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帆中报:净利暴跌859.98% 高层大换血

创业点子 阅读(1884)

  时代周报2天前我要分享

  [摘要] 伴随力帆股份中报而来的,还有一场上至副董事长的人事大换血,而在其正大力推行的业务重心调整举措下,这家从仿制摩托车起家,到半路出家乘用车、新能源领域的重庆老牌制造企业,重新聚焦摩托车业务谋求自救,胜算几何?

  文/时代财经 李卓玲

  8月22日晚间,力帆股份(,SH)披露中期业绩数据,上半年营业收入为51.78亿元,同比降13.39%;净利润亏损9.47亿元,去年同期盈利1.25亿元,同比大幅暴跌859.98%。基本每股亏损0.72元,上年同期基本每股收益0.10元。

  伴随中报的出炉,力帆股份还掀起了一场人事大换血,包括副董事长、总裁、副总裁等职务在内的四名董事、高管宣布辞职,其中有曾经的董事长热门候选人陈卫和曾被誉为最年轻汽车A股总裁之一的马可。而相似之处,在于他们大多皆为力帆的“老人”,且辞职缘由均为“个人原因”。

  不过,业绩暴雷和高层人事换血似乎并未影响力帆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23日开盘,力帆股份走势相对平稳,截至收盘时间,力帆股份较上一交易日小幅上涨0.62%,报3.25元/股,总市值为42.70亿。

  巨亏9.47亿 负债率高达75.20%

  “暴跌859.98%至巨亏9.47亿”,可以说,这是力帆股份自2010年上市以来交出的最难看中期业绩成绩单。

  数据显示,在2014年中报净利同比增34.82%至2.38亿后,力帆净利频频下跌,从2015年的同比下滑14.33%至2.04亿,到2017年同比暴跌32.02%至1.21亿,尽管在2018年的半年报中,力帆同比小幅增长3.01%至1.25亿元,但来到今年后,这一向好趋势已不复存在。

  

  值得关注是,在4月底其发布的2018年财报中,力帆股份的归母净利润还获得同比48.34%的增长至盈利2.53亿元,不过,这一数据的实现,在于一系列“卖卖卖”的操作,包括卖掉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生产基地获得约24.45亿的收储款和卖掉作价6.5亿元生产资质的“壳”。

  显然,在去年靠卖地、卖资质勉强让净利扭亏为盈的力帆,终在今年半年报中被剥下了如泡沫般易破的外衣,露出难堪的内里。

  对于中期财报业绩变动较大的原因,力帆在公告中称,“外部市场环境变化影响公司产销,造成产销量大幅下降,毛利额减少;因融资环境困难,公司资金紧张,为维持生产经营、维护公司信用,公司积极多渠道融资,造成融资成本增加,亏损额度增加;公司乘用车基地搬迁影响生产计划和部分设备的可使用度降低,造成资产减值。”

  事实上,纵观整份中期财报中,字里行间中处处弥漫着“缺钱”的气息,资金已成为压在这个曾为重庆首富名下企业沉甸甸的巨石。

  而在巨额亏损背后,长期高于水平线的资产负债率、长期为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等财务指标,对力帆股份近年来的财务报表形成拖累。

  

  在本报告期内,力帆股份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5.20%。而据过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期间,力帆半年报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69.98%、73.24%、77.91%及75.02%,连续多年高于行业红线。而其经营活动现金流从2013年起亦持续呈现负值,虽在2018年年报中有短暂回暖,但今年的中报显示这一数值为-8.47亿,重回低谷。

  “将采取下列措施应对,加快资金周转,加快闲置资产处置力度,盘活资产。努力改善公司债务结构;增加长期负债,减少短期负债,积极寻找长期股权和债券融资机会。”力帆股份在半年报中指出。

  信用降级股份冻结 力帆的多事之秋

  力帆股份在中报中提到了由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于6月中旬出具的债券2019年跟踪评级报告,其信用评级被确定为“AA-”,维持评级展望为“稳定”,而这与今年4月发布2018年财报时的AA级相比,短短2月,力帆的信用评级已被降级。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信用评级中,力帆被指出存在5大风险,包括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所有权和使用权受限资产规模占比较大、整体债务负担重且短期债务占比高、筹资活动现金流大幅净流出,未使用银行授信额度较低,存在较大的外部融资压力;以及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且大部分股份被冻结,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等。

  事实上,这半年来,力帆一直处于“暴风眼”中,包括5月底的经销商因价格体系被扰乱进行维权、超6亿股份冻结3年,以及其公告中提到的近12个月未披露的累计发生涉及诉讼(仲裁)案件金额约14.23亿元等。

  而今年以来,力帆股份在乘用车及新能源领域的表现更是让人大跌眼镜,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销量为20,758辆,同比下跌62.55%;新能源车销量为1,257辆,同比下跌60.66%。

  “核心技术、品牌与产品力的缺失导致力帆在合资品牌、强势自主品牌与造车新势力的夹击下退无可退。”对于力帆在乘用车领域的困局,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对时代财经表示,“若宏观经济没有大幅回暖以及没有强力促销政策的支持,而2019年的车市依然不乐观,力帆的压力或将会加大,销量不济带来的连锁反应将压垮力帆汽车。”

  而数据呈现的趋势也确实如此,汽车消费市场下行的大环境下,车企间优胜劣汰加速上演,如力帆、北汽银翔等资金紧张、技术薄弱、竞争力不足的企业,已然处在淘汰边缘。

  人事大换血 业务重心由“四轮”转“两轮”

  如今,力帆正处于艰难自救中,在今年蹭完氢燃料电池、科创板等热点,短期收效甚微后,其在中报中指出,在充分考虑外部融资环境变化、国际贸易环境变化、汽车产业周期下行等因素影响的情况下,依据“由制造向服务转型”的发展目标,公司对业务发展重心进行了适当调整。

  对于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板块,财报中的定调大多为探讨业务可能性上,包括在乘用车领域探索、验证发展二手车业务的可能性,以及优化现有研发项目的同时兼顾开发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通过对新技术项目的反复验证,判断其商用及推广的可行性。

  而相比着墨较少、规划多留于探讨层面的乘用车、新能源汽车板块,此次调整力帆更凸显摩托车业务的优先级和重视程度,其在中报中称,将加强投资管理,收缩盈利比较差的项目和市场,加大产品结构调整力度,提高产品盈利能力,增加公司的留存收益,逐步实现“由制造向服务转型”。聚焦公司优势产业,加大对摩托车产业的研发投入,优化产品质量和结构梯队,巩固并增强摩托车产品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力帆股份汽车收入47.36亿元,首次超过摩托车带来的营收,占总营收的54.88%。随即,力帆的业务重心明显向汽车业务倾斜,对摩托车业务的重视程度逐步下跌。然而,汽车业务的表现却每况愈下,并未给力帆带来利润,2018年,力帆旗下汽车收入是摩托车收入的近两倍,但前者贡献的毛利还不如后者。

  值得关注的是,伴随今年中报同出的大规模管理层人事大调整,似乎便是这次业务重心调整下的第一步,其中包括陈卫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总工程师及相关职务;马可辞去公司董事、总裁及相关职务;岳川辞去公司非独立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及相关职务;董旭辞去公司副总裁及相关职务。

  与此同时,提名杨波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聘任其为公司总裁;聘任邓晓丹、李金龙、任亚军为公司副总裁,聘任任亚军为公司总工程师。

  值得关注的是,陈卫此前一直是力帆新能源战略的坚定推行者,马可过往也一直负责公司乘用车业务;而将走马上任的新总裁杨波则自加盟力帆后始终奔走在摩托车板块,包括摩托车的进出口业务,相比前几年的沉默和低调,其此时重回众人视线用意非比寻常,侧面也反映了力帆经营重心的转移。

  为此,时代财经亦就此次人事变动、业务重心调整及乘用车乃至新能源未来的发展规划等采访力帆股份方面,但截至发稿前,暂未得到回复。

  从仿制摩托车起家,到半路出家涉足乘用车、新能源领域,如今,这家重庆老牌制造企业游走在生死边缘,而在财务困境已久、负债累累、股权被冻、诉讼缠身下,把业务重心由“四轮”转“两轮”,重新聚焦摩托车业务或不失为一条自救路径,但想要扭转现时深陷泥潭的局势依然是困难重重。

  收藏举报投诉

  [摘要] 伴随力帆股份中报而来的,还有一场上至副董事长的人事大换血,而在其正大力推行的业务重心调整举措下,这家从仿制摩托车起家,到半路出家乘用车、新能源领域的重庆老牌制造企业,重新聚焦摩托车业务谋求自救,胜算几何?

  文/时代财经 李卓玲

  8月22日晚间,力帆股份(,SH)披露中期业绩数据,上半年营业收入为51.78亿元,同比降13.39%;净利润亏损9.47亿元,去年同期盈利1.25亿元,同比大幅暴跌859.98%。基本每股亏损0.72元,上年同期基本每股收益0.10元。

  伴随中报的出炉,力帆股份还掀起了一场人事大换血,包括副董事长、总裁、副总裁等职务在内的四名董事、高管宣布辞职,其中有曾经的董事长热门候选人陈卫和曾被誉为最年轻汽车A股总裁之一的马可。而相似之处,在于他们大多皆为力帆的“老人”,且辞职缘由均为“个人原因”。

  不过,业绩暴雷和高层人事换血似乎并未影响力帆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23日开盘,力帆股份走势相对平稳,截至收盘时间,力帆股份较上一交易日小幅上涨0.62%,报3.25元/股,总市值为42.70亿。

  巨亏9.47亿 负债率高达75.20%

  “暴跌859.98%至巨亏9.47亿”,可以说,这是力帆股份自2010年上市以来交出的最难看中期业绩成绩单。

  数据显示,在2014年中报净利同比增34.82%至2.38亿后,力帆净利频频下跌,从2015年的同比下滑14.33%至2.04亿,到2017年同比暴跌32.02%至1.21亿,尽管在2018年的半年报中,力帆同比小幅增长3.01%至1.25亿元,但来到今年后,这一向好趋势已不复存在。

  

  值得关注是,在4月底其发布的2018年财报中,力帆股份的归母净利润还获得同比48.34%的增长至盈利2.53亿元,不过,这一数据的实现,在于一系列“卖卖卖”的操作,包括卖掉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生产基地获得约24.45亿的收储款和卖掉作价6.5亿元生产资质的“壳”。

  显然,在去年靠卖地、卖资质勉强让净利扭亏为盈的力帆,终在今年半年报中被剥下了如泡沫般易破的外衣,露出难堪的内里。

  对于中期财报业绩变动较大的原因,力帆在公告中称,“外部市场环境变化影响公司产销,造成产销量大幅下降,毛利额减少;因融资环境困难,公司资金紧张,为维持生产经营、维护公司信用,公司积极多渠道融资,造成融资成本增加,亏损额度增加;公司乘用车基地搬迁影响生产计划和部分设备的可使用度降低,造成资产减值。”

  事实上,纵观整份中期财报中,字里行间中处处弥漫着“缺钱”的气息,资金已成为压在这个曾为重庆首富名下企业沉甸甸的巨石。

  而在巨额亏损背后,长期高于水平线的资产负债率、长期为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等财务指标,对力帆股份近年来的财务报表形成拖累。

  

  在本报告期内,力帆股份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5.20%。而据过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期间,力帆半年报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69.98%、73.24%、77.91%及75.02%,连续多年高于行业红线。而其经营活动现金流从2013年起亦持续呈现负值,虽在2018年年报中有短暂回暖,但今年的中报显示这一数值为-8.47亿,重回低谷。

  “将采取下列措施应对,加快资金周转,加快闲置资产处置力度,盘活资产。努力改善公司债务结构;增加长期负债,减少短期负债,积极寻找长期股权和债券融资机会。”力帆股份在半年报中指出。

  信用降级股份冻结 力帆的多事之秋

  力帆股份在中报中提到了由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于6月中旬出具的债券2019年跟踪评级报告,其信用评级被确定为“AA-”,维持评级展望为“稳定”,而这与今年4月发布2018年财报时的AA级相比,短短2月,力帆的信用评级已被降级。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信用评级中,力帆被指出存在5大风险,包括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所有权和使用权受限资产规模占比较大、整体债务负担重且短期债务占比高、筹资活动现金流大幅净流出,未使用银行授信额度较低,存在较大的外部融资压力;以及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且大部分股份被冻结,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等。

  事实上,这半年来,力帆一直处于“暴风眼”中,包括5月底的经销商因价格体系被扰乱进行维权、超6亿股份冻结3年,以及其公告中提到的近12个月未披露的累计发生涉及诉讼(仲裁)案件金额约14.23亿元等。

  而今年以来,力帆股份在乘用车及新能源领域的表现更是让人大跌眼镜,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力帆股份传统乘用车销量为20,758辆,同比下跌62.55%;新能源车销量为1,257辆,同比下跌60.66%。

  “核心技术、品牌与产品力的缺失导致力帆在合资品牌、强势自主品牌与造车新势力的夹击下退无可退。”对于力帆在乘用车领域的困局,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对时代财经表示,“若宏观经济没有大幅回暖以及没有强力促销政策的支持,而2019年的车市依然不乐观,力帆的压力或将会加大,销量不济带来的连锁反应将压垮力帆汽车。”

  而数据呈现的趋势也确实如此,汽车消费市场下行的大环境下,车企间优胜劣汰加速上演,如力帆、北汽银翔等资金紧张、技术薄弱、竞争力不足的企业,已然处在淘汰边缘。

  人事大换血 业务重心由“四轮”转“两轮”

  如今,力帆正处于艰难自救中,在今年蹭完氢燃料电池、科创板等热点,短期收效甚微后,其在中报中指出,在充分考虑外部融资环境变化、国际贸易环境变化、汽车产业周期下行等因素影响的情况下,依据“由制造向服务转型”的发展目标,公司对业务发展重心进行了适当调整。

  对于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板块,财报中的定调大多为探讨业务可能性上,包括在乘用车领域探索、验证发展二手车业务的可能性,以及优化现有研发项目的同时兼顾开发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通过对新技术项目的反复验证,判断其商用及推广的可行性。

  而相比着墨较少、规划多留于探讨层面的乘用车、新能源汽车板块,此次调整力帆更凸显摩托车业务的优先级和重视程度,其在中报中称,将加强投资管理,收缩盈利比较差的项目和市场,加大产品结构调整力度,提高产品盈利能力,增加公司的留存收益,逐步实现“由制造向服务转型”。聚焦公司优势产业,加大对摩托车产业的研发投入,优化产品质量和结构梯队,巩固并增强摩托车产品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力帆股份汽车收入47.36亿元,首次超过摩托车带来的营收,占总营收的54.88%。随即,力帆的业务重心明显向汽车业务倾斜,对摩托车业务的重视程度逐步下跌。然而,汽车业务的表现却每况愈下,并未给力帆带来利润,2018年,力帆旗下汽车收入是摩托车收入的近两倍,但前者贡献的毛利还不如后者。

  值得关注的是,伴随今年中报同出的大规模管理层人事大调整,似乎便是这次业务重心调整下的第一步,其中包括陈卫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总工程师及相关职务;马可辞去公司董事、总裁及相关职务;岳川辞去公司非独立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及相关职务;董旭辞去公司副总裁及相关职务。

  与此同时,提名杨波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聘任其为公司总裁;聘任邓晓丹、李金龙、任亚军为公司副总裁,聘任任亚军为公司总工程师。

  值得关注的是,陈卫此前一直是力帆新能源战略的坚定推行者,马可过往也一直负责公司乘用车业务;而将走马上任的新总裁杨波则自加盟力帆后始终奔走在摩托车板块,包括摩托车的进出口业务,相比前几年的沉默和低调,其此时重回众人视线用意非比寻常,侧面也反映了力帆经营重心的转移。

  为此,时代财经亦就此次人事变动、业务重心调整及乘用车乃至新能源未来的发展规划等采访力帆股份方面,但截至发稿前,暂未得到回复。

  从仿制摩托车起家,到半路出家涉足乘用车、新能源领域,如今,这家重庆老牌制造企业游走在生死边缘,而在财务困境已久、负债累累、股权被冻、诉讼缠身下,把业务重心由“四轮”转“两轮”,重新聚焦摩托车业务或不失为一条自救路径,但想要扭转现时深陷泥潭的局势依然是困难重重。