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用抗酸药物会增加过敏风险吗?

创业指导 阅读(757)
?

  Can antacids boost allergy risk?

  

  抗酸剂药物

  1

  最近有研究表明,婴儿接触抗酸剂会使发生食物过敏的风险增加一倍,发生药物过敏和对外来毒素如蜜蜂螫伤(过敏反应)的过敏免疫反应的风险增加50 %。

  接触抗生素似乎使儿童未来患哮喘的风险增加了一倍,同时促使对灰尘、蒲公英和花粉过敏(hay fever)(过敏性鼻炎)的风险增加50 %;容易发生眼睛过敏(过敏性结膜炎)反应。

  虽然这项研究是根据数据统计得出的结论,不是实证分析研究得出。但是大量的证据表明服用抗酸药物和婴儿未来的过敏反应以及哮喘等疾病存在联系。

  来自于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塔国防医科大学的传染病医生爱德华.迈塔( infectious disease physician Edward Mitre of the Uniformed Services University in Bethesda, Maryland),去年也发表了一项报告说明婴儿服用抗酸药物会发生同样的风险。

  2

  抗酸药物(Antacids, such as Nexium and Prilosec)胃药埃索美拉唑和奥美拉唑,服用后可以减少胃部胃酸的产生。常常被用来治疗胃肠食管反流(gastrointestinal reflux),主要发生在胃酸从胃部反上流到食管,导致不舒服的感觉例如胃灼热等。(occurs when acid flows upward into the esophagus from the stomach and causes the uncomfortable sensation known as heartburn)

  医学上原来一直认为抗酸药物对人体风险较低。但是近些年来,一些专家开始担忧抗酸药物的过度使用带来的问题。有证据表明,这些抗酸药物可能改变免疫系统的功能,增强某些特定细菌感染的可能性,也许是因为抗酸药物的使用改变了肠道微生物菌群的平衡。这种平衡的转变,可能是为了调整免疫系统的能力以应对外来入侵者,反而让特定的外部细菌入侵身体可以更容易地在体内找到一个根据地。

  3

  十多年前,维也纳医科大学的艾瑞卡.杰森.亚罗米尔(Erika Jensen-Jarolim,Med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开始疑惑是不是抗酸药物的使用会导致儿童成长后过敏症。她的一个朋友分享一个消息:他是非常罕见地对白鲸鱼子酱过敏。( rare allergy to beluga caviar)

  杰森.亚罗米尔本身是一个临床免疫学家和过敏研究者(clinical immunologist and allergy researcher),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很敏感。她知道她的朋友使用质子泵抑制剂和胃溃宁硫酸铝(proton-pump inhibitors and sucralfate),这些都是典型的抗酸药物。由于抗酸药物迟滞胃酸产生,食物中的蛋白质不能够像平常那样被破碎以进行消化。这些未被破碎的蛋白质让免疫系统变得敏感,触发人体对于敏感食物的过敏反应。那么,是不是这些比平常没有服用抗酸药物时明显颗粒大的蛋白质碎块触发了免疫系统,以至于更有可能发生过敏反应?

  杰森.亚罗米尔和她的同事开始研究实验鼠模型的食物过敏,开始制造一个实验鼠过敏症状,就像她的朋友一样对白鲸鱼子酱过敏。研究发现,啮齿动物中整体未被胃酸破坏食物中的蛋白质,相比较那些已经被充足胃酸破坏的蛋白质,更容易导致身体过敏反应。

  4

  在最新的一项相关研究中,研究团队人员分析了澳大利亚超过800万人的保险索赔数据,分析了从2009年到2013念得药物信息,聚焦在抗酸药物使用和过敏症状治疗方面。

  平均来看,服用抗酸药物后有两倍的可能性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说明两者之间有两倍的紧密的关系,抗过敏药物包括,抗组胺剂药物,(anti-histamine)。没有服用抗酸剂药物的人,则没有这种抗过敏治疗之间的关系。

  超过60岁的人如果早期曾经服用过抗酸剂药物,有超过5倍的可能性需要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如果他们没有早期服用抗酸药物情况,他们进行过敏症状治疗的可能风险在5%-1%。

  对于低于20岁的年轻人来说,如果早期服用抗酸药物,他们有超过1.5倍的可能性需要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如果早期没有服用抗酸药物,他们需要抗过敏药物治疗的可能性大约在7%-5%。

  5

  一些专家同时也提醒,数据分析并不能绝对确定抗酸药物服用会导致过敏症状。但是,两者之间的联系值得重视。

  杰森、亚罗米尔自己也说,她能够提供的信息有限。例如,从保险公司索赔数据仅仅是追踪那些已经发生药物治疗的案例,这些病人取药报销了,并不能确定他们是否真的服用了这些药物。

  这些信息也没有包括个体的健康历史状况,例如是不是以前就是一个过敏症病人等,或者过敏症病人备用哪些医疗方案来治疗过敏。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呼吸道过敏症,然而她的早期实验鼠动物模型研究的是食物过敏。她现在有兴趣在研究实验鼠的呼吸道过敏症,看看抗酸药物如何导致过敏反应。

  她同时也提醒,虽然存在后期过敏风险。但是,对于正在遭受胃酸反流痛苦的病人,不能因噎废食停止服用抗酸药物。这项研究,只是提醒医生和病人,不要过分使用抗酸药物。

  96

  精气神806

  Dc6a37ba 53a2 44ca 8500 141fd8865905

  0.4

  2019.08.03 21:01

  字数 1646

  Can antacids boost allergy risk?

  

  抗酸剂药物

  1

  最近有研究表明,婴儿接触抗酸剂会使发生食物过敏的风险增加一倍,发生药物过敏和对外来毒素如蜜蜂螫伤(过敏反应)的过敏免疫反应的风险增加50 %。

  接触抗生素似乎使儿童未来患哮喘的风险增加了一倍,同时促使对灰尘、蒲公英和花粉过敏(hay fever)(过敏性鼻炎)的风险增加50 %;容易发生眼睛过敏(过敏性结膜炎)反应。

  虽然这项研究是根据数据统计得出的结论,不是实证分析研究得出。但是大量的证据表明服用抗酸药物和婴儿未来的过敏反应以及哮喘等疾病存在联系。

  来自于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塔国防医科大学的传染病医生爱德华.迈塔( infectious disease physician Edward Mitre of the Uniformed Services University in Bethesda, Maryland),去年也发表了一项报告说明婴儿服用抗酸药物会发生同样的风险。

  2

  抗酸药物(Antacids, such as Nexium and Prilosec)胃药埃索美拉唑和奥美拉唑,服用后可以减少胃部胃酸的产生。常常被用来治疗胃肠食管反流(gastrointestinal reflux),主要发生在胃酸从胃部反上流到食管,导致不舒服的感觉例如胃灼热等。(occurs when acid flows upward into the esophagus from the stomach and causes the uncomfortable sensation known as heartburn)

  医学上原来一直认为抗酸药物对人体风险较低。但是近些年来,一些专家开始担忧抗酸药物的过度使用带来的问题。有证据表明,这些抗酸药物可能改变免疫系统的功能,增强某些特定细菌感染的可能性,也许是因为抗酸药物的使用改变了肠道微生物菌群的平衡。这种平衡的转变,可能是为了调整免疫系统的能力以应对外来入侵者,反而让特定的外部细菌入侵身体可以更容易地在体内找到一个根据地。

  3

  十多年前,维也纳医科大学的艾瑞卡.杰森.亚罗米尔(Erika Jensen-Jarolim,Med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开始疑惑是不是抗酸药物的使用会导致儿童成长后过敏症。她的一个朋友分享一个消息:他是非常罕见地对白鲸鱼子酱过敏。( rare allergy to beluga caviar)

  杰森.亚罗米尔本身是一个临床免疫学家和过敏研究者(clinical immunologist and allergy researcher),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很敏感。她知道她的朋友使用质子泵抑制剂和胃溃宁硫酸铝(proton-pump inhibitors and sucralfate),这些都是典型的抗酸药物。由于抗酸药物迟滞胃酸产生,食物中的蛋白质不能够像平常那样被破碎以进行消化。这些未被破碎的蛋白质让免疫系统变得敏感,触发人体对于敏感食物的过敏反应。那么,是不是这些比平常没有服用抗酸药物时明显颗粒大的蛋白质碎块触发了免疫系统,以至于更有可能发生过敏反应?

  杰森.亚罗米尔和她的同事开始研究实验鼠模型的食物过敏,开始制造一个实验鼠过敏症状,就像她的朋友一样对白鲸鱼子酱过敏。研究发现,啮齿动物中整体未被胃酸破坏食物中的蛋白质,相比较那些已经被充足胃酸破坏的蛋白质,更容易导致身体过敏反应。

  4

  在最新的一项相关研究中,研究团队人员分析了澳大利亚超过800万人的保险索赔数据,分析了从2009年到2013念得药物信息,聚焦在抗酸药物使用和过敏症状治疗方面。

  平均来看,服用抗酸药物后有两倍的可能性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说明两者之间有两倍的紧密的关系,抗过敏药物包括,抗组胺剂药物,(anti-histamine)。没有服用抗酸剂药物的人,则没有这种抗过敏治疗之间的关系。

  超过60岁的人如果早期曾经服用过抗酸剂药物,有超过5倍的可能性需要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如果他们没有早期服用抗酸药物情况,他们进行过敏症状治疗的可能风险在5%-1%。

  对于低于20岁的年轻人来说,如果早期服用抗酸药物,他们有超过1.5倍的可能性需要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如果早期没有服用抗酸药物,他们需要抗过敏药物治疗的可能性大约在7%-5%。

  5

  一些专家同时也提醒,数据分析并不能绝对确定抗酸药物服用会导致过敏症状。但是,两者之间的联系值得重视。

  杰森、亚罗米尔自己也说,她能够提供的信息有限。例如,从保险公司索赔数据仅仅是追踪那些已经发生药物治疗的案例,这些病人取药报销了,并不能确定他们是否真的服用了这些药物。

  这些信息也没有包括个体的健康历史状况,例如是不是以前就是一个过敏症病人等,或者过敏症病人备用哪些医疗方案来治疗过敏。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呼吸道过敏症,然而她的早期实验鼠动物模型研究的是食物过敏。她现在有兴趣在研究实验鼠的呼吸道过敏症,看看抗酸药物如何导致过敏反应。

  她同时也提醒,虽然存在后期过敏风险。但是,对于正在遭受胃酸反流痛苦的病人,不能因噎废食停止服用抗酸药物。这项研究,只是提醒医生和病人,不要过分使用抗酸药物。

  Can antacids boost allergy risk?

  

  抗酸剂药物

  1

  最近有研究表明,婴儿接触抗酸剂会使发生食物过敏的风险增加一倍,发生药物过敏和对外来毒素如蜜蜂螫伤(过敏反应)的过敏免疫反应的风险增加50 %。

  接触抗生素似乎使儿童未来患哮喘的风险增加了一倍,同时促使对灰尘、蒲公英和花粉过敏(hay fever)(过敏性鼻炎)的风险增加50 %;容易发生眼睛过敏(过敏性结膜炎)反应。

  虽然这项研究是根据数据统计得出的结论,不是实证分析研究得出。但是大量的证据表明服用抗酸药物和婴儿未来的过敏反应以及哮喘等疾病存在联系。

  来自于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塔国防医科大学的传染病医生爱德华.迈塔( infectious disease physician Edward Mitre of the Uniformed Services University in Bethesda, Maryland),去年也发表了一项报告说明婴儿服用抗酸药物会发生同样的风险。

  2

  抗酸药物(Antacids, such as Nexium and Prilosec)胃药埃索美拉唑和奥美拉唑,服用后可以减少胃部胃酸的产生。常常被用来治疗胃肠食管反流(gastrointestinal reflux),主要发生在胃酸从胃部反上流到食管,导致不舒服的感觉例如胃灼热等。(occurs when acid flows upward into the esophagus from the stomach and causes the uncomfortable sensation known as heartburn)

  医学上原来一直认为抗酸药物对人体风险较低。但是近些年来,一些专家开始担忧抗酸药物的过度使用带来的问题。有证据表明,这些抗酸药物可能改变免疫系统的功能,增强某些特定细菌感染的可能性,也许是因为抗酸药物的使用改变了肠道微生物菌群的平衡。这种平衡的转变,可能是为了调整免疫系统的能力以应对外来入侵者,反而让特定的外部细菌入侵身体可以更容易地在体内找到一个根据地。

  3

  十多年前,维也纳医科大学的艾瑞卡.杰森.亚罗米尔(Erika Jensen-Jarolim,Med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开始疑惑是不是抗酸药物的使用会导致儿童成长后过敏症。她的一个朋友分享一个消息:他是非常罕见地对白鲸鱼子酱过敏。( rare allergy to beluga caviar)

  杰森.亚罗米尔本身是一个临床免疫学家和过敏研究者(clinical immunologist and allergy researcher),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很敏感。她知道她的朋友使用质子泵抑制剂和胃溃宁硫酸铝(proton-pump inhibitors and sucralfate),这些都是典型的抗酸药物。由于抗酸药物迟滞胃酸产生,食物中的蛋白质不能够像平常那样被破碎以进行消化。这些未被破碎的蛋白质让免疫系统变得敏感,触发人体对于敏感食物的过敏反应。那么,是不是这些比平常没有服用抗酸药物时明显颗粒大的蛋白质碎块触发了免疫系统,以至于更有可能发生过敏反应?

  杰森.亚罗米尔和她的同事开始研究实验鼠模型的食物过敏,开始制造一个实验鼠过敏症状,就像她的朋友一样对白鲸鱼子酱过敏。研究发现,啮齿动物中整体未被胃酸破坏食物中的蛋白质,相比较那些已经被充足胃酸破坏的蛋白质,更容易导致身体过敏反应。

  4

  在最新的一项相关研究中,研究团队人员分析了澳大利亚超过800万人的保险索赔数据,分析了从2009年到2013念得药物信息,聚焦在抗酸药物使用和过敏症状治疗方面。

  平均来看,服用抗酸药物后有两倍的可能性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说明两者之间有两倍的紧密的关系,抗过敏药物包括,抗组胺剂药物,(anti-histamine)。没有服用抗酸剂药物的人,则没有这种抗过敏治疗之间的关系。

  超过60岁的人如果早期曾经服用过抗酸剂药物,有超过5倍的可能性需要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如果他们没有早期服用抗酸药物情况,他们进行过敏症状治疗的可能风险在5%-1%。

  对于低于20岁的年轻人来说,如果早期服用抗酸药物,他们有超过1.5倍的可能性需要服用抗过敏药物治疗。如果早期没有服用抗酸药物,他们需要抗过敏药物治疗的可能性大约在7%-5%。

  5

  一些专家同时也提醒,数据分析并不能绝对确定抗酸药物服用会导致过敏症状。但是,两者之间的联系值得重视。

  杰森、亚罗米尔自己也说,她能够提供的信息有限。例如,从保险公司索赔数据仅仅是追踪那些已经发生药物治疗的案例,这些病人取药报销了,并不能确定他们是否真的服用了这些药物。

  这些信息也没有包括个体的健康历史状况,例如是不是以前就是一个过敏症病人等,或者过敏症病人备用哪些医疗方案来治疗过敏。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呼吸道过敏症,然而她的早期实验鼠动物模型研究的是食物过敏。她现在有兴趣在研究实验鼠的呼吸道过敏症,看看抗酸药物如何导致过敏反应。

  她同时也提醒,虽然存在后期过敏风险。但是,对于正在遭受胃酸反流痛苦的病人,不能因噎废食停止服用抗酸药物。这项研究,只是提醒医生和病人,不要过分使用抗酸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