惜舍命与天下诸侯一战。当苏妲己被送入朝歌后,苏护眼见天下三分之二已归周,苏护也就动了投奔西岐之心,不得不说苏护虽然耿直却也懂得识天时左右逢源。而郑伦深知苏护投降西岐,那么苏妲己免不了要在宫力受灾,他不惜忤逆主帅苏护也要横在中间阻扰,这也就不难理解了,而苏护也明白郑伦这么做的心思,所以他不能点破也不好阻止。

  当然,本文是根据《封神演义》原著里郑伦反常的蛛丝马迹和苏妲己的举动来盘的逻辑,这只是三鱼的一家之言,如果你有更好的观点,欢迎留言交流。

  (三鱼细说《封神演义》第4期)

  三鱼/文

  在《封神演义》中,有一个人物心思最为复杂,他一方面正义凛然且带有几分孤芳自赏之气,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识天时懂得左右逢源的人,此人就是冀州侯苏护。话说纣王去女娲宫进香后就动了寻美之心,恰逢天下四大诸侯率领八百镇小诸侯来朝见纣王,而朝中费仲尤浑受宠权势正旺,四大诸侯为一方地主人王自然不屑理会这两人,但他们手下的小诸侯们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势和富贵,自然要和朝中宠臣打好关系。苏护虽时一个小诸侯,他却是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人,但没有给费仲尤浑送礼的他很快就招来了祸事。

  

  书中一开始交代,苏护是一个“性如烈火,刚方正直”的人,费仲尤浑抓住这一点就给苏护穿了小鞋,这两人在纣王面前保举了苏护之女苏妲己貌美可进宫伴驾。费仲尤浑并非真的要替纣王荐美,因为他们深知苏护的秉性刚直肯定不会应允,果然纣王向苏护宣布这件事后,苏护直接正颜厉色地回绝了,纣王大怒差点就命人把苏护推出午门给咔嚓了。

  此时的费仲尤浑并不想真的弄死苏护,因为他们只是想要敲打苏护要识时务,这二人出面给苏护求情保本,正可谓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吃”。然而,事情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苏护并没有对费仲尤浑有感恩之情,更没有备重礼感谢。苏护离开之时在驿亭提了那句很有名的诗句,“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按说苏护把女儿送入皇宫,他就是皇亲国戚了,这样不仅可以光耀门楣又可以取得一定的权势,苏护为何不这样做呢?其实,苏护一开始就说出了其中缘由,“陛下宫中,上有后妃,下至嫔御,不啻数千”,主要原因是因为纣王宫中宾妃众多,苏护如果把女儿送入宫中,无疑要与数千宾妃在纣王面前争宠,虽得锦衣玉食和荣华富贵却着实会误了女儿苏妲己一生的幸福。

  其实,在《封神演义》中除了纣王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可能也对苏妲己有非分之想,此人就是后来成为哼哈二将之一的郑伦。在崇侯虎奉旨率大军讨伐冀州时,郑伦并未出手,因为崇侯虎虽有重兵却是一个有勇无谋之辈,苏护善于用兵定然会破敌保住冀州城。而在崇黑虎率军赶到前来给崇侯虎助阵时,形势逆转直下,苏护的大将赵丙和以及长子苏全忠先后被崇黑虎使用异术生擒,这时郑伦“星夜奔回”来战崇黑虎。

  

  郑伦是度厄真人的弟子,真人传他窍中二气,吸人魂魄,凡与将对敌,逢之即擒。说起来他与陈塘关的李靖还是师兄弟,这郑伦骑着火眼金睛兽,手下又有三千乌鸦军随行。从坐骑、阵仗、到神通上讲郑伦都是超凡的。郑伦不仅在冀州一战中活捉了崇黑虎,他后来还曾生擒过黄飞虎、黄天虎、土行孙。可这么一位颇具神通本领超凡的大将,在冀州苏护帐下却只是个督粮官而已。

  郑伦曾对苏护言道:“末将自幼相从君侯,荷蒙提挈,玉带垂腰,末将愿效驽骀,以尽犬马”,从这句话可以看出,郑伦时自幼就追随苏护,也就是说郑伦可能在年幼时就见过苏妲己。可作为苏护身边最有能耐又是府邸亲信出身的郑伦后来为何得不到重用呢?以郑伦的才干和本事,足可以成为冀州的名将,可事实上在冀州城内最受苏护器重的大将却是赵丙这样的无名之辈。

  我们再来看纣王派苏护伐西岐时,苏护早就有心倒戈投奔西岐,可是郑伦为一直横在中间与西岐大军争斗,而苏护却也是无计奈何,只好寻求机缘再做倒戈的打算。此时的苏护还不知道苏妲己被九尾狐狸精附体早已不是他女儿了,他只恨道:“这贱人尽违父母之训,无端作孽,迷惑纣王,无所不为,使天下诸侯衔恨于我”。由此可见,此时的苏护已经和“苏妲己”全无半分父女之情了,他若率大军倒戈投降的话,无疑等于置“苏妲己”于死地而不顾。

  

  郑伦如果真的因为感恩于苏护而为之肝脑涂地的话,那么苏护有心倒戈郑伦不会有意见,可事实却是苏护被郑伦正颜厉色地说了一顿,“天下诸侯归周,君侯不比诸侯,乃是国戚;国亡与亡,国存与存。今君侯受纣王莫大之恩,娘娘享宫闱之宠,今一旦负国,为之不义。今国事艰难,不思报效,而欲归反叛,为之不仁”。此时的郑伦的态度与当年朝廷派军讨伐冀州时判若两人,那时的郑伦为保冀州城敢于藐视天下所有诸侯英豪,这时的郑伦却要以“为朝廷尽忠”的由头力阻苏护倒戈,其真实的原因很可能就是这一举动关系着“苏妲己”的安危。

  苏护可以枉顾女儿苏妲己的死活,但郑伦却不愿让苏妲己陷入死地,可能苏护早就明白郑伦真正的心思只是不愿点破这层窗户纸。郑伦自幼在他身旁长大,按说应该对他言听计从,郑伦有一身超凡的本事却甘愿常年为冀州督粮,苏护深谙兵法韬略,他岂会做不到知人善用,再说单凭看郑伦的坐骑是火眼金睛兽就可知道此将非同一般。

  

  这样就有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推论,那就是郑伦自幼在苏护府邸长大,他与苏妲己自然也是相熟并有一定感情的。然而,郑伦长大后相貌较丑,书中用八个字形容其相貌,“面如紫枣,须似金针”。故而苏护为了断了郑伦对苏妲己的非分之想,这才大材小用让郑伦当个督粮官。在有战事的时候,派有能为的大将当督粮官是有必要的,可这冀州本无战事,这郑伦被派到远处督粮这就不太正常,而崇侯虎兵伐冀州是突发状况。

  苏护虽然心性耿直也比较清高,但是他终究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他深知单凭一个小小的冀州城与朝廷作对断无好的下场,毕竟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苏护最后还是决定把苏妲己送入朝歌去陪王伴驾。这时苏妲己闻讯,“泪下如雨,婉转悲啼,含泪上车”。不难看出,苏妲己对于入宫享荣华富贵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她若只是离愁断然不会到“悲啼”的地步,那么苏妲己很可能是心有已有意中人了,这才哭的悲切又雨带梨花。

  

  苏妲己的意中人很可能就是郑伦,因为苏妲己是一个名门闺秀,她自然很难结识外人,而郑伦是自幼在苏护府邸长大,他自然有可能是苏妲己小时候的玩伴,长大后两人有青梅竹马的感情也是很有可能的。只不过,这苏护不愿意把才貌双全的女儿下嫁给相貌欠佳的部将,这才把郑伦派往远处督粮不能经常出现在冀州城。

  

  如果郑伦和苏妲己是青梅竹马的恋人,那么郑伦得知冀州有难时才会星夜赶回,为了保住冀州城郑伦这才不惜舍命与天下诸侯一战。当苏妲己被送入朝歌后,苏护眼见天下三分之二已归周,苏护也就动了投奔西岐之心,不得不说苏护虽然耿直却也懂得识天时左右逢源。而郑伦深知苏护投降西岐,那么苏妲己免不了要在宫力受灾,他不惜忤逆主帅苏护也要横在中间阻扰,这也就不难理解了,而苏护也明白郑伦这么做的心思,所以他不能点破也不好阻止。

  当然,本文是根据《封神演义》原著里郑伦反常的蛛丝马迹和苏妲己的举动来盘的逻辑,这只是三鱼的一家之言,如果你有更好的观点,欢迎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