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滥情的女人,离过婚经历了三个男人后回家放羊

创业故事 阅读(1569)

   搞笑女事

  

  刘梅梅大学毕业经历过多次考试,终于考到离家一百多公里外县的一所中学。刘梅梅不情愿,母亲劝她说工作不好找,农村女孩子还是务实些好。

  送刘梅梅报了到,母亲走的时候反复叮嘱刘梅梅说:“艳子,要多给华华联系哟。不要在这里耍朋友哈,不然,你就一辈子都别回来。”

  刘梅梅正心烦,母亲口中的华华,是她的男朋友。他们同一个村,小学、初中、高中同一个班,大学是校友。刘梅梅学的是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向海阳学的是临床医学专业,她四年就本科毕业了,他还要一年。刘梅梅嫌母亲多嘴,她也正为她们的未来烦恼呢,她感觉向海阳离她越来越遥远了。

  “是的呀,是的呀。我晓得,你莫说了,烦死人。”

  在学校的迎新座谈会上,刘梅梅认识了同是四川人的秦晓波,两人自然就多了一点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秦晓波俊朗的外表让刘梅梅多少有些动心,体贴的行动更是让她有了不少安慰,两个月后她就同意秦晓波搬到了她的寝室。

  向海阳知道后,向学院领导请了假,跑到学校。他到的时候,学生已经上晚自习了。找到刘梅梅的寝室,秦晓波正坐在那里喝啤酒看电视,他在照片上见过向海阳,心中一惊,不知道怎么招呼。刘梅梅见前男友突然闯入,强挤一丝笑,说:“你怎么来了?没吃饭吧!来,坐,一起吃。”

  向海阳没应刘梅梅的话,直接对秦晓波说:“这个女人是我的。请你出去。”

  火药味一下子就浓了。在女人面前,秦晓波是不会服软的,他端起酒一仰头灌下一杯,提起酒瓶又给自己斟满,压住内心的慌乱和愤怒,故意慢悠悠地说:“现在,这个女人,是我的。”

  话一出,向海阳就抽出一把匕首,秦晓波立马站了起来,将一只空酒瓶抓在手上。刘梅梅一见阵势不对,连忙去拉前男友,他一挡一推,刘梅梅就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向海阳调转刀锋反手一刀,戳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抽出来,刀尖滴着血,对秦晓波低吼:“出去。”

  秦晓波站着未动,他又向自己的大腿戳了一刀。刘梅梅哭叫着扑了上来,抱着向海阳的大腿,哭喊着对秦晓波说:“求求你,出去吧!”

  一周后,刘梅梅和向海阳回到家乡领了结婚证。三个月后,秦晓波也回家同老家的一个姑娘结了婚,刘梅梅随了两千元的份子钱,是一般人情的十倍,那天她还喝醉了。

  半年后,向海阳毕业了,留在了重庆一家大医院,暑假还没过完,他同刘梅梅就扯了离婚证。他对刘梅梅说:“我腿上的疤只表明我过去有多爱你。我无法忘记秦晓波在我面前喝啤酒。”

  刘梅梅的母亲知道后,大病了一场。

  后来,刘梅梅经人介绍,认识了小刘。小刘也是个老师,长得高大白胖,一看就是个可靠的人。刘梅梅正急于解脱苦闷,就同意了。小刘见刘梅梅身材高佻皮肤白皙眉目传情,很为自己还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姑娘高兴。准备结婚典礼的时候,刘梅梅告诉小刘说她是结过婚的,小刘痛苦了几天,最后还是下决心埋着父母同刘梅梅在开州最豪华的酒店御金洲举行了婚礼。刘梅梅在台上同小刘父亲的一个拥抱赢来了满堂的尖叫和掌声。

  婚后两周,小刘父母知道了刘梅梅是结过婚女人。小刘的母亲说:“我儿是童子娃儿,决不拣破烂货。”

  逼着小刘和刘梅梅离婚,小刘不干,她就找刘梅梅闹,还闹到了学校。三个月,刘梅梅坚持不住了,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退还了小刘因这场婚礼花费的两万元。

  刘梅梅身心疲惫地回到老家,跟着母亲把十几只羊往山上赶,远远地望见向海阳家的院子里停满了车,母亲说:“华华今天结婚。说他老婆是院长的侄女。”

  刘梅梅像没有听见母亲说的话一样,赶着她家的十八只羊往山的更高处走去,身后仿佛听到热闹的礼炮声和祝酒声。

  

  刘梅梅大学毕业经历过多次考试,终于考到离家一百多公里外县的一所中学。刘梅梅不情愿,母亲劝她说工作不好找,农村女孩子还是务实些好。

  送刘梅梅报了到,母亲走的时候反复叮嘱刘梅梅说:“艳子,要多给华华联系哟。不要在这里耍朋友哈,不然,你就一辈子都别回来。”

  刘梅梅正心烦,母亲口中的华华,是她的男朋友。他们同一个村,小学、初中、高中同一个班,大学是校友。刘梅梅学的是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向海阳学的是临床医学专业,她四年就本科毕业了,他还要一年。刘梅梅嫌母亲多嘴,她也正为她们的未来烦恼呢,她感觉向海阳离她越来越遥远了。

  “是的呀,是的呀。我晓得,你莫说了,烦死人。”

  在学校的迎新座谈会上,刘梅梅认识了同是四川人的秦晓波,两人自然就多了一点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秦晓波俊朗的外表让刘梅梅多少有些动心,体贴的行动更是让她有了不少安慰,两个月后她就同意秦晓波搬到了她的寝室。

  向海阳知道后,向学院领导请了假,跑到学校。他到的时候,学生已经上晚自习了。找到刘梅梅的寝室,秦晓波正坐在那里喝啤酒看电视,他在照片上见过向海阳,心中一惊,不知道怎么招呼。刘梅梅见前男友突然闯入,强挤一丝笑,说:“你怎么来了?没吃饭吧!来,坐,一起吃。”

  向海阳没应刘梅梅的话,直接对秦晓波说:“这个女人是我的。请你出去。”

  火药味一下子就浓了。在女人面前,秦晓波是不会服软的,他端起酒一仰头灌下一杯,提起酒瓶又给自己斟满,压住内心的慌乱和愤怒,故意慢悠悠地说:“现在,这个女人,是我的。”

  话一出,向海阳就抽出一把匕首,秦晓波立马站了起来,将一只空酒瓶抓在手上。刘梅梅一见阵势不对,连忙去拉前男友,他一挡一推,刘梅梅就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向海阳调转刀锋反手一刀,戳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抽出来,刀尖滴着血,对秦晓波低吼:“出去。”

  秦晓波站着未动,他又向自己的大腿戳了一刀。刘梅梅哭叫着扑了上来,抱着向海阳的大腿,哭喊着对秦晓波说:“求求你,出去吧!”

  一周后,刘梅梅和向海阳回到家乡领了结婚证。三个月后,秦晓波也回家同老家的一个姑娘结了婚,刘梅梅随了两千元的份子钱,是一般人情的十倍,那天她还喝醉了。

  半年后,向海阳毕业了,留在了重庆一家大医院,暑假还没过完,他同刘梅梅就扯了离婚证。他对刘梅梅说:“我腿上的疤只表明我过去有多爱你。我无法忘记秦晓波在我面前喝啤酒。”

  刘梅梅的母亲知道后,大病了一场。

  后来,刘梅梅经人介绍,认识了小刘。小刘也是个老师,长得高大白胖,一看就是个可靠的人。刘梅梅正急于解脱苦闷,就同意了。小刘见刘梅梅身材高佻皮肤白皙眉目传情,很为自己还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姑娘高兴。准备结婚典礼的时候,刘梅梅告诉小刘说她是结过婚的,小刘痛苦了几天,最后还是下决心埋着父母同刘梅梅在开州最豪华的酒店御金洲举行了婚礼。刘梅梅在台上同小刘父亲的一个拥抱赢来了满堂的尖叫和掌声。

  婚后两周,小刘父母知道了刘梅梅是结过婚女人。小刘的母亲说:“我儿是童子娃儿,决不拣破烂货。”

  逼着小刘和刘梅梅离婚,小刘不干,她就找刘梅梅闹,还闹到了学校。三个月,刘梅梅坚持不住了,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退还了小刘因这场婚礼花费的两万元。

  刘梅梅身心疲惫地回到老家,跟着母亲把十几只羊往山上赶,远远地望见向海阳家的院子里停满了车,母亲说:“华华今天结婚。说他老婆是院长的侄女。”

  刘梅梅像没有听见母亲说的话一样,赶着她家的十八只羊往山的更高处走去,身后仿佛听到热闹的礼炮声和祝酒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