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亲子成长迹|【宣泄情绪带来的力量】

创业故事 阅读(1583)
?

8月6日

回来外婆家已经半个多月了,柳树宝基本在自由疯长的状态,看电视时间放宽,玩耍时间增加,书面学习时间缩短,晚睡晚起……

我带着一丝丝的负罪感给自己争取了不少的学习成长时间,告诉自己权衡是很难的事情,有得有失;

这次回老家,柳树宝确定小舅公(我的小舅舅)加入他好朋友的行列,小舅公虽年近50,但人很和善愿意和小孩打闹,柳树宝更是喜欢他,每天晚上都要约他玩“大战游戏”;

昨晚在小舅公家吃饭,在饭桌上小舅公爽快的答应了孩子的邀请,晚饭结束大概8点钟家里来了客人,小舅公就说晚点再来我们家陪他,柳树宝满怀期待的回家边看电视等着,我多次邀请他先做点别的等着他都拒绝我,还精心不止了“战场”;

到九点钟的时候他让我陪他去请小舅公,结果得到的回答是:“等一等再去”,我们就又回家等,他在楼下客厅等,我回到了卧室等;

我心里大概清楚,一个成年人陪伴孩子一次两次那是情面,多几次就会觉得有压力,也不会真的在意孩子的真实需求,有一个固有思维是“小孩子,玩些别的就会分散注意力忘记了。”

可不曾想柳树宝很看重约定,在平时的教育中,我也遵守着“答应孩子就要做到”的原则,柳树宝对成人和他约定的信任度是很高的;

快十点的时候我听到外婆在楼下和孩子说了些什么之后不一会柳树宝耷拉着脸上楼对我说:“小舅公不来了我很沮丧。”我对他用了这个词我很惊讶;

我马上给他一个抱抱,并用其他的事情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但是效果并不好;

一向不喜欢面对不良情绪的我选择下楼刷牙让他自己冷静一下,结果也是不管用的,他跟着我下楼刷牙,但是一直要哭的状态;

等到回房间我给了他各种建议他都拒绝说:“不要,不要”

我很“配合”的跟他一起生气,忘记自己说了什么,大概有共情也有一些道理的部分,最后他憋着眼泪小声的抽泣,

我关了灯,房间里只有一丝外面路灯透进来的光,在黑暗中我稍微冷静一下对他说:“你说不要解决不了问题,你给我一个方案我们来解决问题。”

柳树宝似乎得到了一个“许可”,放开声音说:“大人都是这样,说话不算数……小舅公今天刺伤了我的心,我再也不信任他了……”巴拉巴拉他把自己的不满和情绪都宣泄出来,足足哭了有15分钟;

在这个时候我没有说教没有讲道理,默默的给孩子拥抱,

等他稍微平静的时候他说:“妈妈最爱我,妈妈最了解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听到这个话有点心疼孩子,也有欣慰;

心疼孩子的成长第一次遇到“失信”的事给他带来一些小挫折,以后成长路上他需要面对比这难上许多的事,很多时候都需要他自己去面对,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欣慰自己一直和孩子保持着很好的链接,虽然经常游离在传统和新理念之间,但是无论如何我和孩子之间是有链接的,他愿意把他的情绪表达给我,也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内心想法;

我和孩子说了一句话:“你难受的时候妈妈会在后面支持你,给你拥抱让你依靠”,这是我真心想要做的也是我正在努力做的事;

或许一些心大的孩子真的不会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该玩玩,该睡睡,隔天小舅公来了还能嘻嘻哈哈的一起玩,其实我想过更简单的处理方式,用幽默的方式让这事情过去就算了,这个方式不太适合柳树宝现在的状态;

尊重我自己的状态也尊重孩子当下的状态,毕竟每个孩子是不同的个体,也不能千篇一律的用一种方法,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好,我们觉得“它”好是因为我们不曾拥有,或者只看到了“它”好的一面;

昨晚宣泄完一通情绪,今天起来一天的情绪都挺好,从昨晚的事情也给了我继续前进做自己,做自己家的育儿师的动力。

96

蓉榕

2019.08.06 17:26

字数 1396

8月6日

回来外婆家已经半个多月了,柳树宝基本在自由疯长的状态,看电视时间放宽,玩耍时间增加,书面学习时间缩短,晚睡晚起……

我带着一丝丝的负罪感给自己争取了不少的学习成长时间,告诉自己权衡是很难的事情,有得有失;

这次回老家,柳树宝确定小舅公(我的小舅舅)加入他好朋友的行列,小舅公虽年近50,但人很和善愿意和小孩打闹,柳树宝更是喜欢他,每天晚上都要约他玩“大战游戏”;

昨晚在小舅公家吃饭,在饭桌上小舅公爽快的答应了孩子的邀请,晚饭结束大概8点钟家里来了客人,小舅公就说晚点再来我们家陪他,柳树宝满怀期待的回家边看电视等着,我多次邀请他先做点别的等着他都拒绝我,还精心不止了“战场”;

到九点钟的时候他让我陪他去请小舅公,结果得到的回答是:“等一等再去”,我们就又回家等,他在楼下客厅等,我回到了卧室等;

我心里大概清楚,一个成年人陪伴孩子一次两次那是情面,多几次就会觉得有压力,也不会真的在意孩子的真实需求,有一个固有思维是“小孩子,玩些别的就会分散注意力忘记了。”

可不曾想柳树宝很看重约定,在平时的教育中,我也遵守着“答应孩子就要做到”的原则,柳树宝对成人和他约定的信任度是很高的;

快十点的时候我听到外婆在楼下和孩子说了些什么之后不一会柳树宝耷拉着脸上楼对我说:“小舅公不来了我很沮丧。”我对他用了这个词我很惊讶;

我马上给他一个抱抱,并用其他的事情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但是效果并不好;

一向不喜欢面对不良情绪的我选择下楼刷牙让他自己冷静一下,结果也是不管用的,他跟着我下楼刷牙,但是一直要哭的状态;

等到回房间我给了他各种建议他都拒绝说:“不要,不要”

我很“配合”的跟他一起生气,忘记自己说了什么,大概有共情也有一些道理的部分,最后他憋着眼泪小声的抽泣,

我关了灯,房间里只有一丝外面路灯透进来的光,在黑暗中我稍微冷静一下对他说:“你说不要解决不了问题,你给我一个方案我们来解决问题。”

柳树宝似乎得到了一个“许可”,放开声音说:“大人都是这样,说话不算数……小舅公今天刺伤了我的心,我再也不信任他了……”巴拉巴拉他把自己的不满和情绪都宣泄出来,足足哭了有15分钟;

在这个时候我没有说教没有讲道理,默默的给孩子拥抱,

等他稍微平静的时候他说:“妈妈最爱我,妈妈最了解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听到这个话有点心疼孩子,也有欣慰;

心疼孩子的成长第一次遇到“失信”的事给他带来一些小挫折,以后成长路上他需要面对比这难上许多的事,很多时候都需要他自己去面对,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欣慰自己一直和孩子保持着很好的链接,虽然经常游离在传统和新理念之间,但是无论如何我和孩子之间是有链接的,他愿意把他的情绪表达给我,也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内心想法;

我和孩子说了一句话:“你难受的时候妈妈会在后面支持你,给你拥抱让你依靠”,这是我真心想要做的也是我正在努力做的事;

或许一些心大的孩子真的不会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该玩玩,该睡睡,隔天小舅公来了还能嘻嘻哈哈的一起玩,其实我想过更简单的处理方式,用幽默的方式让这事情过去就算了,这个方式不太适合柳树宝现在的状态;

尊重我自己的状态也尊重孩子当下的状态,毕竟每个孩子是不同的个体,也不能千篇一律的用一种方法,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好,我们觉得“它”好是因为我们不曾拥有,或者只看到了“它”好的一面;

昨晚宣泄完一通情绪,今天起来一天的情绪都挺好,从昨晚的事情也给了我继续前进做自己,做自己家的育儿师的动力。

8月6日

回来外婆家已经半个多月了,柳树宝基本在自由疯长的状态,看电视时间放宽,玩耍时间增加,书面学习时间缩短,晚睡晚起……

我带着一丝丝的负罪感给自己争取了不少的学习成长时间,告诉自己权衡是很难的事情,有得有失;

这次回老家,柳树宝确定小舅公(我的小舅舅)加入他好朋友的行列,小舅公虽年近50,但人很和善愿意和小孩打闹,柳树宝更是喜欢他,每天晚上都要约他玩“大战游戏”;

昨晚在小舅公家吃饭,在饭桌上小舅公爽快的答应了孩子的邀请,晚饭结束大概8点钟家里来了客人,小舅公就说晚点再来我们家陪他,柳树宝满怀期待的回家边看电视等着,我多次邀请他先做点别的等着他都拒绝我,还精心不止了“战场”;

到九点钟的时候他让我陪他去请小舅公,结果得到的回答是:“等一等再去”,我们就又回家等,他在楼下客厅等,我回到了卧室等;

我心里大概清楚,一个成年人陪伴孩子一次两次那是情面,多几次就会觉得有压力,也不会真的在意孩子的真实需求,有一个固有思维是“小孩子,玩些别的就会分散注意力忘记了。”

可不曾想柳树宝很看重约定,在平时的教育中,我也遵守着“答应孩子就要做到”的原则,柳树宝对成人和他约定的信任度是很高的;

快十点的时候我听到外婆在楼下和孩子说了些什么之后不一会柳树宝耷拉着脸上楼对我说:“小舅公不来了我很沮丧。”我对他用了这个词我很惊讶;

我马上给他一个抱抱,并用其他的事情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但是效果并不好;

一向不喜欢面对不良情绪的我选择下楼刷牙让他自己冷静一下,结果也是不管用的,他跟着我下楼刷牙,但是一直要哭的状态;

等到回房间我给了他各种建议他都拒绝说:“不要,不要”

我很“配合”的跟他一起生气,忘记自己说了什么,大概有共情也有一些道理的部分,最后他憋着眼泪小声的抽泣,

我关了灯,房间里只有一丝外面路灯透进来的光,在黑暗中我稍微冷静一下对他说:“你说不要解决不了问题,你给我一个方案我们来解决问题。”

柳树宝似乎得到了一个“许可”,放开声音说:“大人都是这样,说话不算数……小舅公今天刺伤了我的心,我再也不信任他了……”巴拉巴拉他把自己的不满和情绪都宣泄出来,足足哭了有15分钟;

在这个时候我没有说教没有讲道理,默默的给孩子拥抱,

等他稍微平静的时候他说:“妈妈最爱我,妈妈最了解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听到这个话有点心疼孩子,也有欣慰;

心疼孩子的成长第一次遇到“失信”的事给他带来一些小挫折,以后成长路上他需要面对比这难上许多的事,很多时候都需要他自己去面对,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欣慰自己一直和孩子保持着很好的链接,虽然经常游离在传统和新理念之间,但是无论如何我和孩子之间是有链接的,他愿意把他的情绪表达给我,也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内心想法;

我和孩子说了一句话:“你难受的时候妈妈会在后面支持你,给你拥抱让你依靠”,这是我真心想要做的也是我正在努力做的事;

或许一些心大的孩子真的不会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该玩玩,该睡睡,隔天小舅公来了还能嘻嘻哈哈的一起玩,其实我想过更简单的处理方式,用幽默的方式让这事情过去就算了,这个方式不太适合柳树宝现在的状态;

尊重我自己的状态也尊重孩子当下的状态,毕竟每个孩子是不同的个体,也不能千篇一律的用一种方法,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好,我们觉得“它”好是因为我们不曾拥有,或者只看到了“它”好的一面;

昨晚宣泄完一通情绪,今天起来一天的情绪都挺好,从昨晚的事情也给了我继续前进做自己,做自己家的育儿师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