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夏天140年来最热!人类有没有可能被清蒸致死

创业故事 阅读(795)
?

  一个包子的梦想2天前我要分享

  巴黎、旧金山、武汉这些城市最近“火”了。因为北半球今年最“热”的新闻,莫过于“热”本身。

  记者们现在冒着衣服快着火的危险低声告诉你:这些城市的气温有幸破了往年的记录,特别是巴黎,72年来首次破42.6度。

  现在,就差让咱们这些行走的肉肉着火了!

  

  科学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看看研究全球气候变化的科学机构怎么说。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数据显示,陆地和海洋的平均气温比全球平均气温(15.5摄氏度)高0.95摄氏度,这使2019年夏季成为140年来最热的季节,而且,10个之“最”有9个出现在2010年以后。

  上个月席卷全球的热浪,使地球两极的海冰不断融化。NOAA的最新数据称,南极海冰面积屡创“新”低。地球现在也想脱掉外衣,开始玩起了裸奔!

  而且,对于南美洲、非洲南部部分地区、马达加斯加、新西兰、阿拉斯加、加拿大西部、墨西哥、亚洲东部、大西洋和印度洋以及白令海峡来说,今年上半年都是最热的时期。

  有人跳出来调侃+抗议:应该给大地母亲安装一台最大功率的绿皮空调。

  

  关于伤害

  南极小企鹅都知道:地球在变热,这不是错觉。

  它们纷纷迁居,另辟家园。但结果只能是:无家可归或被人类“包养”。

  从中国到美国,从北欧到南亚,“炎值爆表”消息频传。

  逐渐增多的高温事件也正给人类社会带来“巨伤”。

  据估计,2000年至2016年间,全球遭热浪侵袭的人数增加了1.26亿,由此造成的健康风险包括中暑、脱水、心血管疾病等,极端高温事件每年在全球导致数千人死亡。

  极端高温会威胁农业生产,并经常引发诸如野火和电网故障等次级事件,带来巨大损失。去年高温和野火仅在美国造成的经济损失就高达240亿美元。

  

  中国大气科学领域学术水平最高的英文期刊之一大气科学进展(AAS)有报告上说:地球病入膏肓,全靠ICU续命。

  面对这份年度体检报告,只能强忍眼泪,意志坚定地看完它。

  指标一大摞,二氧化碳浓度、北极和南极海冰、海平面和海洋酸化程度、全球平均温度、海洋灾害次数等关键数据不容乐观。

  如果你的小心脏受得了,就请点开:(附年度体检报告——2019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

  眼盯着AAS的检查报告,一脸懵逼的网友对此不信,宣称误诊,但一想到今天搬砖格外的烫手,他又不禁“热汗盈眶”了。

  

  关于体检单

  自从人类在地球上出现以后,气温变化无常,像一个电脑bug一样存在。

  AAS数据显示,过去50年以来,科学界已经有了明确的病因分析,尽管地球历史上也经历过数次的气候波动,这种有规律的气候变化,用地质术语来讲,是冰期-间冰期的交替而成。

  然而,工业革命以来的全球增温与地球历史上的气候变化截然不同:地球历史上的气候变化本应是上天安排,可这次全球变暖主要是人为引起。

  >>>>一份“体检单”请查收:

  1.有一种土,沉积在高寒地区,由于气候,常年冰冻于地下。现在这种土也开始消融了,并释放出甲烷和二氧化碳,建在冻土上面的房子恐怕会弱不经风。

  2.海底可燃冰中的甲烷逸出,海底钻探小队注意了,真正的可燃冰资源要化为汽水了。

  3.陆地和海洋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削弱,大地吐出的气体不再清新了。

  4.海洋微生物的活动加强,有机物腐烂的速度也快了,隔夜的饭餐最好不要碰。

  5.亚马逊雨林退化,以后想玩一次丛林大冒险都得飞到太空才行。

  6.北半球中高纬针叶林退化,这么耐寒的植物对气温上身果然敏感,便只能以死相抗。

  7.格陵兰岛冰盖消融,这件古老的雪衣终于不舍地脱下了。

  8.北极夏季海冰丧失,北极熊要变成流浪熊+落水熊了。

  9.南极海冰减少,还能找到爱斯基摩人吗?

  10.南极冰盖消退,少了冰层的反射,大地变成了烤肉的火炉?

  

  那么,此次发烧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病情是否严重?能不能治好?治好了有没有后遗症?

  一连串的发问真是问得让人发怵。

  科学界有一种常用测量远古时代的氧气和二氧化碳微含量的技术,不过取样本艰难,一般要跑到地球两级的古冰盖上钻孔,收集冰层样本,制作成冰芯。

  通过对比不同时期古冰盖中的气体成分,科学家发现:恐龙时代空气中二氧化碳的含量和现在相比,简直低到离谱!

  高分辨率的冰芯资料揭示,在过去至少80万年里全球主要温室气体CO2含量在170ppm和300ppm(百万分之一)之间变化,工业革命以来,CO2含量已增加到410ppm以上(2019年初,下图)。

  

  《今日美国》报道称,科学家认为,这些创纪录高温的罪魁祸首正是这些温室气体。

  于是,不少专家称,人们应想方设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否则,极端高温天气可能会频频来犯。

  关于温室效应

  说到这里,再次科普一下下:金星比地球略微小一些,其密度和化学组成都十分类似。为何是地球是绿色,而天文照片里的金星却是红色?

  20世纪60年代起,通过一系列探测器的研究,这才得以知晓金星表面泛红的原因。

  

  金星的大气,其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碳(占金星大气97%以上),外加硫酸等物质。大量的二氧化碳使得温室效应失控发展,少量阳光到达金星表面后,无法被反射回宇宙空间,将金星表面变成了地狱。其地表温度飙升至460℃,足以将铅融化;加上相当于90个标准大气压的气压,货真价实的硫酸雨,以及大量喷发的火山,堪比但丁《神曲》中所描绘的地狱。

  

  人类其实生活在大气层内,并非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空间里,因此太阳光的进出都存在削弱或阻碍效应。现在我们只考虑地表2米内的气温变化,地表温度要取决于能量的多少,而大地能量的直接来源是太阳。

  要知道,光属于一种短波,能量大,照到地面,能量被吸收、损耗,再反射出来,它的波长被拉长,能量虽然有所损耗,但大气中的某些微量气体, 例如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亚氮和水汽对太阳短波辐射几乎透明, 但却能吸收地面发出的长波辐射, 这使得地表向上发射的大量长波被这类气体给储存起来了,日积月累,能量增大,以气温上升的形式毁灭着地球上的生命。

  

  也可以把大气圈理解成塑料大棚。大气内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增加,使大气留存太阳光与热的能力上升,地表温度进一步升高,这个塑料大棚的塑料膜便增厚了,保温能力更强了,大棚里面就更热了。

  当然,也不尽是温室效应的加重导致气温上升,还有太阳辐射、大气成分、火山爆发、陆地面积等因素都在影响着能量收支的波动。

  关于历史气候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下来,每个大朝代的气候都处于适当的波动之中,空闲时期,看了一本描述两宋气候变迁的书,在此拿来转述一小段:

  北宋时期,大诗人苏轼在进京考进士之前,常居在他的故乡眉山,喜欢竹子,还超级喜欢吃荔枝,后来仕途不顺,年过半百,被贬到岭南,仍然忘不了家乡的荔枝,但每当一尝到海边生长的正宗荔枝,他不禁一反思乡情:“我要一天吃掉300个龙眼,做一个真正的广东人。”

  时间来到南宋,苏轼走了,迎来了陆游。这人是苏轼的铁杆粉丝,便特意去了四川成都眉山等地,想效仿前辈坐在竹下吃吃荔枝,吟吟诗词。后来到了那里才发现,他那时的四川成都附近早已不种荔枝了。

  原来从北宋到南宋,气候变冷了,热带植物南移,陆游自然不能吃到苏轼故乡当年那棵树上的荔枝了。

  

  

  世事都有两面,就像我们手中的硬币一样,永远只能看到其中的一面,“温室效应”亦如此。

  如果完全没有温室效应,地球表面的平均温度将是-18摄氏度,而不是现在的15摄氏度,-18摄氏度地球表面的生命将大面积灭绝,人类的生活也将变得十分艰难。冰川期、冰河世纪都是由于“温室效应”不足造成的。

  明代末年,小冰川纪来袭,华夏大地寒冷期干燥,中原地区粮食歉收,饥荒爆发,农民起义,北方蛮族冬季牛羊饿死,生存艰难,便成群结队的入关劫掠,强大的明王朝便在这外忧内患中覆灭了。看来小程度的“温室效应”不足也会对人类造成巨大的影响。

  要是人类可以神奇地掌控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含量该多好啊,这不相当于给地球装了个大空调吗?

  想到这里,我在滚烫的热浪中,偷着乐了一阵...

  参考资料来源 | 大气科学进展AAS、中国地质学会 、科学通报、妙趣地球村微信公众号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